Wednesday, December 31, 2008

送 禮。

這個,就是傳說中的「幸福水晶座」(即已被西先生帶了回家那座)。看到那體積,也想到它的重量吧?假如你收到了,會將它怎處置呢?

在此寄語那些稍微有點良心的公司,別再製造這種垃圾送予客戶啦好心,誰會用呀?我情願收到一本記事簿,或者少量文具,嫌不夠體面嗎?可以送古古力,一個這麼醜怪的水晶座值多少錢呢?假設是一百元,那麼$100也能買到一盒royce的古古力薯片啦,還有錢找。

Tuesday, December 30, 2008

兩頓飯之二。

昨晚被西先生叫了出來,又去了「千襾」吃壽司。其實他是小朋友,只要有壽司吃,你賣他去當男妓,他也會肯的。席間,應該說由一看到我們後,西先生已不停地揮動手腕來看時間,頻率之密,達每一分鐘一次。Ok,我們明白的,因為他有愛情手錶戴!

我與鼠小姐叫他扮手錶模特兒(有這種行業嗎?手錶模特兒喎),他馬上遵照我們的意思,拍下這張硬照。但請大家留意的,不是他的手錶,而是他的衣著!那是近期最hit的「bossini」之「Mr. Men」系列耶。十歲以下穿著,真是可愛到極點,但去到三十歲或以上還扮cute,穿這種衛衣的話,真是人人得而誅之。

西先生心情大好,我們說,喂你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啦,遇到一個好女子。鼠小姐不忘誇口大讚自己,說因為聖誕節送了一個水晶座給西先生後,他就開運了。註:那個超重的水晶座(我猜起碼五磅重),是我舊公司送贈客戶的禮物,款式呢,當然是有大大隻公司名稱在水晶座中間的那種東西。即是你收到後,扔掉又不是,不扔又嫌浪費地方的那種垃圾擺設。當年我們玩垃圾郵件,心腸歹毒的我,將它送了給鼠小姐,想不到她居然留了幾年(!)。黐線架?!

聖誕前夕,她將水晶座轉送給西先生,還包裝得很精美,讓西先生以為是什麼好野………開後,自然是一輪粗口啦。唉。究竟我們的情誼,為何建立在這種胡鬧上呢請問?

+++++

我一直嚷著,要再偷一個「愛情手牽手卷架」,西先生與鼠小姐無奈地,陪我一齊點了手卷(當時大家都好飽了),我以為手卷架只能插兩個手卷,心裡大喜,我們點三個,豈不是有兩個架?好開心耶!怎料當架子來到時,原來是可容納三個手卷的!天!!!

擁有不屈不撓精神的我,吃完那個手卷後,又哀求朋友們每人再吃多一個手卷(!),我說,求求你們啦,我真的急切地需要兩個「愛情手牽手卷架」呀。西先生追問我要來幹什麼,我說不能說的………(其實是想送給才俊,另一個送給空姐b小姐)(她有次來電郵,跟我說好想弄手卷後,有個架子載著呀,她覺得這樣才有大和風味)。

西先生提議說,你問鄰桌的人要啦,反正他們也有手卷架在桌子上(鄰桌的人四位人客,是說普通話的)。
我:吓?點講呀?我唔識呀。
西(國語):麻煩你,這個手卷架借給我可不可以,因為我的手卷還未吃完,想放一陣(國語喎!)。………因為我想感受一下日式風情(他讀到像日蝕風情),所以一定要有一個手卷架耶,求求你,可以嗎?………(說時還做了一個楚楚可憐的表情)

我與鼠小姐,那刻笑到流眼淚。

擾攘了一陣子,西先生說,你叫一個吧,我跟你sharing啦。我說好呀!但忽然西先生又現出神探伽俐略的神情,說:「唔係喎,一個手卷可能無架喎,只係得個碟裝咋喎!」在我們猶豫之際,侍應生剛好經過,對話如下:
西:呀小姐,我想問要叫幾個手卷,先有手卷架?(佢真係問囉!)
侍應小姐(呆了一呆):要叫兩個先有架。(佢又真係答喎!!)
西:咁叫一個呢?
侍應小姐(又呆一呆):我地只用個碟裝囉。

哇))))))))))))))))))))))))))好勁呀神探伽俐西!!果然有先見之明。如果叫了一個手卷,而換來沒有架子,我想我會發狂打人的。(不過西先生與侍應小姐對答時,我笑到死咗!)

+++++

好笑嗎?最好笑的事情還未到。與西先生徒步去地鐵站的一段路,我們談到電影「葉問」。他認為十分精彩,又不停地唸出電影中的對白,「我要一次挑戰十個」,我接著,「我唻,唔係為左d米!」(兩人又在大街大巷狂笑起來)。到了地鐵站,這位超hyper的施主,忽然葉問上身,將我當成沙包,作勢不停以快拳打向我(一分鐘出拳五千次那種),我呢,除了狂笑,也不知可以有什麼反應。但擁有攝影才華的我,除了狂笑外,竟能拍攝到他的「葉西」神髓。

看啊!這就是他在發狂打我肚子時的表情了!well,我每次看後還會狂笑不停,咩事呢我?請留意他身後被嚇至目瞪口呆的女子,好明顯對於我倆在月台的行為,感到莫明奇妙。 

兩頓飯之一。

未去旅行前,與大伙兒吃了一頓聖誕自助餐。本來過氣了,就不想寫了,但想到答應了友人會記下來,心裡一直都念著,結果還是寫了。


選了在銅鑼灣的「怡東酒店」,本來有人會帶女朋友前來,但結果其女友當天不在港;本來有人也會帶同女朋友前來,但礙於想到假如新觀舊愛都在現場的話,怕會發生慘劇(被斬或被淋雞?),於是沒帶(我幾時都話,在那裡玩,就別在那裡偷食,至理名言啊!);本來某位實牙實齒會前來,但當天忽然要趕去澳門會見大客戶,結果又沒來。於是由原先的十位,慘跌至七人。唉,都慣了。

食評(?):不好吃。完。我常覺得,作為自助餐,首要的條件,是要多元化及多選擇,但那裡完全達不到標準。而且不精緻,好粗。

我坐西先生旁邊,與他大哥對坐的,是與他曾有過短暫情宜的舊女友(!)。唉,請記著zz名言,你在那裡打疐,千萬別在那裡撒尿,明明是自居的地方嘛,弄到腥臭薰天(或腥風血雨)的,又何苦呢?為何我有此言論呢,well,是這樣的。

話說與他對坐,即我們的共同朋友,即與西先生有過短暫情宜的舊女友,一直單打著西先生,後來演變到雙方唇槍舌劍起來,何止擦出火花呀,簡直是幾乎燒到隔離。我坐西先生旁邊,嚴重感覺到來自那位女子的氣勢,好驚,千萬別殃及池魚呀大哥!不過,這個世界上,卻有著好多好事之徒,我環顧四周,同桌的賤人們,個個低著頭在假裝吃東西,但嘴角卻在陰陰笑(!)。真是世途險惡。

計計日子,西先生與那女子的戀事,是幾年前的事了。可以走在一起,是緣份,不能繼續下去,只是緣份到了盡頭,也沒誰對誰錯吧(局外人總是說得好輕鬆)。姑勿論如何,我希望兩位施主日後都開心。又,坐在他倆附近的,是亞butt。他是西先生的最佳拍擋,因為兩個一拍埋,馬上賤口到不得了。而有亞butt在的場合,也總是笑聲不絕的。

當晚才俊作病,有點奄奄一息,我們在互相揶揄時,他只顧著拍照。此人當晚拿來拍獎的禮物,以agnes b禮物盒包裝,大家一心以為發達啦,怎料禮物盒卻露出了端倪,因為竟用了「milk」的貼紙來封口!好過份。這堆全是當晚大家的收到的禮物,有互相贈送的,也有抽獎抽回來的。我覺得好勁哦,人人都要乘的士回家。

Monday, December 29, 2008

吾友西先生。

我的朋友仔,自稱火車頭thomas的西先生,在情路上兜兜轉轉,似乎終於得到了愛神的眷顧,現在與女朋友愛得好痴纏。聖誕前夕,他一手捉著我,叫我陪他去挑選聖誕禮物給女友,我說吃完晚飯先啦我好餓呀,他死也不肯。結果在琳瑯的名店裡徘徊了接近45分鐘,終於完成我的使命。這位仁兄的眼光非常有問題,我懷疑假如我沒跟去,他女友現在該背著一個雞乸那麼大字母的孖G包包吧?(最後買了一個超精緻的小包包,請相信我的眼光,真的又漂亮又時尚)(當然不是在菇慈買的)

旅行回來後(真是一到港),這位施主的電話又到。由此可知,我不在香港的日子,他一定非常苦悶………。
西:喂,你估佢送左咩俾我?
我:(好趕忙)我點叉知呢?穿梭機呀?
西:好勁架,我今次死硬呀!
我馬上心想,不是那麼爆,這麼快就送個BB給你吧?
西:係隻X萬既BVLGARI手錶呀!
而我,作為他的朋友,當時第一個反應,是這樣的:
「哇!咁你要請我地吃飯啦!!!!!」(有關係嗎?是沒有的。但為何我會馬上想到,叫他請吃飯呢?應該是想趁他高興,也來勒索也一筆吧!這,才是真朋友啊)

他又說,今天戴了那隻手錶出來,因為要給我過目(!)(關我咩事唧我又無份戴!)。

續「吾友西先生」。

其實什麼禮物都好,真情真愛才價值不菲。題外話:我今年竟然收到讀者的雪花紛飛水晶球乙枚,也是意想不到的。真的真的心存感激。

說回西先生,這些日子,他真的神采飛揚。據聞那個女子,事事以他為先,別以為是個溫柔型的小家碧玉,她是個女強人來的,而且還有自己的公司(請人嗎?我也想去應徵)。一個那麼強的女人,忽然在他跟前變成小鳥,還處處護著他,想他所想,依我看,西先生這次是執到了。

前陣子,西先生與那位女友去完旅行後,又與父母去了旅行,但最震撼的,是也帶了女友一道去。與未來老爺奶奶(?)相處,看來是難不到八面玲瓏的J小姐的。(其實與我無所不談的西先生,曾有次提及,帶了某位女友回家,事後遭到母親的冷言冷語。好可怕耶!說的不是伯母,因為伯母是這世界最可愛的母親之一,我想說的,只是那位女生………)

小趣事一則:在冰河世紀時,西先生也曾帶過我回家,他是那種孝順兒,與家人的關係也密切,所以有了(新)女友,例必第一件事帶回家。世上真有這種男人呀,所以女士們,不要以為男方帶了你回家見家長,就等於被確切了身份。長路漫漫,上去吃一頓飯,算得了什麼呢?

