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5, 2018

我的樓上樓下左鄰右里。


世上所有荒誕的事,大概好些都與寵物有關連。

今天遇到的事:每天上班下班在預設的時間裡,大約都會遇見一些住在樓上樓下的相同臉孔。我比較厚臉皮,會跟人微笑與打招呼,即使大家互不相識(但住在同一幢大廈裡嘛,我從來都不會吝嗇釋出自己的善意)。

樓上有幾戶人家養狗,什麼品種都有,我記得有天晚上我開門出去倒垃圾,門一推開,就有條黑影以電光火石的速度閃了進來,WTF我是真的超驚,定神一看,是一條巨大的黑色LIBEDOR,看呆晒地望着牠,牠還對我笑。然後我就聽到狗狗的工人追來的腳步聲,狗狗馬上又颷出去了。整個過程才十來秒,完全讓人有種反應不過的感覺。

OK還未入正題。鄰居上下有兩戶特別愛狗的,甚至會買輛車給狗狗,天天推牠們去街街(但那些狗看來非常健壯也活潑,不似患了腦癌或有缺憾,不過這個不是重點)。今天如常上班,電梯裡有一個男人(正常退休男人,我平時見到他也有笑笑點頭的,但此人非常怨氣重,我常見到他跟大廈裡的人批判我們的看更疏忽職守,又討論要更換管理公司,好煩);一個K3小童跟他的工人姐姐,此小童是曳到爆炸的,我試過見他跳樓梯,又拍打電梯,說話又串串貢………(好了,可以入正題未?!)。

電梯去到大堂,我隨人潮魚貫地走出電梯。此際大堂裡坐着一位女士與她的狗狗,狗狗就在車裡很乖的樣子(一隻褐色的貴婦狗)。這位女士我平時遇到,也會跟她打招呼的,而我倆認識的經過是某天早上我進電梯,她剛好站我後面,然後她悄聲跟我說:「小姐,你件衫調轉咗著呀」。………Ummmmmmmmm,其實那件衫的設計,就是這樣的!我當時以見慣大場面的平靜語氣說,「噢件衫係咁架」。她聽後應該馬上覺得自己多事了,就說唔好意思呀我唔識。我笑笑,臨出電梯時跟她說BYE BYE。自此,我們彼此遇上時,都會笑笑打招呼。

(還未到重點!!)電梯門打開後,我點頭跟這位女士說早晨,然後(到重點了),我聽到女士跟她的狗狗說,「叫叔叔啦」,這句話明顯是叫狗狗跟我後面的男人打招呼的。叫叔叔喎!叫她的狗狗叫叔叔喎!!

再然後,我忍不住回過頭看看事態發展,那隻狗當然沒有叫叔叔。
………………(真心驚牠會叫叔叔)





Monday, June 11, 2018

信。

我常會做些荒誕的事。其中一件,是在我的灰貓去世後,由於實在太思念牠,我想到寫信給牠。以前讀心理學書時,其中某章節提到如何舒緩抑鬱,大概就是將心中的鬱結訴說出來。寫也可以。

信寫好了,但寄去哪裡?……………嗯,小灰那麼乖,死後一定會上天堂的吧。那麼地址我就寫「天堂」了。

郵差叔叔接二連三地收到這種信,也會非常頭痛吧。

Thursday, June 07, 2018

金句無窮。

我是熊仁,拍檔是獅子(座),而老鼠是真的老鼠。

我親愛的拍檔依然很忙,而我則不時肩負着PeterUncle的重任,在她最忙最滾的時候硬加一句提醒她:「能力愈強,責任愈大」。於是每一次,是每一次,她都以粗口結束我們的對話。

近日她疑似工作壓力太大,不時胡言亂語起來。而我,身為一個文人,第一個反應是馬上記下她說的話。(究竟你的同事有多得閒/又或者有多愛你,才會如此?!)

