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8, 2017

小想法。

When Life Gives You Lemons......

如果生活中有人給了你檸檬,那麼就拿來美白吧!

在常有不測意外的生活裡,沒有誰可以一直如意下去那麼,只能以正面樂觀的心態面對,在遇到大風大浪時想,嗯這也許是一個契機吧!

一個令你長大/拋棄舊物/發展新戀情/適應新環境/重新檢視自己的契機





Tuesday, May 16, 2017

GYM室奇聞。


很久很久沒去過健身室。粗略估計都有十年了吧?!說過我其實不喜歡做運動,讓我有繼續郁下去的動力,只來自那些有型的運動衫褲。

近日去了幾次健身室(一週四天,前所未有的勤力感充斥了整個宇宙)。幾次下來,嗯開始明白為何健身室有其生存價值。

@夏日流流長,即使現在晚間出去跑步,未到2K已氣絕身亡。一來天氣悶熱,二來空氣指數差到窒息,但如果在GYM房裡呢,就好很多。即使爆汗連連,但也感覺是爽的。

@
在健身室,等同另一個鬥獸場。男人對男人眼超超;女人對女人眼厲厲;男人對女人眼甘甘;女人對男人眼「目及」「目及」。當然像我這種毫無殺傷力的啤梨仔是不會招人注目的,但在這個大觀園裡,真的好多嘢睇啊。

@
通常那些體態魁悟又健美的大隻仔,在任何時間任何角度,雙眼都保持在鏡中可以望見自己的陶醉MODE。我懂的,如果我有36B的胸(不是肌肉),也會非常自戀,常常想自我把玩一番。

@
試過看到單車教練在光天化日之下,調戲男學員。教練是男的,我也不清楚他倆是否之前已有一手。不過坐前面大汗淋漓正在埋頭狂踩的我,一直聽到男教練姣姣的用言語挑逗着我後面那位男士,也覺得很挫我的雄心壯志。

@
在健身室遇見俊男美女的機會,等同在沙漠遇到甘泉一樣的難。大概只有我等平凡之輩,才會努力去做運動,維繫星空和平吧。

@
大家都說,你要小心那些健身教練呀他們吃人唔駛本最貴其實是TRAINER的堂啊!.........我說不用怕啦,今時今日以我這種老來嬌的不敗之驅,難道還不懂如何拒絕那些健身SALES嗎?!你們也太看少我了吧兄弟。

@
然後,在GYM房裡認識到的一個女子,竟然告訴我她上第一堂的TRAINER COURSEJOIN了教練班!一堂六百多,合共三至四個月共$19800!!我聽後個心離一離,第一件問她的事是,「個教練成個彭于晏咁架?」。

@也太離奇了吧。簡直是大衝擊。
**那個女子是某天一起上HIIT而認識的,重點是她與我都只有短暫記憶!教練反覆地教了我們幾個動作,但幾秒過後,我們就呆呆地對望,「點做架?!」(明明幾秒前才做過)教練既然收了月薪,也就沒有發作,繼續用有限的耐心再做一次。幾輪動作後,我們又停下來,明顯又忘了接下來的動作是什麼(粗略計算已前後做過五次了)。那次上完堂後,我就覺得與她很投緣啦。


@是的,怎樣的人就會遇到怎樣的朋友,又一鐵証。




Friday, May 12, 2017

納納雜小感慨。


我真的好怕那些口不對心的人。你說不介意,其實心裡很在意,與其這樣,
何不直接說出口?我明白世界上有千百萬人,每人的性格也各異,
不過口不對心的人的道路總會較迴迂。幸運的話,你身邊的人會猜猜你到底想怎樣,
再嘗試接納及包容你。不那麼好運嗎?那就會令自己走多了許多路。
畢竟,大家都很忙,沒人有義務去忖測你的心意。

我最拿手的運動,是「三分鐘熱度」。

要養成一個習慣,是日積月累的事。現在維持着一週六天做帶氧運動,
同事以不屑的語氣說,三個月吧,我就放長雙眼看三個月吧,看你那時在哪裡。
這種蔑視與譏諷兼備的勵志話,真的……真的很適合我。

上次與友們閒聊,大家都叫我不要再JOIN FITNESS CLUB,有人質問我,
說你以前在中環的CALIFORNIA FITNESS玩了多少天呀?我先是腦中一片空白,
什麼?CALIFORNIA FITNESS?我無JOIN過喎……再想一想,又好像有JOIN……然後記起那時簽了一整年的約,
但前後好像去了十次也沒有!心底馬上慶幸只簽了一年約(而不是檢討為何只去了幾次)