飯後,伯母叫我吃甜點,但喚錯了我的名字,當然叫的,是西先生上一手女友的名字啦。當時全場鴉雀無聲,不知該由誰來收拾爛攤子。他們一定以為我會不高興吧?但怎會呢,名字而已。結果,是由我來打圓場。嘻嘻哈哈的,我當時就覺得伯母好可愛。今時今日,我還是好懷念他爸爸弄的佳餚,以及他媽媽的大無畏精神。

誠心的,送上祝福給西先生,希望他在新一年,事事順利。伯父伯母,身體健康。

葉問─外傳。


早在一個多月前,吾友T先生已一直嚷著要看「葉問」。我這個友,是個正宗的武痴,別問我為什麼,總之他極度沉迷中國功夫,但我要申明,他是一點武術根基也沒有的。不過最爆的,是他為了力証自己熱愛中國功夫,竟然於今年,毅然參加了一個武術協會主辦的「武林大會」(註:即是誠邀各門各派的功夫子弟,互相切磋一番。很有娛樂性!),後果呢,當然是被打到左青一塊右瘀一片啦。

上回武痴被我叫了去看校園殭屍片,事後顯得非常不滿,我為了平息此人的怒火,旅行回來後,火速陪他大哥去看「葉問」。電影好看嗎?說實在,我沒什麼感覺耶。亞熊小姐的演技也真的一般,好像只會用瞪眼來告訴觀眾,「我家陣好嬲!」。只有林家楝演得好。講完。

台上沒什麼好說,但台下卻精彩萬分。有幾次我悄悄以眼尾瞄了瞄T先生,哇他的好投入呀大哥,像葉問上了身一樣,尤其當葉問面對勁敵時,我隔離的T先生,也一樣緊握拳頭,想迎戰大敵。又有幾次,葉問在鏡頭前奮力閃避敵人的重拳,我感覺到T先生也坐立不安,看來他是過份投入,把自己當成葉問,在坐位上也想著如何閃避吧。

究竟想點呢他??!

+++++

疑團
散場時,吾友與我的第一段對話:
武痴T先生:我發覺甄子丹真係唔識做戲,木木獨獨咁,一D表情都無。
我:會唔會葉問本身都係咁架?!(我非常客觀,而且有偵探頭腦)
武痴T先生:講到尾,佢都唔識做戲啦,佢只適合演個D冷面殺手。
我:唓,咁家下其實都係「殺破狼」民初版唧。

+++++

重點
據聞「葉問」鬧雙胞,除了葉偉信,王家衛也取得版權來拍。
好期待王大導的「葉問」啊!先旨聲明,王家衛不是我的偶像,我只想看他鏡頭,如何演繹一代宗師。會不會像2046一樣呢?用又矇又藍調的手法,加上玄到爆的對白,刻劃出「葉問」的感情路呢?而整套電影,是完全沒有打閙場面的耶!你知啦,王家衛喎。配樂可能仲爆,是電子音樂加捽碟,還加插幾段RAP。真的好期待啊!


是2009年,讓人期待的事情之一。

Saturday, December 27, 2008

大阪之旅。

大阪的那個塔。

火樹銀花的大廈飾燈。

僅餘的紅葉。

@什麼也沒準備。只拿了一本現買的「京阪遊」上機。但在飛機上,又因為想重看mamamia,結果浪費了兩小時。在落機前,開始發慌地查閱酒店位置,要乘什麼車/在幾號巴士站等等。我覺得自己是和尚,最懂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的道理。

@灰爆的事情,可以很多很爆。但有一件,一定要寫下來。我的老闆,於26/12早機外出旅行,一如以往,所有的行程安排,是由我包辦的。我在大阪幾天,竟然連續有兩天在發噩夢,夢到老闆沒去起床(!),趕不及去機場(!!),結果去不成那個旅行。在夢境中的我,超驚!因為知道他去不成(無論什麼原因),我都會死得好慘。所謂的工作壓力,就是這些吧?

@住在鄰近大阪城公園的New Otani Hotel,寧靜又舒適,從酒店看出去,可以看到JR的車站,以及沿著大阪城的河。又樹又水,真的令人身心舒泰。離購物區遠一點,就有這個好。

@整個旅程,基本上是與購物無關的。但我過得非常開心。在日元高企的狀況下,看到什麼都覺得貴,也再次驚覺香港是購物天堂。看到合意的,買不起;又不想委屈自己,買些不太喜歡的。結果,只買了一件極精緻的乾濕褸/一條極前衛的連身裙子/像圍巾又像外套也能當上衣的變形針織/小飾物,以及一大箱文件。

@OK,我非要坦白承認,所有東西在一個下午買來。其餘時間,都花在動物園,海遊館,環球影城,大阪城公園,博物館,地道的街市,國立兒童館,與及大街小巷。

@去玩摩天輪,看到什麼摩天輪都想坐,在日本絕對可以滿足我的慾望。我愛在上面冥想,例如忽然會看到噴火恐龍出現,而我,在十萬呎高空,會如何逃脫呢?

@大阪的動物園,該是我去過比荔園勁少少的動物園吧。兔子呀豬呀羊呀,也能開幾個場地,任人參觀,想點呢?算吧,我最懂自我作樂,把給羊的飼料餵光後,我索性將膠碟子也送給牠吃。牠嚼了很久,我則在旁狂笑。同行的人看到我的惡行後,不停搖頭嘆息。我其實是動物的尅星。

@「海遊館」真是好好玩。有趣之處在於,大大隻的海洋生物,可以與你那麼接近。真的像伸手就能觸及一樣。我好像比任何一個在場的小朋友,更開心,發出更大聲的讚嘆啊!

@走進任何一間小店,都能吃到地道的手握壽司。又真的非常幸運,總會遇到一兩個略懂英語的日本人在旁。吃雪花牛刺身,吃日式燒肉,吃火鍋,也不停吃雪糕………但一想到放完假又要返回工作崗位,鑑生回到火地獄,馬上又瘦晒。

@所謂的旅行天書,都是昆人的吧。起碼對於看了幾頁的我,已沒心機讀下去,但有兩個商場,可以買到很好的東西,書上沒有寫的。所以我說,最緊要的,是你有時間與閒情,那麼一定能找到蓬來仙境。

@25號那天早上,下著大雨,我穿上防水的外套,在大阪城公園散步。四周一片寧靜,我真的好享受好享受。但愈走呢,背包好像愈來愈重,後來才發覺,頂我個背囊不是防水的喎!!!灰過灰燼。

@好玩的旅程,為2008劃上完滿的句號。

Sunday, December 21, 2008

樂。


photo provided by manson.


明天早機,東西未執妥,還掛著寫blog,究竟我想點?
最離譜的是,幾天自由行,但連行程也沒有!我只是臨急抱佛腳地,在「商務」關門的一刹,衝了進去買了本「京阪遊」。
天氣未check,錢未對兌,厚衣未放進旅行袋。只網上check了in,好像什麼都辦妥了,想上床睡了。我明早要好早起床呢。

預祝大家聖誕快樂。

吸血新世紀?!


必須承認,這是一套非常浪漫的校園電影。我誠意推薦給有一顆少女心的何xx小姐(或xx雲小姐),因為只有像她這種擁有少女情懷的女子,才會墮入角色吧。畢竟,我都老皮老肉了,這類愛情片,我有點吃不消。

對於一切吸血殭屍電影都有點迷戀的我,一心想著這套twilight,是套驚豔淒美的恐怖電影,片內有色情/暴力/大堆頭特技等等等等。但好失望呢,只得校園愛情。相信只有何xx小姐才會著迷吧?(夠勒!)

我那沒有浪漫基因的朋友,被我召來看這套東西,非常的不爽,電影開始後二十分鐘,吾友就小聲問我,「套戲究竟講咩架?」。我也不知怎回應他,因為對著螢光幕的我,也有點不耐煩了,難道我告訴他,這電影接著有叮噹出場嗎?……吾友愈看愈失去耐性,坐姿衰到不得了,又抖大氣(極度不耐煩),我呢,就一路擔心出了戲院會被他打。因為他其實事前,一直嚷著要看「葉問」囉,但我買了這套電影的票喎(!)。

終於看完整套電影。我只能說,好-浪-漫-!假如你還是中學生,或你還擁有少女心的話,像何xx小姐,一定會喜歡。完。(ok,我知道她會派人來追殺我!)

