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4, 2017

檳城豔。(上)。


依然是臨急臨忙才定下的行程。

我是第一次去檳城,幾年前去過一次吉隆坡,我試着在自己的BLOG裡找找那時去了什麼地方,但不幸地我連寫都提不起勁,可想而知那次的KL之旅是如何的不堪。有次與友在飯聚中提到彼此的吉隆坡遊歷,大家都覺得非常的廢。我只記得有天去了一個果園(旅遊書介紹的),但整個果園是沒有果的。

在烈日下暴曬,徒步了幾小時,只看到一、兩個被鳥兒吃剩的果渣在地上,而那天最開心的記憶,是我們離開果園,在出入口的士多買了雪糕來吃!大約四至五天的行程,因為覺得沒什麼好玩,還去了兩、三次被魚仔吃腳皮的店舖來消磨時間。真是不堪回首啊!大概那時候也是臨急才計劃行程(臨急的意思,是一或兩天)才落得如此下場吧。

*****

Shangri-la Rasa Sayang Resort & Spa, Penang

是次檳城之旅,起程的時候沒有什麼期望。甫下飛機,卻有種說不出的好感。在檳城的幾天,
想來想去都想不明白,後來回到香港才晃然大悟。我想,第一是空氣。那邊的空氣很好,
就是那種你在外一整天,回到酒店發現鼻內也很乾淨。第二是水,那邊的水很好喝。
渡假的真諦就是狂食垃圾食物

我習慣喝暖水,回到酒店一定用電壼煮水,那邊的水很軟。水很軟?
是什麼說法呀?我也很難解釋啦,大概就是你會喝到水的溫柔(?!)
香港的水,總有種怪味,即使用了瀘水器。

我有個在網絡上認識了很久的馬來西亞朋友,從未見過面,
卻一直保持着聯絡。去年暑假有想過去馬來西亞看螢火蟲,
就順便問了她幾句,怎料這位女子馬上展示出獨有的地區熱情,
傳給我很多資料及相關網頁,還說若需要幫忙,隨時可以找她。
雖然事後沒去,不過心存感激,而且完全感受到他們樂於助人的性格。

幾天檳城之旅,住在RESORT裡,酒店相連着海灘,實在是悠閒渡假之選。



Friday, April 21, 2017

小想法。

無聊創意蛇。
因為在寫一個關於檳城的旅遊日誌,忽然想到前幾年去過吉隆坡,於是嘗試在自己的BLOG裡搜尋那次旅程去了什麼地方。在搜索的過程中,無意在洪流中看到以前有個「國際咖喱週」的主題,那時好喜歡與讀友們玩互動,誠邀各方好友上載吃過的咖喱給我刊登。呀好懷念那個無聊又荒唐的年代呀,似乎什麼都能玩一餐。除了「國際咖喱週」,還有什麼「怪味試食大會」、「只穿喜歡的」之類。

不知現在那些讀友可好?還有沒有在乏味的生活中各自無聊下去(我覺得無聊很好呀,可以大笑又可收腹)?相信大家都年長了吧?或者已大學畢業找到工作,甚至已組織了家庭,但希望大家都不忘初心,那顆赤子之心呀,很珍貴的。也別忘了可以的話,繼續找個機會無聊一下。

人生可以是很漫長的啦,別為了一時的失意沮喪而無力再站起來,因為只要一天未死,一天都能遇上契機。


(究竟我想怎樣,那個檳城之旅開始寫未??)





Wednesday, April 19, 2017

香港金像獎2016。

幸運是我
惠英紅是實至明歸的。好像之前也寫過這電影,有好些感動位,大家都哭到眼紅紅離場。然後又會想到,家裡有一個失智的老人家,是多麼令人心力交瘁,也偷偷想到如果自己將來患上老人痴呆症怎好?認不到路回家我不怕,因為現在我也常常迷路,但如果連自理能力也漸次失去,就會很可怕。連食飯也不懂喎,我明明那麼為食的嘛!

又,近年的人口老化問題嚴重到我也意識到,因為沒有一次我能在地鐵坐足全程,總在某個站要站起來讓座給老人家。人口老化會將我們的城市變成怎樣呢?

