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0, 2018

後來的我們。



無意中看了劉若英初執導的「後來的我們」。劇情已然猜到,結局也不出人意表,然而還是覺得很不錯。作為愛情小品的電影來說,拍得頗流暢。不算深刻交待(其實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很難教人有什麼深刻的代入),但也不至於流於表面。

愛情嘛,有時候就是千般的無奈。錯過了的人,就是錯過了,在諸多的遺憾裡,造就了現在的你。

節錄於後來的我們
見清: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就是為了你,什麼都肯幹,什麼都能給你

她:I Miss You
他:我也想妳。
她:………………我是說,我錯過你了。

*****

說到無奈,更無奈悽慘的是,現在我看這類煽情電影,已達到零觸動的境地。會抽身遠觀,覺得拍得好,但卻難以投入,畢竟已老皮老肉。以前那些(自以為)驚天地泣鬼神的愛戀,今天看來也只是皮毛。但說實在,以前的經歷滋養了現在的我。






Wednesday, July 11, 2018

做運動帶來的二、三事。


你知道為什麼整天在社交媒體都會看到路人甲乙丙狂做運動後,那些汗流浹背的照片嗎?完全是避無可避,絕對是蓋天覆地。其實做做運動流流汗,有什麼稀奇,為何天天要公告天下呢?

咳咳,讓我告訴你原因好嗎?


………………………很簡單,就是這堆運動人士覺得那些汗,不能白流!
那麼辛苦流下來的汗,無理由自己擦乾就算吧?!(當你在三十幾度高溫下做完運動HIGH HIGH後,你就明我說什麼了)

*****

必須承認我的MINDSET非常薄弱。每次經過一輪劇烈運動差點升天後,我總會有些極端的想法盤踞腦海:

A)咁辛苦做運動,老虎蟹都要喪食零食啦係嘛?!(為何是老虎蟹呢?!)然後薯片雪糕蛋糕炸雞全是宵夜的最佳良伴;

B)咁辛苦做運動,無理由仲食嘢係嘛?!於是只喝杯果汁整天靠意志力撐過去,像活在二戰時期。

每週都在暴食與捱餓中渡過,相當的充實。







Friday, June 15, 2018

我的樓上樓下左鄰右里。


世上所有荒誕的事,大概好些都與寵物有關連。

今天遇到的事:每天上班下班在預設的時間裡,大約都會遇見一些住在樓上樓下的相同臉孔。我比較厚臉皮,會跟人微笑與打招呼,即使大家互不相識(但住在同一幢大廈裡嘛,我從來都不會吝嗇釋出自己的善意)。

樓上有幾戶人家養狗,什麼品種都有,我記得有天晚上我開門出去倒垃圾,門一推開,就有條黑影以電光火石的速度閃了進來,WTF我是真的超驚,定神一看,是一條巨大的黑色LIBEDOR,看呆晒地望着牠,牠還對我笑。然後我就聽到狗狗的工人追來的腳步聲,狗狗馬上又颷出去了。整個過程才十來秒,完全讓人有種反應不過的感覺。

OK還未入正題。鄰居上下有兩戶特別愛狗的,甚至會買輛車給狗狗,天天推牠們去街街(但那些狗看來非常健壯也活潑,不似患了腦癌或有缺憾,不過這個不是重點)。今天如常上班,電梯裡有一個男人(正常退休男人,我平時見到他也有笑笑點頭的,但此人非常怨氣重,我常見到他跟大廈裡的人批判我們的看更疏忽職守,又討論要更換管理公司,好煩);一個K3小童跟他的工人姐姐,此小童是曳到爆炸的,我試過見他跳樓梯,又拍打電梯,說話又串串貢………(好了,可以入正題未?!)。

電梯去到大堂,我隨人潮魚貫地走出電梯。此際大堂裡坐着一位女士與她的狗狗,狗狗就在車裡很乖的樣子(一隻褐色的貴婦狗)。這位女士我平時遇到,也會跟她打招呼的,而我倆認識的經過是某天早上我進電梯,她剛好站我後面,然後她悄聲跟我說:「小姐,你件衫調轉咗著呀」。………Ummmmmmmmm,其實那件衫的設計,就是這樣的!我當時以見慣大場面的平靜語氣說,「噢件衫係咁架」。她聽後應該馬上覺得自己多事了,就說唔好意思呀我唔識。我笑笑,臨出電梯時跟她說BYE BYE。自此,我們彼此遇上時,都會笑笑打招呼。

(還未到重點!!)電梯門打開後,我點頭跟這位女士說早晨,然後(到重點了),我聽到女士跟她的狗狗說,「叫叔叔啦」,這句話明顯是叫狗狗跟我後面的男人打招呼的。叫叔叔喎!叫她的狗狗叫叔叔喎!!