出到電影院,吾友又問我,究竟是什麼電影呀?何解我會叫他一起去看。
我(死雞式撐飯蓋):咩呀,好勁架小說,美國一開畫就狂收呀!
友:梗係啦d美國人咁蠢。
我:………………………………
友:你唔係鍾意睇呀?有無思想架你?!(well,吾友整天說我大腦萎縮沒思想,我也接受了這個事實)
我:你唔覺好浪漫咩?
友:……………………………………………………

Friday, December 19, 2008

關於男讀者。

其實爛船總有三分釘,即是我如何不堪,也有男讀者支持的,就如「龍的心」裡的洪金寶,雖然低能,但卻能激起男觀眾的父愛。這個相當要緊。

長久以來,其實都有幾位男讀者,一直暗裡寫我電郵,談談回應,寫寫日常,也會告訴我什麼餐廳好吃,哪個城市有什麼趣味性的議題,等等等等。但就是沒約過我上街,我懷疑他們可能是獨居的老人,只想找人談談話而已。況且,風濕病發作,也不良於行吧。一定是的!

常稱我「小黎」的anf;常傳我一句半句的jimmy;常在電郵裡逗我笑的馬高;常寄我插圖的haz,以及偶爾跟我談談生活的小男孩parker。嗯,知道parker近來進了某潮流雜誌做記者,希望他醒醒定定,別塗炭生靈。 

有時,也會失驚無神收到堅稱看了我網誌幾年的男讀者來信,照推斷,看了幾年的話,該是見過我曾張貼的zzlai.com的照片了。幾年前的我,還有點baby fat(!),現在變了白骨精。

朋友問,有沒有試過被男網友邀請外出。當然有,好些都成了莫逆(例如才俊啦,果仔啦,月夜之神朋友仔啦)。不能成為現實朋友的,除了本身欠欠缺緣份,想來,也因為某些原因吧。譬如說,我好怕別人遲到(船山大師是常遲到的!),也怕話不投機,需知道我只是個遊戲人間的小混混,最怕與滿有抱負/大志/理想的人談論偉大人生。我會爆腦而死。

有位施主曾揚言,欠缺網上異性相約,只因為在他們眼裡(文字世界),我是個不易服侍的女子。要吃好穿好,而且要求頗高。但回歸現實,我身邊的朋友知道我是個怎樣的人,就夠了。我不介意別人怎看我,或怎個暗裡評論,因為我們並不相識。Ok,假如是認識,而又暗裡中傷我呢?那只好說,他/她們與我不熟吧。我很亞Q精神的。

(已離題十萬里了,回來吧)其實只想說,能從虛擬世界跳到現實裡,又能晉升為好友或情侶,是千年修來的福。沒這福份,不足為奇。我依然享受,與大家在文字世界裡的相遇與溝通。也謝謝你們的長久陪侶。


(不見面更好啦,洪金寶喎!)

我抽到了yeah!

空姐b的新作出版了。
昨天我好勁,桌子有幾十份抽獎禮物,但我竟能抽到這本據聞周圍已斷貨的新書!!是緣份嗎?
不過無良的人,竟將這本書,放進一個巨型的agnes b包裝盒裡(變態!),席上各人看到那堂皇的包裝後,都不約而同各懷鬼胎,紛紛起想擁有這份禮物,哇agnes b喎咁大盒仲唔係手袋?(但其實我們都過了想擁有agnes b的年齡,不過你咪理,抽到後放上yahoo bid了換點錢過節也好呀!)。經過一輪激戰後(搓包剪鎚),我先拔頭籌,而當看到盒子裡的乾坤後,我開心過收到agnes b二億倍啊!

今天忽然想到,用那個盒子也有道理,b丫嘛!

好幸福。


我的聖誕樹下,放了好些禮物呀,好幸福呢!看到那個雪花紛飛水晶球嗎?是眾人甜心yoko今晚送我的。她說,你拆啦你拆啦,我想你即刻拆呀!我看著以雜誌廢紙來包裝的盒子,馬上起了疑心,防人之心不可無啊!試問受我幾年垃圾郵件滋擾的yoko,真會送我好東西嗎?

拆時戰戰兢兢,好怕一開那個盒子,會有東西彈出來/有水射出來/有打洞機的碎紙撒滿一地……(明顯我是非常小人之心的)。怎料開出來後,哇,是雪花紛飛水晶球啊啊啊啊啊!還是史力奇的!!史力奇是世上最好的情人之一喔!!!

謝謝yoko,我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那個水晶球!

+++++


還收到thomas西先生送我法國牌子Les Bijoux De Sophie的鍊子。是我好喜歡的首飾牌子。簡直愛不惜手。

+++++

這個晚上,與眾好友去了吃聖誕自助餐,明天再寫盛況。我去睡了。

Thursday, December 18, 2008

廣告女星。


先說最近如排出倒海的「詩琳」硬照廣告。標題分別是「素顏,我敢!」(但我肯定,真以素顏示人,會是一項倒米創舉。照片中的所謂素顏,只是花了個好恒的透明妝而已),以及「性感,我敢!」。吾友一看見上述那張硬照,人都馬上硬起來,不停稱讚說,哇真的好性感呀……。又問我,那是誰呀?對於向來寡聞的我,一直以為那是freeze的其中一員,反正都是有點人工味的美女。今天才知道,那是李亞男。即是誰?港姐吧我猜。

想說的,其實是硬照上的女星。「詩琳」的李亞男固然性感(又題外話,朋友問我,為何她要捧著提子呢?我回應,說因為夏娃也愛吃水果(!),廣告想展示女人原始的一面吧)(我適合做高官嗎?什麼都能亂答一通),雙峯堅挺意態撩人,但近期還有什麼硬照,讓大家印象深刻呢?

我興朋友都好怕楊思琦那張。穿性感紅裙子,橫臥著的那一張。不知怎的,我不喜歡楊小姐那種樣子的女人,不是說她不漂亮,只是我不喜歡小家碧玉型的女子,很沒個性。我知道自己好苛刻,又有誰的樣子有個性呢?並不是人人都像張曼玉一樣吧。朋友則說,極怕李小姐那種樣子的女人,會不舉。


(ok,我想我的朋友們,全是敝站的忠實fans,我收到好多sms來糾正,說是楊思琦,而非李思琦!謝謝提點呀吓!)(又,一開郵箱,也有好多讀者提點喎!大家不用工作嗎??)

散步去。


「我在南京玄武湖公園走著走著,就想到你了。冬天的空氣很清冷,陽光被厚厚的雲层濾過。溫度雖然已經提升,但是對我這個南洋人來說,還是太冷凍了。可是我喜歡這種天氣。我聽見鳥鳴。我看見湖水泊泊泛著銀光。我看見楊柳隨風飄揚。我就想跟你分享這一切。我在此刻迫切希望你可以在我身邊,和我一起散步。散步,是你喜歡的活動;而我們一直沒有機會好好的散步,在香港。 有一天, 我們在冬日的午後去散步吧。---S」

+++++

說到散步,真的好沮喪,我今年還未能真正懷著輕鬆心情,一直地走呀走。
話說回來,在香港也好難找到合意的散步路徑,車多人亂空氣又污濁。我喜歡在夜裡散步,黃昏也好。沿著電車路一直走,一定不會迷途,心裡也有個底,知道自己在哪,即將多少分鐘後,就有咖啡店。
我也好期待與S在港散步呀。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08

感恩時間:給我好愛的讀者朋友。

不停地寫,最大的得益,相信是認識到好多在不同角落的朋友。世界無奇不有,總有人抵受不住我的(無聊)個性,率先傳我一封電郵,然後,友誼就開始了。當然我不排除,有人寄我電郵,最終目的,是想置我於死地。到現在為止,我還是相信有殺手存在的啊!

這兩年,認識了不少陌生人,縱使沒能見面,但感覺真的美好。常自我譬喻,假如我是「龍的心」裡的洪金寶,你們一定是成龍大哥吧!一直關照著我,當我如朋友看待。

有幾個女子,我常惦著她們。不能肉麻骨痺地說她們是我的精神依靠,但不能否認,在我好無助的日子裡,她們在旁扶了我一把。跟我隔空談話,電郵不絕。好感動呢,真的,有時想起她們,我也會感到一陣溫暖。

跟空中服務員b小姐一直沒機會見面,曾相約過,後來沒能兌現。但我想,總有機會的。她是個好良善的女孩子,雖然文字表達的低能程度,與我不相伯仲,但真人卻是思想成熟得過份(嗯,其實我沒見過她真人,只是從電郵裡的印像)。她能看到事情最癥結的部份,也在通訊中,讓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世界。咩事呢?又是美女又有思想,上天好不公平囉!

