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2, 2017

往 事。

農曆新年過後,看報說有好些中學生自尋短見。每每看到那些輕生後的圖片,都感到非常的難過。父母將他們養那麼大,就因為一時的看不開,而走上難以回頭的路。

我中學時有沒有艱難時刻呢?現在略略回想,大概是沒有的。我記得高中時,父母有段時間常常吵架,這讓我感到很煩擾,心想,大人啊你們的事就私下解決吧為何也要讓我受苦呢?天天在家吵屋斃的環境中存活,絕對不是愉快的事。那時的我,是我怎面對呢?嗯說來非常的酷,我是有天約我媽在樓下詳談,我叫她不如跟我爸離婚(!!)。像我這種開通的女兒,也是世間少見吧。

我當時的論點是,你們大人們若果一起不快樂的話,分開也是好事。千萬別因為有我,也別覺得要為我犧牲而迫着在一起。一生那麼長,何時才到老?(註:本人的中文表達能力向來不錯,只是年紀愈大才愈差,所以那時我能將重點全盤道出,甚至用了些成語及厲害的修辭手法)。我記得我媽的反應是即場呆掉。她是沒有想過離婚的,上一代的人,大多都會忍忍忍,然後就一世了。

後來當然沒有離婚,再後來,該是大家都化了,也就沒再爭吵了。是的,就咁一世。

我很愛我爸,我的個性,大部份來自我爸給我的自由與愛。我也愛我媽,但我與她是截然不同的,假如時光可以倒流,老套地回到幾十年前,她還是中學生我也是中學生的時候,我應該不會跟她成為密友。因為我愛他倆,所以我想他倆幸福,到現在我也覺得那時提議我媽離婚,是上上之策。

但那時未曾想過的,現在卻明白更多。





Thursday, February 16, 2017

2017年「渣馬」。

跑步年資尚淺的我,是第一次參加渣馬。數數手指,由2015年尾開始第一場UNICEF後就持續性地跑着步。期間HEA住跑的日子居多,苦練的日子幾乎是零。有段時間算勤力,跟着跑會一齊跑,一週定期有兩天的訓練,不過去到後來本性難移地又開始懶.........年頭在欠缺操練下跑完半馬,自己都覺得神奇。但若要完成全馬,應該真要努力努力。

剛過去的週日去跑10K。這種天氣去跑步,真是無敵。涼快有微風,又有陽光,整件事就是天公造美。

每逢渣馬前夕,週六的晚上,全城都會陷入一種安靜的狀態。信我!去年與今年經我細心觀察,晚上八點後的鬧市會格外寧靜,沒什麼人沒什麼車。我肯肯定是因為大家都要備戰,早早回了家睡覺。

但我又發覺,每逢遇到翌日有賽事,無論我多早上床,都會失眠。在床上輾轉反側,感受到自己心跳加快。迷迷糊糊地又到清晨五點!(多數都要早起)

是次渣馬10K,前後左右有好些人參加。同事SHERRY啦,跑友K小姐,好友V小姐;朋友堆中的阿靚CHRIS,還有AH TUNG。如果有七萬人參加,即是香港人的1%,即是七十個人中有一個人去跑渣馬喎!(條數究竟係咪咁計?!).........話說有次我叫老闆簽文件,但條數少了一個零,老闆看後質疑問我點搞,我竟答:爭一個零唧。............所以千萬別叫我計數/計算。

住天后的優勢是,完賽後可以馬上回家更衣沐浴;最尾一刻才衝去檢查站,有更多時間睡覺(雖然未必瞓得着);廣叫朋友無需記存行李,可直接放在我家;由頭到尾完全感受到現場氣氛(4am-2pm)


長袖衫長褲加風衣,怕曬又要戴帽。但我有襯色的,
無論是CAP帽或風衣或跑褲上的螢光圖案,甚至是
跑襪後的那條邊,全是一致性的綠色+灰色啊!




