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6, 2019

齊來做義工之我很醒目。


去做兒童活動的義工。



天也知道我不太喜歡小朋友,不過人嘛,就是要向不同的路徑前行才會有所得益(誰說的?!)


做了四小時的義工,我的得着就是感到純粹地快樂。嗯跟小朋友一起玩玩玩,真的幾開心喎,又可以無聊亂說東西,他們不會覺得你有問題,還會跟你對答下去。換轉我跟成年人胡亂搭嘴,肯定會飽受老拳。

其中有個遊戲就是玩碌保齡球。將那些膠樽放在長長的桌子上,小朋友碌一個球過去撞擊那些樽。他們看來玩得很投入及興奮,難為亞姨我來回執放那些保齡樽差點斷腰。然後,充滿智慧的我想到一個曠世奇招。

我叫另一個小男孩過來,跟他說,「嗱姐姐教你玩一個新遊戲,你伸長對手好似麻鷹咁企喺度保護D樽,盡量令佢地唔跌落地就係贏」,再大力鼓吹這個遊戲的難度有十粒星星,因為要令那些樽不掉到地上真的很難很難,連大人都做不來云云………小男孩信以為真馬上紥恒馬嚴陣以待。
結果一個小朋友碌波,另一個小朋友保護那些保齡樽不至跌到地上,我呢,當然就是在旁休息休息啦。真是醒醒豬。


不過後來不知為何他們要我一起加入他們的追逐戰。好累。

Monday, January 14, 2019

齊來做義工。兒童篇。

年頭時曾說過今年要多參與義工服務,一來為積德,二來也想回饋社會。結果呢,也真有去做過幾次義工。OKAY,今年會參與更多。

去年底參加了一個義工計劃,服務對像是「基層兒童」。我本身對小朋友並不太喜歡啦,因為欠缺耐性,而且覺得煩(體內缺乏母愛基因)。向來做的多是與老人家有關的活動,家訪/社區中心內的互動之類,所以近來的體驗讓我覺得呀原來跟小朋友玩一個下午也很開心喎(一個下午夠了)。

原以為這堆孩子都是生番(對不起我錯了),但他們都很有禮。說得準確一點,簡直是醒目。沒有名校生的老練,還保持着純真與樸素的想法,願意幫人,願意分享。學術當然沒有名校生那麼優越(畢竟都是讀屋邨學校),不過很好學,願意用功。跟他們聊什麼,他們也會跟你聊下去,你更能肆意地說出自己的即興想法,他們一定不會反眼。

以見慣所謂名校生的亞姨我來說,跟他們相處,非常容易兼貼地。因為大多浸淫在物質生活裡的名校生,沒什麼目標,也沒什麼計劃,全都有父母及工人姐姐代安排,垂手可得太容易了(那些基層小朋友對一個麥噹噹的舊玩具也趨之若鶩)。

當然樹大有枯枝(?!),也有些小朋友的想法很激進………譬如說,在玩遊戲時輸掉的小男孩(四年級),會大聲說「玩遊戲最緊要係贏,而唔係開心!」在場的義工們全都O了嘴。聽另一個義工說,這個小男孩在遊戲前更說,不想跟XXX同組因為她年紀小,會連累大家輸掉。.........但冠軍的獎品只是一個翻版的歪頭毛公仔呀吓。

另外就是與探訪老人家的義工不同,做兒童服務的都是年青人(十多廿歲不等),搞到亞姨我也活力倍添哈哈。






Saturday, December 22, 2018

生活。小事。



依然勤力地去尋訪隱世酒吧,還沒有肝硬化,放心放心。

去了大阪看紅葉,匆匆幾天,但能與友們同行,很是快樂。

工作很受氣,是%$&())_)+*^^$^#^^*&的受氣,但想到世上有千千萬萬的打工仔也在受氣,而且我只受一人的氣啊,若果做服務業的話,會更難過吧。除了間歇性的受氣,這份工作其實沒什麼好抱怨(受氣還不夠嗎?!)。同事們超好是我一直願意留下來的關鍵。有多好?是真的除了好,還很合拍。合拍以外,重要原素是有些同事很喪。就是本來我已很不正常,那些妙想天開的事會說出口,然後有些癲喪的同事又會付諸實行,換來多是大家攬作一團地狂笑不停。這是辦公室啊大姐…………

這也是一間不多是非的公司,因為道人壞話這種無品的行為,我們不屑做,我們會直接在人面前講!嗯,除了喪心病狂的同事,還有一起做運動的同事,大家互相督促原來真的會令人遠離自己的懶惰線。

年紀愈大,愈想用心生活,因為都快嗅到木味,不想積累遺憾及不快。







Friday, November 30, 2018

酒吧探秘-GRAGONFLY。

裝修落本是有型酒吧的先決條件。
城中所有新開設又有在網絡上催谷宣傳的食肆/酒吧,承着人氣,在初開業時都有很不錯的業績。然後呢?人氣過後就要靠真實力了。(我想到在銅鑼灣那間「天天海南雞」,初開業時,不是天天都人聲沸騰嗎?接着就是,食過那間海南雞的客人,十居其九都會爆粗。究竟那是什麼雞?浮屍雞嗎?肉沒有味,質地又鬆散,真的食到媽媽聲。現在經過,沒人排了。下次再經過時,不知道會不會還在。但如果他們有強勁的資金流,大概可以捱多一陣子吧)