遠在美國的何小雲小姐(這個名字好好聽呀,我幫她改的),見過一次面,就是她上回來香港那次。記得臨別時,她主動送我一個緊緊的擁抱。我們常通電郵,談著私事,有點暗渡陳倉之感。我在不快樂的那段日子,(不擅言辭的)她總愛用MCDULL的話語或卡來逗我開心,唉,麥兜喎,有新一點的東西嗎?何小姐跟我說,「我的耳朵隨時都為你而聆聽」,那刻我就把她當成朋友了。OK,我必須承認,我揀友,是非常謹慎的。

Sharon由一開始,就瘋狂寄我電郵。談的是時裝以及生活的小趣小味,那時不知她是個養尊處優的闊太(三十歲不到喔!我其實超眼紅她那麼幸福!!),只知道怎麼線報那麼靈通呢?哪裡預先減價,哪裡事前開倉,哪裡有什麼新晋餐廳,哪裡的酒店最好住等等等等。一直通著電郵,直至今年喚了她出來做義工。見到真人後,更喜歡她。人很爽朗又有禮貌而且是個美女。

快將披上嫁衣的唐小姐,也是去年始與我交往漸密的。有一次,我說想試試用MANUAL的相機來拍照,唐小姐二話不說,就把她那部超專業的NIKON送了給我(!)。不認識的喎!(其實當時好怕那部相機被落了毒咒………ok,我是看得太多恐怖電影了)與她一直地通著電郵,偶爾我會跟她談心事,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因為全基於一種信任。也曾相約過會面,但大家都忙,後來擱置了。近來她傳我一張照片,是她本人來的。原來是個有雙靈巧大眼睛的漂亮女生,嗯,在這裡祝福她能與伴侶白頭偕老。
(何解我識來識去都是美女呢?長相像洪金寶的我,馬上更像洪金寶囉,好慘)

還有藍小姐,一個好可愛的女孩子。到時到候她就會傳我電郵,尤其在我好低落時(去年的事了)。有次她在電郵裡寫,「別忘了,我一直陪著你走呀」,看後我就眼眶紅掉。可能別人會說,喂寫唧,又何需感動?但我從來沒質疑過她們的一言一語,因為我相信,我們都是互相地關愛著,一直樂意做著對方的洞。那個被人用來傾訴的---洞---。


我愛你們。

納納雜。

何解三個人吃晚飯(幫工已計數在內),有七碟菜餚呢?而那頓飯,是在家吃的喎。在嚴重欠缺溝通下,那七道菜,是這樣形成的。
@有人忽然想吃蛋卷(將雞蛋煎成薄薄的一層後,撒少許海鹽,再捲成卷狀),於是好心的幫工就去煎了;(1)
@有人忽然想吃齋,在「東方小祗園」買了大大盒回家;(1+1)
@而晚飯向來是三個菜式的,包括蒸魚/肉/清菜;(2+3)
@另外兩碟東西,好明顯是前天吃剩的(!!)(5+2=7)

咩事?!

+++++

我爸以前好喜歡吃豆腐,他常說,如果一世都有豆腐吃,就是幸福的事。多麼微小的願望呢。但原來那麼卑微的願望,也不容易實現。近來我爸患上痛風,不能再吃豆類製成品了,好慘。

不知是否受他的長久影響,現在我也好愛吃豆腐/一切豆類食品。豆卜啦/腐竹啦/腐皮啦/枝竹啦,全是我的心頭好。也愛上喝中茶。………好驚,不知何時我會去打太極?愈來愈有老式人的風情。

+++++

我覺得,同事們還是好鍚我的。
是以,繼續下去吧。

+++++

明晚與我的那堆好友提前過聖誕。又去吃自助餐。壓軸自然又是抽獎,我問火車頭thomas西先生,會帶什麼去抽呢?他說,會在家裡拿那堆在西安買的地道小擺設去抽(頂佢!),還語帶得戚地說,「唓,你又話新既就得?你咪聽完我咁講,你又咁做呀我警告你!」

得得得。

Tuesday, December 16, 2008

聖誕狂想曲。

序曲:人與人間的緣份當然奇妙,否則,你們不會無情白事的,天天來看我的無聊生活。我也不會認識到陌生的人,還去她家裡開餐(!)。記得我的大馬網友,那位型男Season嗎?當年他來看我的blog,後來電郵我,漸漸我們就做成朋友了。後來他來港遊玩,也把我叫出來伴遊,還結識了他在港的大馬朋友agnes。

Agnes是個自由工作者,替多本雜誌寫稿,也是個新晋編劇,去年嫁來香港後,就落地生根了。她的丈夫呢,是個導演,兩人好相愛,這個一會再寫。除了Agnes,也認識了Season在港的另一個朋友,一位在某大學的講師。雖然是講師,但樣子像來自三山五嶽的人,很詭異。我又把我的朋友,那位在人言報工作的emily加進去,結果昨晚,我們五人在agnes的家,吃了一頓由她親手弄的家鄉菜晚餐。

幾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人,竟能聚在一起吃飯,不是緣份,是什麼呢請問?

+++++

以下照片,來自各人。你認為哪張最變態的話,肯定是出於我的I-phone。


是晚的主角,是粉紅的「香檳」,及「高清電視」。那隻腳,是屬於emily的。她一直問我,為何要把她的腳也捕捉進鏡頭,我說這樣的話,畫面就會附有朝氣(?)。她的腳掌,也很大啊!


這是agnes弄的家鄉魚頭米線。好像有個很家鄉的長名字,但我忘了。我們一邊吃,她一邊介紹怎個弄法,哇,算啦,我聽得懂也不會打算弄囉。好複雜啊!但真的好好吃,那個魚湯是自己熬出來的,好鮮美。旁邊那位,就是一直等吃,不願動手的殺人犯張震嶽了。

咖哩!坦言最怕吃印度咖哩的我,昨晚對著這煲大馬咖哩,有點流汗。但味道沒想像中辣,而且那個油餅,是agnes的丈夫親自下廚煎的,好好吃。

關於兩人的恩愛法,是完全當旁人無到的。她一直喚他作「bb」,還一邊吃飯,一邊摸他的大腿(!),又加插幾聲嬌嗲,「bb呀好無呀?」(嬌嗲度十級);「bb你煎丫,最多夜晚我幫你massage呀」(說時整個人挨去丈夫懷裡,而她丈夫又非常受落的樣子......我在旁看到目瞪口呆)。

OK,其實我最想說的,是Agnes一直忘了將她丈夫介紹給我認識,因此我完全不知道他的名字囉。好幾次,我想問他點事情,但就是開不了口。難道問「呀bb呀,你可否借你d珍藏dvd俾我呢?」………(他們家,真的有超多影碟!)


我們預先去太古的「吉之島」買了水果與甜品。有鮮果拼盤啦(不過鴨手雞腳的人們將汽水與啤酒放在水果上,未幾果盤裡的奇異果全扁了,唉,有沒有腦筋的呀?………我罵自己)

有不同口味的蛋糕與果tart(那時我已好飽好飽,想衝去洗水間扣喉了)。




還有不同口味的布甸。看到那個枱墊嗎?是stephy啊!充滿黑色幽默。Agnes說,「我有時叫老公抺枱,會叫佢順便抺下stephy塊面架!」






後來又喝香檳。我發覺席中的女子,甚愛拍照,於是我也羊群心態地,你拍我也拍吧。我發覺與這群朋友的話題,都是非常具有文化人氣息的。他們談電影;也談各地風土人情;會討論文化差異;也會鑽研烹調心得。而我呢,一過晚上十點,人就開始遲鈍起來,開始想睡覺(!)。

關於那部高清電視。好勁,昨晚我看到第一集的「珠光寶氣」了(他們說,詹sir快有另一套「豬肝補氣」上影,好期待)。原來「高清」,真是一條不歸路啊!看過高清後,馬上覺得家裡的電視非常矇矓。而我在昨晚,可以用幾十分鐘的時間,就把三十九集的劇情摸熟,真是多得我那群電視精朋友。


壓軸時間是抽獎。我真的超愛這種環節,好開心呀!後來有人大叫,說每次上來都要抽獎,又嚷著說,不如每兩個月上來吃一次飯啦……(OK,其實全是我提議的!)………。謝謝屋主Agnes與他丈夫的款待,那些碗,應該洗死他們吧?(後來我終於知道,她丈夫的名字了)2009年二月再見!!

因快變慢。

我初來這間公司報到時,用的是一部HP的黑白鐳射打印機。體積不算大,但效率奇高,一分鐘可以出很多張紙。同事是個急性子的人,打印機慢一點,她就想動粗,所以那台機很合乎她的原則。至於我,則認為那部機不錯的地方是,可以輕鬆方便地換紙張,我是環保大使,平時盡量用環保紙來打印,同事呢,則只求快(有時環保紙會JAM,她非常不老黎)。

上月底,老闆忽然換了部新的打印機給我倆。天!是彩色的鐳射打印機耶!屬於我與拍檔的!一心以為好勁啦有運行啦可以打印自己的東西啦(有時間嗎?),但結果是,像漢堡飽一樣的CANON LBP5050好慢好低能。有時對著它,火都起。試問要在光速中工作的我們,怎能容忍它run機都半分鐘呢?

於是,以為快卻變了慢。有時還是要出去走廊的盡頭打印。那裡有部比半個人還高的影印機,由電腦直接打印,真的好快好快!