再然後,我忍不住回過頭看看事態發展,那隻狗當然沒有叫叔叔。
………………(真心驚牠會叫叔叔)





Monday, June 11, 2018

信。

我常會做些荒誕的事。其中一件,是在我的灰貓去世後,由於實在太思念牠,我想到寫信給牠。以前讀心理學書時,其中某章節提到如何舒緩抑鬱,大概就是將心中的鬱結訴說出來。寫也可以。

信寫好了,但寄去哪裡?……………嗯,小灰那麼乖,死後一定會上天堂的吧。那麼地址我就寫「天堂」了。

郵差叔叔接二連三地收到這種信,也會非常頭痛吧。

Thursday, June 07, 2018

金句無窮。

我是熊仁,拍檔是獅子(座),而老鼠是真的老鼠。

我親愛的拍檔依然很忙,而我則不時肩負着PeterUncle的重任,在她最忙最滾的時候硬加一句提醒她:「能力愈強,責任愈大」。於是每一次,是每一次,她都以粗口結束我們的對話。

近日她疑似工作壓力太大,不時胡言亂語起來。而我,身為一個文人,第一個反應是馬上記下她說的話。(究竟你的同事有多得閒/又或者有多愛你,才會如此?!)

這星期的金句有:

1)04/06/18「骨頭裡挑骨頭」。
(這真是高難度啊,在骨頭裡再挑骨頭喎。說的是我們的老闆)

2)04/06/18「無男人唔鍾意偷食貓!」
(幸好我是一個理解力甚強的人,否則有誰知道她在說什麼呀?!她所指的是,天下間的男人都愛偷腥。但為何說了偷食貓,就黑人問號了)

3)05/06/18「無井深潭」。
(究竟在哪裡?我也想去看看)

我會繼續努力記下她的精句,結集成書的。







Wednesday, June 06, 2018

說好的計劃呢?!

依然毫無危機感地天天在冥想。生活啊!

我向着鏡子大吼,要振作啊!

2018已過了半年。

年初寫下的鴻圖大計一直貼在當眼處(就是衣櫃的門上),每天看着都感到驚心動魄。似乎……看來……還未有一樣做到!

說好要學一樣東西,到今時今日還未起動。親愛的讀者FANNY寫我電郵,問我開始學習什麼了嗎?我都不好意思回她。想過去學網球,但經過十幾三十個人都說我不適宜打網球後,我也開始懷疑自己了;想過去學紫微斗數,不過有人說計數計到頭暈架喎;想過去學些手作;只是我這生人其實最憎做手工勞作;不如去學整餅?但一想到幾個女孩子圍在廚房看導師示範,我已打了呵欠出來。雖然對學什麼還未有頭緒,不過我近來重拾畫筆。亂畫一下超現實的畫,也是很開心的一件事。

說好要練就幾塊腹肌,然而到了今天還依然吃雪糕薯片蹺起二郎腳追NETFLEX。我有維持着一週三至四天的運動量,但已很久沒去跑步了,全都在冷氣充足的健身房踩車/做負重/打拳。要有腹肌,是要每天艱苦地以負重鍛鍊自己起碼兩小時的,不是做幾天了事,是天天持之以恒地做喎。嗯所以腹肌的事,暫時還是交給NETFLEX吧。

說過要勤於做義工,看看自己的功蹟,今年至今才去了三次。不過其中一次堪稱大開眼界!話說本人常做的義工,都是探訪老人/探訪弱智人士之類,某次在陰差陽錯下去探訪的老人家,全都非富則貴!住羅便臣道啦,住堅道啦,住西摩道啦(新樓盤),全是退休人士統統在享福,閒時出外旅遊與老伴又恩愛,子女全都出身又有孫子一堆,有教養英文說得好又見識廣,兼且健談願意教我們這群二打六如何待人處事。還未說完,同行的義工也令我大開眼界,住九龍塘獨立居穿MONCLERCHANEL手上拿個BIRKIN 25手上的鑽錶閃到我眼都盲,從談吐方面着手很快知道這位女士是某大公司的強者不過為人有禮隨和很易相處。可能我實在不知道世界有多大,以往探訪的老人家全都是坎坷慘淡的獨居老人,那次給了我一個很強大的對比。

**話時話,有次閱報,說歐洲某個城市(忘了哪個)推行探訪老人計劃,義工們在每次探訪完老人家後都會有所紀錄(變成積分),到那些義工變成老人家後,可以拿那些積分去換取義工們來探訪自己的時數。真的是驚世的兌換發明啊!自己變老後自己救自己就是這種吧。






Thursday, May 10, 2018

小想法。

大部份的主人,都會在寵物臨終時感到難以磨滅的歉疚。因為在寵物生前沒用太多的時間陪伴牠;生前有一次半次沒有滿足牠的所求;有次因為心情不好拿了牠來出氣;究竟送牠來醫院是否害了牠?就像白白送牠去了刑場一樣⋯⋯⋯⋯種種的回憶與假想,都讓主人陷入自責的漩渦,久久不能釋懷。

其實,牠永遠當你是神明,即使不明所以地無端捱了手術刀,醒後還是虛弱地向你示好,呀主人來看我了,牠搖着尾巴,露出殷切的眼神。對呀,牠們總是那麼專情,那麼忠誠,無畏無懼地愛着你。

作為主人的我們,唯一可做的,大概是用心愛牠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