新開的DRAGONFLY好有型,是城中俊男美女爭先搶灘的地方。當晚未足七點踏足,已呈全滿狀態。室內裝修豪華,一個字:新新新。



左手邊那杯東西是我喝過
最WORST的COCKTAIL。

近日所見的現像是:很多有型的酒吧裡都有幾枱客是韓人。

酒保中有一個走韓風,染了一頭粉紅色的髮。另一個像日本人,都幾有型的,於是我們就開始談論身為一個酒保,大概常有機會食到免費餐吧,先決條件是你要長得靚仔。為什麼大部份的BAR TENDER都有紋身?…………

你見我都沒怎提雞尾酒就該知道…………(你懂的)


Shop 10-G1, Tai Kwun, Hollywood Road, Central, Hong Kong





Wednesday, November 28, 2018

獨樂樂與眾樂樂。

獨樂樂與眾樂樂都很好,最重要是懂得感恩。


有次獨進餐,當然是坐在那種共用空間的大長枱。旁邊坐着三個女生,大概25+又未到30。席間她們談到獨個逛街和食飯是很陰公的事情,而一個人看電影更是不能接受。後來她們聊着聊着,該發覺了單獨進餐的阿姐我,於是馬上開始談別的話題了。

我從來都不覺得獨個進餐或看電影是悽涼的事,甚至有點享受。在很久以前我已常常自己進戲院看電影了,一來我看的劇種較另類,不想拖累別人割櫈;二來看電影又不是談話的場合,一個人去不是更合理嗎?

而一個人進餐對我這種有點餐困難症的人來說,是不想別人受苦啦。我試過1045落街想食早餐,但逛到1120還未想到合適又想入的餐廳囉。在家樓下咋喎,不是去到陌生環境喎,而且不外是茶餐廳/麥噹噹那些食慣食熟的,但我就是拿不定主意囉。結果,更慘的是錯過了早餐時段,又不想食午餐那些重量型的東西,最終我去了"唐記包點"買了個菜肉包食。整件事錯晒。

有人陪着固然好,但一個人也能自得其樂,這樣過活不是很好嗎?






Monday, November 26, 2018

酒吧探秘-Behind Bars。


在「大館」內,除了蜻蜓吧(DRAGONFLY),還有另一間小酒吧叫「Behind Bars」,那間沒有華麗的裝修,不過有更加勁的實地環境,就是用舊時的監倉來做酒吧。

一進去,就有一條長長的共用枱,共用枱的兩邊,一端是調酒區(有個酒保在隱敝又黑暗的區域默默調酒,沒有生意的時候,最適合吞POP);另一端是以監倉改建而成的開放式獨立房間,小小的,大概可以容納正常體積的人類x 4 (maximum)

坐在那裡,心裡陰影面積隨即擴大,總覺得很陰森與潮濕(雖已有冷氣與抽風系統),又想到小小的監倉裡以前是住/睡着一個人的喎,活動空間近乎零…………(整體感覺)大佬千萬不要坐監啊真的很慘。
互通左右但空間很少。

所以說,薑是老的辣,我那位正氣師在陌生
環境只會飲香檳,將瀨嘢機會減到最低。





















COCKTAILS很流,就是那種你與我都懂得調較的東西,配方是A+B+F;或是B+C+G加塊薄荷葉;甚至是A+G走冰那種,沒什麼複雜口感的飲料。嗯不過我那杯酸度媲美果醋,大概是A+C+F但忘了加H


Behind Bars
Prison Yard, Block E, Tai Kwun
10 Hollywood Road, Hong Kong











Friday, November 23, 2018

酒吧探秘-CHAIWALA。

令人好奇的門檻。

事先沒有想過去這裡,當天就是經過看到一扇紅色的門鑲在寶藍的墻上,旁邊的金色牌子寫着Hugger Mugger。當時並不知道那是一間通往印度餐廳的小酒吧,只一心想推開那門,探個究竟。

DRINK LIST內的酒名全都玩食字。
我有個怪癖,就是看到任何關了的門,都想推開它。尤其那些滲出絲絲詭異感的門。我期待內裡會有令人震驚髮指的景像。沒法子,現實世界太平淡了,我需要被衝擊一下。

兩位Bar Tender都非常專業也好笑容
(但他們不是應該COOL COOL的嗎?!)

然而總在充滿期盼的開端,已被人打沉。我旁邊那位是不愛冒險的正氣師,每每聽到風吹草動的提議,定會馬上想出厲言來拒絕。

我:喂不如入去一窺全豹咯!
正氣師:吓?!唔知乜唻架喎,可能賣營養餐架喎。
我:……………………(正盤算着該如何拖他下水,此門竟然開了,有幾位年輕男士如湧浪般迎出來)(看來都是正常人,馬上有點失望)

已忘了我那杯東西的味道,
不過這間酒吧給我的感覺很好。
正氣師看到出來的人客後,變得鎮定,然後就答應進去了。

先下一條樓梯,然後是一間只有十來個座位的小酒吧。酒吧盡處又是另一扇門,通往餐廳。人客方面,外籍人士佔多(好似只有我們一枱亞洲人),外籍人士中又以印度人佔大部份。後來才知道這是一個印度根據點。

雞尾酒方面,正氣師依然偏好有煙的飲料,但這間比起IRON FAIRIES明顯好飲很多。





Basement, 43-55 Wyndham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