都 市 情 慾

20081215

蘋果日報

自 從 倪 先 生 迷 糊 做 錯 事 後 , 周 小 姐 承 受 的 壓 力 , 不 比 他 小 。 一 個 女 人 , 將 她 的 廿 年 青 春 押 在 一 個 男 人 身 上 , 一 路 走 下 來 , 想 必 可 以 同 偕 白 首 了 , 但 世 事 常 常 不 如 人 願 。 看 到 好 些 落 井 下 石 的 文 字 , 不 停 數 落 男 事 主 , 順 帶 將 周 小 姐 化 身 為 悲 情 大 使 。 不 過 我 覺 得 , 留 點 空 間 給 他 倆 , 別 再 抹 黑 塗 灰 , 已 對 事 情 有 幫 助 了 。 「 寧 人 打 仔 」 , 總 有 其 道 理 。
有 時 看 到 公 眾 人 物 談 及 自 己 已 終 結 了 的 戀 情 , 理 由 是 「 雙 方 沒 時 間 去 維 繫 」 , 感 情 轉 淡 , 只 好 分 道 揚 鑣 。 說 時 一 點 傷 感 也 沒 有 , 我 就 感 到 無 限 奇 怪 。 怎 會 沒 時 間 維 繫 呢 ? 假 如 你 想 繼 續 伴 他 走 下 去 的 話 。 一 個 短 訊 , 一 通 電 話 , 抓 緊 時 間 見 面 , 縱 使 忙 , 也 能 忙 偷 閒 。 是 大 家 都 不 想 一 起 了 吧 ? 朋 友 說 , 「 愛 」 與 「 習 慣 」 是 兩 件 獨 立 的 事 , 你 習 慣 與 某 人 相 處 , 也 可 以 很 愛 他 / 她 , 兩 者 可 共 存 而 不 相 矛 盾 。 只 是 有 時 我 們 想 多 了 , 以 為 愛 已 變 成 習 慣 。
熱 戀 期 過 去 , 生 活 自 然 趨 向 平 淡 , 不 能 每 個 晚 上 都 去 看 星 , 不 可 每 頓 飯 都 有 燭 光 伴 隨 , 多 甜 的 也 是 人 , 會 感 到 累 。 有 時 坐 相 對 無 語 , 你 看 你 的 電 視 , 我 看 我 的 書 , 外 出 散 心 也 沒 甚 話 題 , 像 兩 個 獨 立 個 體 , 各 有 各 走 。 但 我 深 信 , 那 不 是 用 來 分 手 的 理 由 啊 。 一 段 情 感 的 破 裂 , 或 無 疾 而 終 , 只 是 一 方 不 再 珍 惜 另 一 方 , 你 不 再 愛 了 , 不 想 習 慣 了 。

Monday, December 15, 2008

納納雜。

@在有限時間裡,將無限的禮物買好,還包埋,真是有點能人所不能。本來想每份禮物都花心思,但人算怎如天算?結果是,我一站式地,將全幅精神花到某幾間店裡算數。Citysuper及SOGO最合乎準則,什麼都有,其次再到LC也去了哉絲及I.T,尾站則是BOSSINI。我在那裡找到一件好可愛的外套,送我家的幫工。(可想而知,一個下午買齊聖誕禮物,我有多求其………)

@我想說,你們會收到我的禮物之餘,還有聖誕卡,是手寫的聖誕卡啊!

@覺得這個聖誕節,份外的趕忙。沒法子,大家都要陪我提前過聖誕。

@今天收到何小雲小姐送我的聖誕禮物,由遠方的三藩市而來。還未拆,我要等BOXING DAY那天才開。謝謝你呀何小姐。

@我的第一份聖誕禮物,早在十一月尾已收到了,是Emily送我的。也謝謝你。

@我的針終於寄我照片,哇,他長得真的有點像陳永仁耶!我是認真的。其實大家現在可以追捧他了………。

@昨天去了開第一個聖誕派對,主人家預備了薑餅人大屋及薑餅火車給在場人士自砌消遣。好明顯,我是最興奮那個。好好玩呀,用iced candy把薑餅砌好,再黏上各種糖果!我邊做邊吃,發狂地把甜到爆炸的糖塞進口裡,好忙。

@製成品,好恐怖!

@買了幾件衣,回家旋即塞進衣櫃裡。買來幹什麼呢其實?不知道。我的衣服可以穿到地球停轉日囉。

Sunday, December 14, 2008

關於聖誕禮物(二)。

雖然工作忙,但也趁機去四圍逛,哪怕只是三十分鐘。作為一個打雜的小職員,週三那天,老闆在接近午飯一點時說,想買一盒體面的古古力送給朋友,然後叫我兩點鐘到nobu,把古古力交到他手(註:當天他就是約了那位朋友囉)(而他說完就駕著那輛快如閃電的跑車絕塵而去,去nobu吃飯去了)。我馬上乘車去海港城的godiva,買過一盒盛惠一千四百八十元的古古力後,又火速送去nobu,哇那段路,熱到呀!雖然時間好趕,但我竟然都在海港城的citysuper裡流連了十分鐘。好多東西想買啊!買來當聖誕禮物。

我買了一卷好可愛的聖誕老人花紙,今年所有禮物,都用它來點綴。

一直頭疼,該送什麼聖誕禮物給我家的幫工。記得elisa初來那年(她當年十一月尾來上班的),我好像送了她一枚手錶。往後的幾年,都是送衣服/手袋加古古力吧。今年十一月尾,我已預先寄了禮物去西班牙。現在她該什麼也不缺,我是否該反過來,麻煩她幫我在歐洲買名牌包包托運過來呢?………唉,我咩事呢?

其實禮物,只是心意,不能以價值衡量。我們大人大姐,有什麼自己買不起?你別跟我說,你聖誕禮物想要架法拉利喎,那麼我無話可說。看到有些女孩子,會央求情人送她菇慈包包,不送就像不愛她了,好慘呀她的情人。

真的,價值真的不能拿來定奪情感,在佳節當前,未必要去酒店,吃一頓豐富的自助餐才顯得浪漫溫馨,只要兩心相印,牽著手,吃什麼都是美味的。相愛,本身就是情調;愛情走了,任憑你倆吃龍肉,都會默默無言。







………那麼………今年有人會送我「雪花紛飛水晶球」乙枚嗎?
(關事嗎??)

Saturday, December 13, 2008

關於聖誕禮物。

必須坦白承認,我一直渴望在聖誕節,收到一個水晶球,是可以搖兩搖,內裡漫天雪花紛飛的那種。這個微小的心願,已蘊藏在心,達二十年之久了!但無奈的是,這二十年間,我日盼夜盼的,真的沒一年收到夢寐以求的聖誕禮物。

好的,我明白了,幸福要自己爭取的!我決定主動告訴友人,我想要什麼聖誕禮物,因為我不想坐以待斃了!(是守株待兔吧?怎麼我常亂用成語呢?)

我找著機會跟友說:喂,不如你今年送個水晶球俾我呀,有雪花飄個種呀!……但唔好送細細個俾我喎,搖起上唻唔夠勁架!
友:吓??!
我:唔好送幾米系列俾我喎,你揀無可揀都唔好送幾米喎!
友:哇你.........
我:嗯,最好係浪漫得唻又充滿聖誕氣氛啦,我要求唔係好過份唧………
友:………得啦,你等收幾米啦。

我,好灰。看來朋友是不會送我的了。

請問,有誰會大慈大悲,滿足我這二十年來的僅有聖誕願望呢?

Friday, December 12, 2008

周小姐的話。

周慧敏小姐說:"顯微鏡下看世界,任誰都難合格。" 喻意深長。

無間風雲。

Dr. Lecter寄我電郵,寫道"regarding Chapman, his brain was swallowed by me already, no worries"。我初時不以為意,但日來真的沒再收到我條針的電郵喔!咩事?!

又,我前陣子已求証了Dr. Lecter,那段自彈自唱,真是他來哦!好勁。他會彈完一曲漣漪,才生吞我條針嗎?

遺愛人間。

器官捐贈

網友傳給我的。我的錢包中,一直也放著張器官捐贈卡。這幾年,因為想自己的所有器官都能捐出去,我開始認真地生活,盡量讓自己健康。煙不抽了,酒不喝了,早點上床睡覺,吃多點菜,不再吃那麼多必理痛,年年都去驗身。我會想,假如死後,能遺愛人間,是件多美好的事。有人因為那個腎/心/脾,而再獲生命,得以重生。又或者,因為那雙眼角膜,而看到光,感受到生命的喜悅。

Thursday, December 11, 2008

生 活。

嘴巴本該用來談情,而非抱怨。只是近來我實在無法抑制地,一開口就想提及工作的苦處。前陣子我還在想,假如中了六合彩,就馬上辭工不幹,但近來我所想的,是即使沒中六合彩,我也想辭職了。

………我明白,那是一個難求的經驗,假如我繼續做下去。

好慘,在想與不想間徘徊,思想角力。與我並肩作戰的好同事,那位M小姐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偶爾會拋下一句有深意的話,「你唔係想唔做呀?你有好多開支架喎!」、「你唔係等我放完產假後返唻唔見左你呀?」………她知道我的苦況,我也知道她的,因為我們朝夕相對,接近一年了。在這裡,我賺到的,是好同事。她有時會走近我,掃掃我的背,或拍拍我的肩,像呵護小朋友般說,「無事無事」。

+++++
Photo by M。

朋友M先生傳我照片。標題是「我們都在城市狹縫裡開花」。看後好感動。舊友B則叫我多看些月光,有助放鬆情緒。

我覺得自己好煩,煩到周圍的人了。

無間道。

經過公開的呼喚後,我的那條「針」終於浮面。他問,是不是真的組團看靚仔呀?但要一早去到XX灣再乘1XX巴士直去XX山喎,而且還要在晨早八點。果然是做針的好材料呀吓,不停用暗號。