這星期的金句有:

1)04/06/18「骨頭裡挑骨頭」。
(這真是高難度啊,在骨頭裡再挑骨頭喎。說的是我們的老闆)

2)04/06/18「無男人唔鍾意偷食貓!」
(幸好我是一個理解力甚強的人,否則有誰知道她在說什麼呀?!她所指的是,天下間的男人都愛偷腥。但為何說了偷食貓,就黑人問號了)

3)05/06/18「無井深潭」。
(究竟在哪裡?我也想去看看)

我會繼續努力記下她的精句,結集成書的。







Wednesday, June 06, 2018

說好的計劃呢?!

依然毫無危機感地天天在冥想。生活啊!

我向着鏡子大吼,要振作啊!

2018已過了半年。

年初寫下的鴻圖大計一直貼在當眼處(就是衣櫃的門上),每天看着都感到驚心動魄。似乎……看來……還未有一樣做到!

說好要學一樣東西,到今時今日還未起動。親愛的讀者FANNY寫我電郵,問我開始學習什麼了嗎?我都不好意思回她。想過去學網球,但經過十幾三十個人都說我不適宜打網球後,我也開始懷疑自己了;想過去學紫微斗數,不過有人說計數計到頭暈架喎;想過去學些手作;只是我這生人其實最憎做手工勞作;不如去學整餅?但一想到幾個女孩子圍在廚房看導師示範,我已打了呵欠出來。雖然對學什麼還未有頭緒,不過我近來重拾畫筆。亂畫一下超現實的畫,也是很開心的一件事。

說好要練就幾塊腹肌,然而到了今天還依然吃雪糕薯片蹺起二郎腳追NETFLEX。我有維持着一週三至四天的運動量,但已很久沒去跑步了,全都在冷氣充足的健身房踩車/做負重/打拳。要有腹肌,是要每天艱苦地以負重鍛鍊自己起碼兩小時的,不是做幾天了事,是天天持之以恒地做喎。嗯所以腹肌的事,暫時還是交給NETFLEX吧。

說過要勤於做義工,看看自己的功蹟,今年至今才去了三次。不過其中一次堪稱大開眼界!話說本人常做的義工,都是探訪老人/探訪弱智人士之類,某次在陰差陽錯下去探訪的老人家,全都非富則貴!住羅便臣道啦,住堅道啦,住西摩道啦(新樓盤),全是退休人士統統在享福,閒時出外旅遊與老伴又恩愛,子女全都出身又有孫子一堆,有教養英文說得好又見識廣,兼且健談願意教我們這群二打六如何待人處事。還未說完,同行的義工也令我大開眼界,住九龍塘獨立居穿MONCLERCHANEL手上拿個BIRKIN 25手上的鑽錶閃到我眼都盲,從談吐方面着手很快知道這位女士是某大公司的強者不過為人有禮隨和很易相處。可能我實在不知道世界有多大,以往探訪的老人家全都是坎坷慘淡的獨居老人,那次給了我一個很強大的對比。

**話時話,有次閱報,說歐洲某個城市(忘了哪個)推行探訪老人計劃,義工們在每次探訪完老人家後都會有所紀錄(變成積分),到那些義工變成老人家後,可以拿那些積分去換取義工們來探訪自己的時數。真的是驚世的兌換發明啊!自己變老後自己救自己就是這種吧。






Thursday, May 10, 2018

小想法。

大部份的主人,都會在寵物臨終時感到難以磨滅的歉疚。因為在寵物生前沒用太多的時間陪伴牠;生前有一次半次沒有滿足牠的所求;有次因為心情不好拿了牠來出氣;究竟送牠來醫院是否害了牠?就像白白送牠去了刑場一樣⋯⋯⋯⋯種種的回憶與假想,都讓主人陷入自責的漩渦,久久不能釋懷。

其實,牠永遠當你是神明,即使不明所以地無端捱了手術刀,醒後還是虛弱地向你示好,呀主人來看我了,牠搖着尾巴,露出殷切的眼神。對呀,牠們總是那麼專情,那麼忠誠,無畏無懼地愛着你。