以上全與電影無關,但好的電影,會給你一些啟發,讓你在離場時,帶走一些想法。嗯。

樹大招風
林家楝演得好嗎?.........我並不覺得有何特別。坦白說,只是幾個呆呆的表情,再加一、兩個扮沉思的樣子,我看不到任何內心戲的存在(OK就說我膚淺看不到吧)。其實呢,三個導演分別拍攝三個故事,再將其剪接縫合,確是一個賣點(起碼我有期待),但完成品好看與否卻又是另一件事。

個人感觀,拍得很片面很青澀,甚至有點亂。演員演得很用力(用力與落力是不同的),不過力度太強變成不討好。我不信那三個王的個性都如此戲劇性,他們是悍匪是強盜是難以攻破的世紀通輯犯,何解電影的投射如此兒戲?一句:唔好睇。

一念無明
我不覺得余文樂識做戲(個人感觀)。他拍彭浩翔的電影,絕對OK!但要大量地演繹內心戲呢,還是差幾皮。幸好有曾志偉啦。還有金燕玲,真是綠葉中的橄欖樹(??)。記得在「失戀日」裡金燕玲做STEPHY的媽媽也是入型入格,說哭就哭,說發爛就發爛,還動手掌摑人,好看。

在導演的鏡頭下,無論取景與拍攝角度都很專業,甚至是超班的好。可惜劇本好,卻拍不出什麼深度,平平無奇的一套電影。

D說,近來香港的電影,選取角色都趨向低下層的處境與愁苦,我說這樣容易引起共鳴嘛,難道要拍中產的醉生夢死嗎?





Wednesday, April 12, 2017

Fast & Fruious 8


在電影院看到Fast &Furious 8的預告片,說實在,我一集也未看過。然後當看到又火箭又潛艇又北極又深海時,我馬上想到此系列一定很收得,否則不會如此燃燒銀紙。此際聽到後排兩位先生的對話,A說哇今集真係落重本喎,B回應:第一集佢地走水貨架咋。我聽後就狂笑起來。嗯看來第九集應該會駕車直上太空,否則就超越不到這集了。





Monday, April 03, 2017

體內GPS。


前文提及小時候父母的教育模式,「自由放任」是很多人羨慕的教養方式吧。也許那時候父母都忙於搵食,而忽略管教,但我深信若果時空轉移,將我爸放到現今,而我回到三、五歲的時候,他依然會是那個採取「自由放任」態度的亞爸,而我體內也依然會流著那種怪怪的血液。

說到小時候的教養問題,譬如說,「被欺負怎處理」。我印像中只有一次被欺負的經歷,大概是四、五歲的時候,被一個男孩惡意地推倒。我深信現代大多數的父母會理性地叫小孩向老師舉報,千萬不要動手,因為打人是不對的云云。而那時對於積極小孩的我而言,實在等不及去找老師啦,直接反應嘛,就是站起來,然後發颷地將他推倒後在地再咬了他兩口。小孩子的爭執,就讓小孩子去私下解決,千萬不要濫加仁義道德。在古時,別人殺了你的父母,你又去殺人全家,大家的復仇計劃沒完沒了當然很累。但放眼現在,只是幼稚園生推推撞撞,又何需水蛇春那麼長地曉以大義。

忽然想到一個有趣問題,父母會教導小孩子要誠實不說謊,但英文考試只有61分的小明發現老師錯改試多給了他兩分,小明告訴老師這個狀況,結果是次考試的得分只有59不合格。主科不合格,不能升班YEAH。作為家長,你的心情如何?繼續教他做個乖寶寶誠實做人還獎他一塊波板糖,還是揼心轉呔教他應該因應環境而選擇路向?