其實現在,我反而想知道我條針的樣子喎。

Tuesday, December 09, 2008

不好吃,但幸好有你陪。

所謂的「變種新菜式」(fusion),其實十居其九是綽頭吧?像近年的泡泡戰,我不明何解要將食物幻變成泡沬喎,拍科技電影嗎?先把實質的食物弄好才想其它吧好不好?我好像未曾吃過一頓難忘的fusion菜式,有的,也只因為超難吃,所以才難忘。

昨晚跟舊友飯聚。相約在銅鑼灣崇光門前,因為貪便利,我提議不如去「世貿」吃啦。到了「世貿」,友問我想吃什麼,我隨便點了一間,「去rice paper吧」。其實朋友曾提議,不如去灣仔吃的,但我好累呀,又穿著高跟鞋,他又不准我乘計程車(變態的嗎?),他的理由是,的士司機排了那麼久的隊,但不幸地接載你去的地方只屬短程,你說他慘不慘?我想一想,又有道理。既然我不想司機難做,自己又走不動,那麼,只好「世貿」。

我常說,吃什麼都不是重點,只要跟想見的人在一起,已是美事。但,食物都不能太過份地差吧。「rice paper」印象裡去過兩三次,剛開的時候,常堆滿了人在餐廳門前。幾年前的事了,那時湊興去吃,已覺得食物水準處於一般之下。昨晩再去,完全沒有改善。

我最想說的,是那個卷,前後還點了兩個,一個是蝦,是個軟瞉蟹,哇,好!難!吃!不知何解那層皮,超韌超硬,我問友,是不是我老了,怎麼一直咬不動那皮呢?結果是,兩碟加起來有七件,我只吃了兩件。朋友包底,好慘。吾友有個習慣,喝什麼東西,都不用飲管的,而我則喜歡用飲管,有時連喝啤酒,也要插支飲管進去。





因為點菜這個工序,預先交了給朋友代辦,所以我一直抱著置身度外的心態。吃不完嗎?唔關我事架又唔係我叫!………結果剩下大大條的燒魚,以及什麼橙香牛仔肉紅飯(?),前者賣相恐怖氣味難嗅,難得是竟然沒想像中難吃(還不夠嗎?);後者更勁,紅飯黏力十足但質感卻很硬,簡直難以形容,那些牛肉粒重味到你要事後喝下一加侖的水來沖淡口裡的味精。

+++++

@當所有的菜式一一上桌後,朋友不停地把碟子推向我,別以為他心細如塵,想照應我。「因為你隻手短囉!」他答。頂!!

@朋友點菜前,問我是否老規矩。即是呢,我們吃飯,向來都是我來拍板,所以即使兩個人,總像吃盛宴般。昨天我則說,你點啦你叫啦。

@這個舉動當然十分明智,因為到後來,我是矯埋雙手,看他自吃其果的。自作孽,不可活啊施主。

@我說那張桌子好闊,把我俩的距離拉遠。他答,好彩咋,否則我點敢放肆呀,唔怕你即場打我呀?我:……………。他果然好了解我。

@飯後,我倆再去灣仔吃甜品。他有時像我的良伴,靜靜地陪著我。
「你知嘛,有段時間,我好喜歡好喜歡你喔。」
「那麼現在呢?不喜歡了?」
「也喜歡,但變成另一種喜歡了。」
「……………」

於是,進入了另一層次的交往。

不 能 缺 少 的 關 係

20081208

蘋果日報

我 們 的 生 命 , 除 了 伴 侶 , 還 有 些 周 邊 關 係 , 與 我 們 息 息 相 關 , 起 重 要 的 作 用 。 譬 如 說 , 「 精 神 支 柱 」 。 有 些 人 的 支 柱 , 就 是 伴 侶 , 那 誠 然 是 美 事 。 但 大 多 數 的 人 , 沒 那 麼 好 運 吧 。 「 精 神 支 柱 」 能 帶 給 你 一 種 踏 實 的 感 覺 , 你 可 以 跟 他 細 數 生 活 的 瑣 碎 , 好 與 壞 的 , 讓 你 氣 難 平 或 傷 心 落 淚 的 , 都 願 意 跟 他 分 享 , 因 為 你 知 道 , 他 一 直 都 在 那 , 支 持 你 。
我 們 也 都 該 有 個 「 良 師 」 。 未 必 是 年 紀 大 你 許 多 的 人 , 但 頭 腦 都 好 , 比 你 聰 明 很 多 。 他 懂 分 析 事 情 的 利 弊 , 也 是 個 世 故 的 人 , 會 你 好 些 做 人 道 理 。 你 把 難 堪 的 事 說 出 來 , 他 耐 心 聆 聽 後 , 會 以 正 面 的 態 度 , 溫 和 地 訓 示 你 一 番 , 然 後 你 收 拾 爛 攤 子 。 「 良 師 」 , 大 多 是 隱 形 的 智 者 。
再 加 上 一 堆 「 豬 朋 狗 友 」 。 試 想 想 , 獨 個 去 吃 「 一 哥 火 鍋 」 , 多 麼 的 淒 涼 。 火 鍋 一 向 是 用 來 聯 誼 的 活 動 , 集 齊 甲 乙 丙 丁 戊 , 大 家 嘻 嘻 哈 哈 的 吃 一 頓 , 其 間 又 可 互 通 小 情 報 , 這 才 是 生 活 啊 ! 又 或 者 , 大 減 價 時 , 少 了 豬 朋 狗 友 , 就 沒 人 陪 你 去 消 費 了 , 獨 闖 商 店 是 孤 單 的 , 有 人 與 你 柴 娃 娃 去 試 衣 試 鞋 , 才 會 破 財 , 才 會 振 興 經 濟 。
當 然 不 能 缺 少 的 , 還 有 「 好 同 事 」 。 朝 九 晚 六 , 幾 乎 比 家 人 更 常 見 的 同 事 , 假 如 是 群 不 好 惹 的 男 女 , 例 如 喜 搬 弄 是 非 / 愛 組 織 小 圈 子 / 好 欺 善 怕 惡 , 那 就 真 是 人 間 慘 事 。 找 到 好 同 事 , 比 找 到 好 工 作 , 有 時 更 令 人 喜 出 望 外 。

Monday, December 08, 2008

疑 惑。



我一直問朋友,那是機械人嗎?問了幾乎二百九十三次。

自助餐的反悟。


上週某個晚上,一行人等去「日航酒店」吃自助餐。我是個下班沒定時的人,那天皇恩浩瀚地,我竟然能六點多就可離開公司。七點多到了尖沙咀,由地鐵站徒步去尖東,哇那段路好遠,身心皆疲的我一直在心裡do do聲。

尖東啊!去年此時我還在那裡上班,但去年的十二月,之於我,是個黑暗時代。現在的尖東還是老樣子,燈飾初上,一片繁華景像。我看到大型噴水池旁,好多情侶在談心,也有痴纏的,像蛇餅一樣互相盤踞,還打車輪,好眼冤。當然也有失意的人………(才七點多呀大叔,那麼早睡?)

現在於一間中價酒店,吃一頓自助餐,大約四百元。誰說現在經濟大蕭條呢?整間西餐廳全場爆滿喎。

+++++

第一頓自費的自助餐,想來該是有能力賺錢後吧。那時候,不懂環保,也不怕折福,只膚淺地認為,我有能力去酒店吃最好的,於是拼命地出去取食物,什麼都試什麼都拿,試一口不愛吃的話,就整碟不要,放在那裡,等侍應取走。我敢說,我在地獄應該吃回那些浪費了的食物二十年,才能投胎轉世。

後來,漸漸明白到,我們對食物,也要尊重。很多人還活在水深火熱中,有人會說,關我咩事呀?對呀,實際上與我們是無關的,我們又無需捱餓,那些天災人禍像離我們幾千光年。

………但真是這樣嗎?

這幾年對世情,感受尤深,覺得縱使不能幫忙些什麼,但總得做好自己。明知不能吃那麼多,就盡量點少一點;對有所懷疑的,「咩唻架?」、「究竟好唔好吃架?」,最好就索性不點;一切在碟裡的食物,都要吃乾淨。這是一種尊重,對自己,對食物。

@所以我現在去吃自助餐,十分克己。
@去餐館點菜,除非知道同行的人,是大胃王………否則我都不敢放肆。

Sunday, December 07, 2008

尋找麥顯揚。

很久以前,要查閱「香港金像獎」的資料,無意中知道了,那枚銅塑,是由麥先生設計的。再繼續下去,是看到他的簡歷,英年早逝。當然,印像最深的,是他英俊的臉,以及那一身裝束。於我而言,等同潮流icon了。戴粗框大眼鏡,身穿襯衣,胸前的鈕扣半開,而香煙是他永恒的小襯飾。一直說,只要能穿出個性來,誰都能成為icon。


展覽由21/11/08至28/01/09(香港藝術館)。展出作品很精彩,我去看過兩次了。每次都能看到更多的東西,啟動更深層的想像,要知道,我是很少用大腦想東西的。不知怎的,看到他的作品,我總有點悲哀,即使作品裡有期望有熱量,但我還是感到一絲傷感。好複雜的情緒。