Tuesday, May 09, 2017

治癒系列。


在奈良看到與別不同的肥鹿哇真的超可愛啊)))))))))))))))))))))而且牠特別的溫馴,想吃你手上的鹿餅嘛,只會優雅地用頭輕輕貼向你,再加一個無邪的眼神,哇))))))))))))))))))))結果我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買了十包鹿餅餵牠啊!只餵這隻呀吓

結果,未到中午,當別的鹿鹿還在互相爭吃的時候,牠已呈收工狀態,坐在草地上曬太陽了。

「嗯今天搵夠,可以收工了。

這隻鹿鹿真的很有治癒作用,回港後,我們時不時都拿牠的照片出來回味又回味,真的好得意呀!(下次也要再去探牠)










Thursday, May 04, 2017

難過申請黑卡的健體卡。

康民署的GYM一點也不弱,問題只是你能否進入。
在香港真是乜X也要爭,以前我不曾有此怨言,現在燒到埋身,才感同身受

大概三月尾的時候,與友決定先取得康民署的健體卡,才決定以後如何操練好身體。而這張健體卡,是要事先參加一個「健身室設施簡介會」。

註:此簡介會三小時,免費,上完三小時的課就能拿到一張健體卡,那麼以後你就能在各區的健身室通行無阻了。但此簡介會不能在網上報名,要直接去那區的康體署報名。一班大約15人,視乎各區的健體班而定。報後又要等抽簽,抽不中的話有後補,連後補也沒被抽中的話,可以直接在此班公開接受報名當日早上0830打電話去康體署報名。複雜嗎?有一點。不過單純的我一直認為,有志者事竟成!(此際「新紥師兄」的音樂響起)

好,事情這樣決定之後,我們就下載五月的報名表格、填表、特地走去灣仔交表格、等抽獎......第一輪的抽獎,朋友中了,我則落空,甚至連後補也沒被抽中(我是一世也沒有抽獎運的)。友說,如果被抽中者有人放棄機會的話,你還是有機會的呀!朋友的正面思想,馬上又讓我想到新紥師兄的出現。

等到四月中,証實還有四個空位YEAH!新紥師姐我要出場啦!現在要做的,只是在公開報名那天,直接0830打去,禮成。非常的容易簡單。

但世事又怎會如此順利呢小朋友?!電話線路大塞車,打了27次終於接通後,康體小姐說那班已滿啦(當時是0835)。與友商量對策,她說不如試試其它區啦,反正只是3小時的課程,就當事前事後遊遊車河吧。

好!就其它區也試試吧。接着的幾天早上,我先後試過鰂魚涌/順利/鯉魚門/柴灣/何文田/深水埗/石硤尾的體育館,甚至絕望到連東涌的也照殺,但統統都已滿!!乜事先?!?那些人是否真的會去上堂先??!!作為一個熱血熟女,我只是想健健身,真的那麼難嗎?

真的那麼難嗎真的那麼難嗎真的那麼難嗎真的那麼難嗎真的那麼難嗎真的那麼難嗎???

試過有天早上D打給我,我語氣極差地埋怨他阻我發達,令我未能在最短時間內致電報名(其實是怎都報不到名吧?)。事後他說不要那麼煩啦,我送你一年會藉去什麼什麼FITNESS做啦就當黃金週禮物啦。我說不用,我已大個女會自己安排,然後他賤賤地說,你不如留番D錢做生意啦。


註:我每隔兩、三天就說要搞生意,上至花店/咖啡室,下至租田/養殖場,甚至連盲人按摩院也想涉足(我是其中一個師傅),有時也想拍電影做影業大享,又或者開一間專吃昆蟲的旗艦店……總之他一聽到我說要搞生意就很頭痛。





Tuesday, May 02, 2017

檳城豔。(下)。

幾天的行程不外在泳池游游水/去George Town逛逛街/在路上食食地道的東西,放假嘛,就是悠閒地浪費人生囉(我知道有人看我這樣寫一定非常氣憤因為前陣子我策劃了個一天步行10小時的旅程,還行足七天那種,咳咳稍後有機會再寫)