作為主人的我們,唯一可做的,大概是用心愛牠們吧。

Thursday, May 03, 2018

茶水間秘聞。

容我堅決且肯定地說句,公司裡的茶水間真是人世間的木人巷。只要你能走一圈而活生生地出來,那麼包你的腸胃去到哪裡也能無堅不催。

在茶水間裡,除了不時可以聽到八卦事,最令人驚嘆的,我覺得一定是那些不知從何處來的食物。以我們公司為例,不時看到同事們從各國遊歷回來後的手信,最受歡迎的必是來自日本的食物,獨立包裝而且大部份的味道都不錯。最難速銷的是從中國買來的東西,試過有同事從蒙古買了包羊奶條回來,羊奶條喎大佬!(該同事與我們應該有濃得化不開的仇恨與敵意)

林林種種來自世界各地的食物無論如何都很振奮人心,但,你以為我們的茶水間僅是如此嗎?錯了。

我們有更震撼的XX)))))))))))))))))))))))))))))))))))

1)不知由誰也不知由何處來的食物比比皆是。大概就是家裡沒人吃的東西/即將過期/或已過期的食物,大家都會帶回來放在茶水間!我覺得沒問題的,因為也算是環保的一種。只是我很少拿來食。
細細聲告訴大家,這盒東西是有人送給我媽,而她不吃
給了我,我再拿回茶水間的。這就叫身體力行了。不過,
重點是放在茶水間的東西,總有人會將它吃光(如圖)。
2)充滿謎團的手製曲奇餅。是誰製?沒人知。何時製?沒人知。什麼味道?沒人知。可以吃嗎??也沒人知道。充滿武士道精神(勇)的同事,在此際就會身先士卒(註:多是腸胃較好的同事,你懂的)。


手製曲奇喎!如果好味道,都俾班FRIEND搶晒啦!現在餘下那麼大包,你還不懂?茶水間亞姐總是膽大心細地搶先試味,食過後,她說:「點解D質地好似糯米咁既?!」………我聽後,心裡默默為她祈禱,希望她在4小時內不會肚瀉。

情人節過後的一個月,我們在茶水間發現了這些心心朱古力。顯然易見是自製的,但手工奇劣,若我是收禮人,應該會提出分手(賤)。朱古力上面那些裝飾已溶化,而且呈現的顏色像已放了三年。一包三粒的朱古力看來非常滯銷(總共有幾袋)。



我不禁在想,誰那麼有心在情人節還HAND MADE糖果送人呢?要知道在這個速食的世代,對方若喜歡你,你送張糖紙給他/她,他/她也會如獲至寶。但若果不喜歡你呢?你去打獵送頭犀牛給對方也是徒然的。希望手製朱古力的那位朋友可以獲得幸福(真心)。

看到這裡,你喜歡我們公司的茶水間嗎?反正我是喜歡到不成。




Monday, April 30, 2018

返工著乜鞋?!

以前從來沒想過會穿球鞋上街。我指的是純粹的球鞋,不是帶有FASHION味道的那種SNEAKER。那時會覺得,世上有千千萬萬種鞋啊!為何要穿波鞋出街呢?而且那時候會覺得波鞋好醜樣,五顏六色又大舊。

近幾年開始跑步,於是也買了一堆五顏六色的跑鞋!不過很少穿來上街,是真的去做運動才會穿,我也有自己的尊嚴與標準。

我近日的返工鞋 -- Nike Air Max 27C
不過情況似乎越來越不受控……………這一、兩年間,我發覺自己買鞋的傾向已漸趨波鞋!是為了日常上街而穿!!

近日與不同的朋友閒聊,大家的感慨都是:年紀大,開始要穿波鞋追求舒服的腳程了。

現在的我,更加自製「輕便星期五」,即是每到星期五都穿球鞋上班。但都會檢點,盡量買些淨色(全黑/全白/全藍/全灰)。雖然常被老闆皺眉/厲啤,不過一於少理。

領悟:當某天你意識到自己衣著的轉變,也就等同你踏進另一個階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