有時間的話,抽空去看,真是值得看的。

Saturday, December 06, 2008

MUJI。


海洋中心的「無印良品」,剛開店不久,據說是全亞洲樓底最高的(咁都有得講?)。我對「無印」的衣服沒好感,因為質料欠佳;對那裡的零食也沒高度興趣,因為蛋糕太甜餅太乾糖果太寡小吃也沒特色,最能要我掏腰包的,是家居用品,尤其那些盒盒罐罐,既簡單又清爽。

說回這次的尋幽探秘,其實我只對「高樓底」有戀物癖,所以去訪。真的好高哦,走在那裡,好舒服。

朋友說,在歐美各地的「無印」,都以優質掛帥。是嗎,我問,但這裡的無印,堅持質料差喎(說的是衣服)。所以放眼全店,平均年齡是二十五歲。那個年紀的年青人,大抵還未到重質的階段,他們認為「無印」是種潮流,在那裡消費,也等同一種形象。

但不能否認,「無印」的手帕,比起其它名牌子,質料卻是百份百好的。看它由廿來塊錢,加到現在的$35,不算貴,拍馬也未追得上三百多元一條的Moschino。

Friday, December 05, 2008

甜美生活。


看到何小姐的枱面,除了那本好貴的畫畫簿(她真的會畫嗎?我也好想知喔),也是我愛吃的古古力呀!「Green & Black’s」古古力(超市有售),我幾乎每天吃一小塊(見照片),除了70%的黑古古力版,我也愛吃純牛奶的。有時受壓,就大口咬下去後狂嚼,完全不會放在嘴裡,等它慢慢溶化。我是原始的野人!YEAH!!

我在辦公室用的筆,也不像何小姐般講究啦,她用墨水筆哦!好有文化氣息(會漏墨漏到七彩嗎?)。我呢,用的原子筆,全是「不經意」在不同的地方拿來的,綠色那支,是上次去看「虎豹別野」散場時拿的,上面印有「香港話劇團」的字樣;深綠色那支,上面印有「ASAHI」,好像是打邊爐時順手牽羊的吧。………ok,我坦白承認吧,我對印有品牌的原子筆,情有獨鍾!所以不拿不安樂的。而且,不是說過,我一定要帶筆才能上街的嗎?我的包包中,有十支八支筆的。

一個晚上。


昨天晚上與朋友去了尖沙咀。吾友即將參加飲宴,買了一套炭灰色的Jil Sander西裝,又不知該買什麼顏色的領呔配襯好,於是著我陪他一起去挑選。

領呔 – 以前常買給身邊的男伴。我覺得那是最保險但又最行的禮物。我雖然不打領呔,但卻對自己的眼光,信心十足。望著一天一櫃的領帶,我就是馬上能知道哪條漂亮,哪條有型。須知道,我有多年的選呔經驗哦。昨晚與友在「L.C.」流連了一陣子,我拿了幾條自己認為不錯的給他選擇,最終他從中挑了最低調的那條。

吾友日常的造型,我只能以「HARVEY爛仔」或「L.C.朝聖者」來形容,天天上班都穿得像去行天橋,很過份。但我相信,他落街吃碗麵,不會在家襯四套衫。平時呢,他都甚少穿西裝的,他跟我說,究竟選呔有什麼準則呢?一條呔,又該以什麼價錢為基準呢?

嗯,這個嘛………真的不知道喎。對於我,選呔向來以合眼緣為先,至於什麼價錢的領呔才是正常,這個我倒一直沒想過。我覺得,一條呔,減價後過了七百,就好過份。便宜與昂貴的,真的一眼可以看出來。其實領呔的設計,也很考究的。範圍那麼少,用什麼布質/以什麼剪裁/用什麼圖案/以什麼織法,全是學問。(究竟男士們心目中的領帶,大約該是什麼價錢?)

+++++

飯後吾友陪我去看包包,唉,想買的那款售罄了。我自我安慰,好彩,否則又要破財了。結果好勁,我昨天什麼也沒買!

Thursday, December 04, 2008

關於擇偶。

我的生命(直至現在為止)裡,出現不多也不少的男士。我是非常早熟的,小六時,會想像自己的情人,最好像小甜甜裡的安東尼(可怕嗎?),那時也不是想要個外國人啦,只是想要安東尼那種氣質的男生。當然事後,會認為自己有這種想法,是件恐怖的事情。

中學與我交往過的男生,都是校內的風頭人物,一是運動非常的好,或是樣子十分出眾,但那時的我,是個擁有無敵嬰兒肥的女孩,臉部漲得如被人打了幾巴掌,而且行為非常粗暴,像個山寨女。不明白那時的男生,為何會喜歡我,可能他們都有被虐的傾向吧。那時我們都好純情的,只是放學去打場保齡球,或去麥噹噹坐一會之類,絕不會發生任何肉體關係(我答應過自己,要過合法年齡,才會發生性行為的。這個,我的立場極之清晰)。

出來工作後,樣子變得正常了(清減了),但絕對稱不上漂亮。很早之時,我已意識到關於擇偶這回事,自己是頗隨意的。我知道自己站在什麼位置上,又不是貌如李嘉欣,也不是千金大小姐,所以從來要求不多。

所以呢,長久以來,我男伴的樣貌,可謂燕瘦環肥什麼都有。但他們都擁有一個特質,是個很好男人。我並不特別會看人,只是很好運,認識的人都很正直/有負責感/有禮誠懇/具同理心/溫柔體貼也孝順。可能我最關心的,是人的素質,而非外表。

忘了說,其實選擇朋友與挑選男伴一樣,我想結伴為友的,都是有素質的人。

納納雜。

快聖誕節了,公司裡已擺放了聖誕樹。

這個早上,我要進會議室take minutes,多年沒做過的事情,忽然要重做,有種想死的感覺。會議中討論的,全是關於經濟的議題,二百多萬個專用名詞,又有幾十間firms加插其中,誰負責什麼,誰又負責什麼………為什麼要我take呢?我不懂的呀大哥!唉。

開始狂做appraisal form給各部門的亞頭,做到嘔。

昨天晚上不知吹什麼風,收到月夜之神b先生的來電。我開心之餘,劈頭第一句也問:「你今天幫公司輸了錢?」(註:b先生是本港某間大型公司的投資總顧問)我是否有點偏見呢?總認為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都因為不開心才會想到我。但我其實也沒能力,讓人開心呀。B先生說,不是呀,今天沒輸錢,只是想到你。好榮幸,被貴人事忙的b忽然恩寵(!)。還記得今年頭,我情緒低落的那段日子,b邀請我上他家整「Z之豆薄餅」,那個滿佈青豆的薄餅真的好勁!嗯,我們約了下週見面,好緊張,很久沒見了。

下下個週一,上AGNES的家,吃她親手弄的東西耶!好期待。據聞還有位體毛特多又貌似張震嶽的助教也去,我好興奮。不知他的體毛多成怎樣,是不是心口也是烏黑一片呢?

與我最親近的那堆朋友,已相約好一同去吃自助餐。當然最好,能在聖誕前見盡我想見的人。

Wednesday, December 03, 2008

只是工作。

有時我不知道該與誰說,我現在的工作狀況。是真正的有口難言。屬於我的朋友,以及讀者朋友(舊有的),都知道我以前那份工作,是何等的嘆。簡直是有人把錢直接存入我的戶口,而每天的工作量,不足二十分鐘(!),其它的時間,都用來做自己的私事。去看電影啦,去看展覽啦,去買華衣啦(是實實在在地乘地鐵去尖沙咀買喎!),去四處逛啦,吃飯吃三小時啦,在辦公室睡覺啦,有時也會吃芒果(!)……。那其實不是一份工作吧?

然後呢,報應來了。自從今年一月進了這所公司,就等同進了人間煉獄。天天早上都像打衝鋒,整張桌子上全是紙狀的文件,有厚有薄,全要同步處理。我一手按鍵盤查電郵,另一隻手在寫其它東西,嘴巴則對著用了hand-free的電話,安排各樣事情。天天如此。

得過無數次腸胃炎,因為工作壓力。真的好大壓力嗎?是吧。總想自己做好一點,原來我對自己是有要求的,在工作上。好灰,我是到這個年紀,才察覺到這件事。可能以前的工作太隨意隨心,老闆是個英式的大好人,永不發脾氣,紳士得過份,極有可能,我是被他縱容到成了天下第一冗員的。

啊,好懷念那些日子啊!

堅時下去的理由,也許是因為我遇到太多的好同事。大家相處愉快,有時受了氣,與同事們嘻笑一番後,又覺得沒什麼了。大家只是打份工,也沒什麼要那麼上心。被罵只因為做不好本份,那麼,下次就再做好一點!我總是非常的幸運,在工作的範圍裡,遇到的人,都待我好。嗯,那些能力高強的人,常遭人排斥杯葛,看來我是能力超低的那個喔。無論如何,都要十萬個感恩。

1月中以後,與我並肩作戰的m小姐會放產假了,到時,我會死嗎?