除了大是大非,我的父母很少跟我談心論事說道理。打人當然不好,說謊更是不對,不過不過,體內一早開啟了GPS的我,卻能在這些模糊的界線上知道自己該怎做。

可惜的是,體內的GPS只懂導航做人,卻對方向感沒有幫助。





Friday, March 31, 2017

跑步裝備。

跑了一年多的步,如之前所說,很懶。唯一充滿積極性的,是添裝備。

一個初跑者,剛開始一定會瘋狂地買跑衫跑褲,及跑鞋。當買到滯時,就會覺得要買一隻運動型的手錶。

我初跑步時,是用臂帶的。將電話放在臂袋內方便計算里數/時間,然後套在手臂上。初時覺得不錯,一直沒有想過要買手錶(因為幾千元買隻GARMIN很貴,又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跑下去,我也是非常有遠見的人啊)。後來上跑班時,教練說臂帶唯一不好的,是會在無形中影響了人的跑姿。唉我的跑姿已很不正宗,只能盡量在外在補救吧。結果還是買了GARMIN

每一次長跑,都會發覺還欠缺點什麼,所謂的個人修鍊,就是指這些嗎?買了手錶後,會再鑽研更多細微的裝備。

帽:有頂/無頂/透氣/防水/顏色配搭,全在考慮之內。不要以為一次就能知道自己該買什麼最合適,你要經過無數次的錯誤選擇,最後才會覓得理想中的東西,這,簡直就如扔錢落海一樣。

腰包;輕/薄/貼/容量大/能否裝下一個袖珍水壼/顏色搭配

跑襪:這個真的欲罷不能。原來要買一隻合意的跑襪,也需要不停地搜尋與試穿。近來覺得最合意的牌子,是BALEGA(可在金鐘太古廣場的馬拉松店找到,順便說句,那裡有好些不同牌子的跑襪呀)

除了壓力褲,也開始留意壓力長襪/小腿套/手袖(跑超級馬拉松都不需要那麼姿整吧?)

太陽眼鏡!這個我還未買。因為向來只是夜跑,一年也只有十場賽事左右………不過都會買的!


其實與其它跑步狂熱份子相比,我算不算已很克制了?





Wednesday, March 29, 2017

如果你喜歡怪人。

有時候,我會被稱為怪人

那種怪,不是衣著或其它,只是性格上某一部份的呈現。而往往那些能感受到我怪的人,都大概非常的熟悉我。

坦白說,被人說怪,我一直認為那是讚美。

日常的待人接物/處事,我覺得自己非常的循規蹈矩,一板一眼全是真功夫,既人性化又合乎常理。說怪,又怪在什麼時候呢?………嗯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性格上吧。

以前有個男伴說我不像女人,因為不煩不問不黐身(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很忙)。那時候漸漸知道大部份女人是這樣對男人的。

我也不介意別人的目光與想法,我有自己的世界啊!很忙

所有的情愛傷痛期最多幾天,別人以為我看得開也吃得開,其實因為沒法子呀自己的世界也有很多東西要處理(大概精神錯亂的人都有自己的世界………)。

笑點超特頂點的低。如果真要說怪,我覺得有時去看電影,明明全場鴉雀無聲,但我也會爆笑出來,那是真的有點怪。坐旁邊的人問我笑什麼,我也答不出個所以然。大概就是看到那個畫面/聽到某句話,引申我想到其它,就狂笑起來囉(其實精神病是不是都如此?)

小時候,我爸對我採取「完全放任態度」,喜歡做什麼,就放膽去做,只要不是作奸犯科的事就可以了在我那個年代,有什麼父母會給自己的小朋友亂畫家裡的墻?會讓她給金魚裝義眼?會把自己的衣服亂縫一通還穿出街?在我那個年代,一個物質不豐盛的年代,喜歡看的書,不用去借,可以直接買回家,因為我爸多窮,都不曾對我過。我可以放學回家就休養生息,不用補習甚至做功課(欠交就欠交,反正考試我高分)。題外話,做功課其實與成績的好壞真的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全明白了為何還要做那份悶爆的功課?只是讓家長心安一點,知道你在校的進度吧。當然去到中學要補習,是我自己要求的,已到了絕路,只好尋求援手。

某程度上,我爸一早已開啟了我體內的GPS,所以我有自己的一套,也懂得運用自己的一套來求生,尋求自己合適的生活。我感激我爸,因為我喜歡這個由他塑造出來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