此次檳城之旅的特備節目,是參加了酒店的Jungle Walk。每人$170馬幣,由酒店出發,專車去到Penang National Park,再由當地資深導遊帶你走進森林。本以為是非常輕鬆的行程,嘿行行山而已,怎會難倒山系女孩我(吓女孩?還要不要臉?!)。

搖搖晃晃的木橋,令人膽顫心驚。

OK事不宜遲,先由似足野人的深山導遊帶領我們走上木橋。他說這條橋看似簡陋,但經歷過兩次海潚也沒有塌毁,就知有多堅。我想說,橋是非常單薄的,有些木條甚至已呈鬆脫狀態,真是步步驚心。隨着海浪的拍打與搖晃,邊行邊要掌握平衡的我,接近崩湏。再說一次,其實面對大自然,我非常的膽小。

好的入戲肉就是森林行。同行的還有來自澳洲的兩母女。而她們,是著短褲的!點解會咁?!身為香港代表又極惹蚊的我表示難以接受。Jungle Walk喎,不是應該有很多蚊子蟲子蛇蝎鼠蟻嗎?(後來証實全部都有,而且甚多),但她們夠贍穿短褲喎,贍生毛嗎?!

最平坦的一段路。
原定三小時的森林行,未走到一小時我己想放棄。首先完全不是平坦的路(小姐呀森林哪會有平路呀?!),又上山又下海,而且崎嶇的山路在經過早上的暴雨後,全是泥濘沙子碎石。只走了45分鐘,我已全身被汗弄得濕透,球鞋自是面目全非,手臂被蚊子咬得處處也是紅印(澳洲母女還用說嗎?簡直可以馬上患上日本腦炎了吧?幸好我把蚊水給了她們噴啦,否則嘿嘿……)。

好不容易才走完這個Jungle Walk。說實在,的確可以學到很多知識。因為導遊會邊行邊講解如何在森林求存,還即席示範什麼可以摘下來食(!),什麼能採下來燒(驅蟲/蚊),哪棵是萬年大樹,何種香料來自何種樹,如何徒手捉魚(經過一個沙灘看大蚚蜴,原來牠們是吃齋的,所以下次看到牠們不用怕,還可以對牠們微笑)。
在海裡找魚吃的大蚚蜴。

但相信我,當你己像個難民一樣地趕路(我的速度一直堕後),你是什麼都難以有興趣聽入耳的。

整個森林行是有趣的,只是我不濟而已。大家有機會,也可以去走走。個人感覺是有個導遊在旁好一點,畢竟人生路不熟(又膽小),迷途就不得了啦。






Friday, April 28, 2017

流落荒島。

我常有莫名的想法,其中一個是流落荒島。

@首先如果眼鏡損毁了,我就完了。即是明明前面有老虎,我還以為是矮矮的橘子樹!朋友說「唔係喎,應該慢慢會連近視都無埋架喎,因為你現在有老花嘛」,真的嗎?!

@
如果島上只有蕉樹(或橙樹或木瓜樹),那麼我要與時間競賽,在它們未爛透前,製成乾果來過冬。怎麼製成乾果?!Errrrr………我猜大概是切成一片片然後曬乾它吧。

@
我一定要找到泉水,否則我會渴死。如果沒有泉水的話,只能每天早上去收集葉子上的露水(看太多逃亡電影)

@月經來了怎麼辦?!沒有衛生巾啊怎好?!我想過,用葉子的話不會吸水,而且我應該會敏感。如果什麼也不用任它到處流的話,也非常危險,似乎會招惹到老虎之類來探訪我。所以,暫時這個無法解決。

@
那個島最好不要太大,很難打理。

@
晚上若有精靈出現的話,我一定會好驚。

@
雖然看過很多野外求生的相關影片,不過那全是假的。我無可能徒手攀爬峭璧/力戰大蠎蛇/獨食蜘蛛/游5000呎去對面岸………我覺得可以生一個火,已很了不起。

@
我想吃龍蝦!如何能捉到龍蝦?﹗有椰子的話,如何打開它?

@
預計以我的資質,應該可以生存3-5天。

@有次同事問,若流落荒島,假設世上只剩下你與你老闆兩人,現在你只有兩條路可走,A是與你老闆交配生兒育女;B是等全人類滅亡,你會如何選擇?這是關乎全人類的事啊!.........我想都不用想,無類即決地說,等全人類滅亡吧

另一個常常纏繞在我腦海的想法,是乘地鐵去了另一個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