過聖誕/擇偶。

未到聖誕,但已開始密密地安排著聖誕的節目。大多的朋友們,都該為了我而提早過聖誕吧?好緊張,未來的兩週,會見到好些朋友,及要去選購聖誕禮物了。

有位仁兄電郵給我,說怪不得我養了貓(!),又質疑我有沒有養狗。我說有呀,兩貓一狗,而他的回應是:「………要養咁多性玩具先夠。」好變態呀這位施主。他又說,我是「性女與細佬女」的混合體,好複雜。但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細佬女,雖然有時我很低能。

看到有人寫擇偶條件,讓我想到兩件事。其一是與「時裝人」交往,箇中的樂與喜。之於我,從來沒當過「時裝人」是「時裝人」,可能我向來都隨意,與他們交往,從來不怎麼注重自己的身世。喜歡穿什麼就什麼,隨手拿到什麼就那件吧,從不刻意配配搭搭,要知道,早上的時間十分珍貴!與他們交往,我一點都不覺得累哦,因為,我會自大地想,他們想見的,是我呀,而不是我身上的裝束。況且,時裝人也是人唧,真正的時裝熱愛者,都該明白一個道理,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都能穿出自己的個性,未必是大牌子名牌貨,才能彰顯出自己的美態來。………所以,我有時爛身爛勢,也感覺良好。

另一件事,是關於擇偶的。這個,容後再談吧。

Tuesday, December 02, 2008

性愛小玩具(again)。

好多謝大家(尤其是那些色途老馬)的指正,孤陋寡聞的我,都不知道原來舌套已存在幾萬年了。唉。但那些舌套,有沒有我所講的像動物的舌頭的質感先??

(十分之心灰意冷,我當不成發明家了。)

+++++



關於「性愛玩意」,還有點想補充。說香港女孩子保守,是有根據的。不看宏觀,只看微調,我就能斷定這點。外表開放的香港女孩子,當面對五花百門的性愛玩具時,會大叫變態。一個小震蛋,都能引起一陣騷動。

有時候,「開放」並不等於在十三歲時失身,而是一種腦部的開化。十三歲失身的人,未必代表她能接受有性有愛的新事物,因為她可能連愛是什麼,都不懂。性愛,不單止是官能上的刺激,也是與相愛的人,從中一起取得的歡悅。因為他/她享受,所以你也快樂了,興奮了。只因為你愛他/她。



+++++

Ok,當然我也得承認,那些小玩具的樣子,有時好嚇人。是見到已沒心享受了,即使實際功能可讓你享有升天感受,但我們是愛美人士啊!請問那些發明家,能否設計出一些外觀精緻的玩具呢?像圖中這壇東西,哇,好可怕耶!我只想到「飄流教室」裡的那堆腦漿。

(但文字形容倒很不錯喎: "極上服務員自慰器
這3D構造自慰器外形設計獨特,方便放置在平面使用,插入角度微微向下傾斜,抽插時更得心應手。這零直徑管道由不同的肉塊構成,配有各種不同特徵增加刺激。感覺像推進一層接一層充滿彈性和緊迫度的肌肉..." )

--得心應手!very good啦!

性 愛 玩 具

蘋果日報

20081201

「 杜 蕾 斯 」 近 來 展 開 了 強 勢 的 宣 傳 攻 勢 , 連 一 向 少 看 平 面 廣 告 的 我 , 也 被 鋪 天 蓋 地 的 廣 告 攻 陷 。 賣 的 是 什 麼 呢 ? 有 多 款 不 同 味 道 的 潤 滑 劑 及 按 摩 油 , 也 有 幾 款 看 來 簡 便 的 性 愛 小 玩 意 。
先 說 潤 滑 劑 , 其 實 孤 陋 寡 聞 的 我 , 並 沒 想 過 , 要 那 麼 多 種 口 味 來 幹 什 麼 ? 假 如 只 想 在 行 房 時 得 到 順 暢 , 那 麼 下 面 是 不 懂 辨 認 那 是 什 麼 水 果 的 味 道 吧 。 若 果 純 粹 是 塗 在 性 器 上 , 給 人 品 嚐 ( ? ) , 又 是 不 是 有 點 多 此 一 舉 ? 當 然 , 我 明 白 那 就 是 所 謂 的 「 情 趣 」 。
在 廣 告 上 看 到 的 幾 款 小 玩 意 , 說 是 什 麼 「 魔 法 情 趣 震 動 按 摩 器 」 等 等 , 不 知 道 效 果 怎 樣 , 但 那 麼 長 的 名 字 , 已 讓 人 不 爽 。 難 道 你 在 七 . 十 一 詢 問 店 員 時 , 真 會 說 出 這 串 長 名 字 嗎 ? 廣 告 的 宣 傳 字 眼 , 大 意 是 「 男 人 要 逗 女 人 快 樂 , 必 需 要 有 點 法 寶 」 。
我 想 說 的 是 , 看 似 開 放 的 香 港 女 子 , 但 骨 子 其 實 保 守 得 很 。 男 士 們 失 驚 無 神 拿 個 震 動 器 或 小 震 環 出 來 , 可 能 會 把 女 伴 嚇 個 半 死 , 以 為 你 是 個 變 態 。 好 些 女 子 , 雖 然 活 在 色 彩 繽 紛 的 高 速 大 都 會 , 但 思 想 卻 一 直 停 留 在 石 器 時 代 。 浪 漫 電 影 中 的 夜 半 情 挑 , 或 激 烈 的 日 本 AV 片 段 , 理 應 是 存 在 的 , 然 , 卻 並 不 適 用 於 香 港 女 子 。 不 信 ? 想 逗 女 人 快 樂 的 男 人 們 , 不 妨 做 個 統 計 , 看 看 你 身 邊 的 女 子 , 有 幾 個 會 衷 心 樂 意 , 與 你 嘗 新 。 我 不 排 除 , 統 計 過 後 , 你 或 會 很 灰 。

性玩具怪談。

現在市面上不是有好多花款的性愛小玩意嗎?向來是個發明天才的我,忽然想到,應該生產一款這樣的玩具,一定有助性趣:

大家都知道安全套是怎個樣子吧?
大家也曾被家中的貓兒舔過吧?
那種感覺你還記得嗎?鞋鞋的,但又非常刺激(?)。


無錯!就是發明一種膠套子,上面有著貓兒舌頭上的小倒刺,但這個套子,是套在敝下的。舌。頭。上。的!作用是當你舔他/她全身時:
1)好刺激,有著官能作用;
2)保護自己,好些妓女是因為幫人口交時,口腔裡有傷口,才導致性病或愛滋病的;
3)好前衛(OK,這點與性愛無關)

我真的好自豪!簡直是創世紀的發明家啊。又,除了貓兒的舌頭,還可以有老虎/獅子/大蟒蛇的舌頭任君選擇,每種的質感都完全不同。老虎大像那些的倒刺較厲害(但其實我有被牠們舔過嗎?),蛇呀小鹿呀之類的「舌膠套」,就較柔軟。而每種動物的「舌膠套」,都有不同的味道哦!可劃分為三類吧,包括有海洋的的,陸地的,及天空的。

陸地的,是草原味(包括獅子犀牛金絲猴那些),那個套,自然是青綠色。(相信有人對草味會產生性興奮吧?)。海洋的(海狗舌膠套),是藍色,味道是PIZZA味(!),因為我覺得也不錯(!!)(想點?)。至於天上的,是沒有味道。因為天空除了污染的味道,我想不到其它,但沒理由弄污染的味道出來吧?

我覺得自己會一炮成名啊因為這個發明。真的好勁。

Monday, December 01, 2008

納納雜。

我沒什麼特別的啫好,興趣也不廣泛,你叫我做運動,我更會反白眼。我就是如此的懨悶。我有時也有點羨慕那些能花一生時間,專注在一件事情上的人,黐線的嗎?不怕悶嗎?他們真的好堅。

據統計,一個人若果肯專注地花八千小時在某件事情上,即是持續地練習,他就能成為專才,例如拉小提琴/彈鋼琴/習泳等等,而肯花一萬小時以上,他會成為天才。請拿出你的計算機,看看八千小時,即是多少天。才三百多天耶!我們上上網吃吃茶談情說愛,都能耗掉幾年光陰了。當然這三百多天,是不眠不休的計算方式。其實那統計只想說明,任何人經過持續的努力,都能成才。

放眼周圍,有多少的小朋友在學習彈鋼琴呢?但真正能成才的,肯定是那些天天努力練習的(那些小朋友好慘,要放棄所有社交時間來完成大業)。………如果可以,我也能成為圍棋大師喎,假如我肯苦練八千小時的話………

+++++

ca小姐告訴,上週也收到高院的信,邀她去做陪審員(!)。哇!天賜良緣啊!我或者能與她一起上庭囉。若果真的話,將會是2009年最讓人期待的事情之一。

+++++

腸胃炎了幾天,我現在長期處於飢餓中。

Choke(譯作:窒色)。


朋友說,基本上這可稱為一套爛片,我則因為想看Sam Rockwell(記得俏嬌娃裡的大奸角嗎?),才會買票進場。故事改編自Chuck Palahniuk,那個只愛寫極端人性的作者。我第一本的Chuck Palahniuk,來自剛認識不久的潘先生,那時是2004年。潘先生跟我說,「搏擊會」就是來自這位作者了。而這位愛寫扭曲人性的作者,出了四本小說,四本都被買下版權,另一部「Invisible Monsters」開拍中,剩下的一本,因為故事與「911」有點雷同,開拍日子被無限期地拖延下去。

那麼,這電影究竟爛不爛呢?有一點點吧。
但我極認同的一點是,電影的訊息想告訴我們,童年的經歷,會改寫你延續下來的人生。

大眼睛。

網上朋友傳我的照片,一連幾張,都是好可愛的長頸鹿。而我覺得,牠的眼睛,是所有女孩子夢寐以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