D來看我衝線,他說好難拍照呀,人太多佔不到有利位置,又要不時在APPS裡追查我的所在然後在人潮中找我。結果,只有這張背面照。我提議他,不如買部幾萬蚊的EOS啦,可以連環快拍,一秒可以拍幾千張呀(我亂作)。他聽後就開始講粗口。





Monday, February 13, 2017

跑步。聯繫。

生活似乎已與跑步接了軌。還是那句,我並不算十分熱愛這項運動,但從中卻得很多回報(?),是始料不及的。記得之前看港台的節目「有種信念叫.跑」,主持人提到好些人的跑步初衷都是想減肥/健康之類,但在跑的過程中,就會忘掉初衷而踏進一個前所未有的境界,繼續跑下去的動力不再為減磅健美,而是上了癮。

我的初衷也是為減肥,頭段的確減了五磅。但運動過後需要大量的零食來平衡心理,試過跑後狂灌啤酒/喪食雪糕,也曾去過打邊爐。其實體重只是一個數字(REALLY??!),現在我有定時跑步,也吃很多東西,但感覺身體上的贅肉少了。

因為跑步,與人多了聯繫。很奇怪但又很真實。竟然約了某個EX一齊去跑步然後吃羊腩煲;又約了某個跑渣馬的EX一齊街跑;還跟另一個EX討論如何下年街馬可以跑得更好(他有年年跑街馬)………真的好黐線,原來大家都踏上了健康之路。

好些EX已成家立室兼有兒有女,可以這樣走下去,也算是另類的共同老去吧。我們曾經有過一段美好的日子,然後分開了,又在另一個交匯點聚頭,變了模式地相處,平和得像老朋友。當然也有好些EX失了聯(究竟我有多少個EX?!),我統統歸納於緣起緣滅。

情人節快到,祝大家甜蜜如昔。情人雖好,也別忘了身邊的其它人與事。沒情人的,不要灰心,時機未到而已。左右逢源的,可以繼續風騷。





Friday, February 10, 2017

流動廁花邊。

大概擁有潔癖的人,都不太能接受長跑比賽,我猜。

去過那些比賽場地的流動廁所,你就會臣服於環境學的威力。沒水沖廁不特止,坑內還層層疊疊了很多深淺不一的大便,有條狀有粒狀有圈狀也有液狀(可能太緊張所以腸胃不適?!)。上過那些廁所,你會覺得旺角茶餐廳的廁所簡直堪稱天堂。

有時候排隊上廁所也講求彩數。打開門,可能映入眼簾的是一團糟,信我,我去過史上最恐怖的流動廁………以前看到地獄式的畫面(連坑外也是屎,兼且附加一個鞋印,即是已有人踩過了),我會嚇得落荒而逃。現在呢?我已練就一身好武功,多惡劣我都會照去(因為排隊實在很浪費時間),連眼都不眨一下。好勁!

題外話,想到一件關於廁所的青澀往事。大約廿年前有一次陪我媽去大陸旅行,大概是二天一夜那種。去了哪裡呢?我完全沒有印像。記憶所及都是坐上旅遊巴,到處走走之類。好了,去到一個類似公園的地區,領隊說現在大家可把握時間上上廁所,要不待會可能要一段長時間才有廁所呀。眾人馬上直奔廁所,包括我。

到了廁所後,我呆掉。怎形容好?……廁所大致上是正常的,蹲廁,有三至四格左右。但是那道門………那扇門,只有半個人那麼高!目測的畫面是你蹲在廁所上小解或大便,外面的人都會看到你全相!

我當時只是一名少女,完全無法在別人面前呈現我的大小二便(雖然根本沒人在看)。但你知道少女嘛,很是羞澀,真的無法接受這種如廁方式。我前面的大媽出來後就到我了,就到我了,就到我了………只好硬着頭皮進去,再關上那扇形同虛設的門。解開褲子,蹲下。我感覺到自己的臉熨得厲害。足足蹲了一分鐘,因為緊張尷尬羞愧不安,結果我完全痾不出尿!!!真的好X慘。

只好提上褲子,打開門,出來。三小時之後去到另一個正常廁所才能暢快小解。

所謂薑是老的辣,漸漸我真的體會出這個道理。現在的我,真的有種泰山崩於前而不動聲色的氣勢,別說那種廁所,即使遇見露體狂人,我也不會尖叫只會冷笑了。







Wednesday, February 08, 2017

The Secrets In Their Eyes.

多年前看過一套阿根庭的電影「謎情追兇」(The Secrets in Their Eyes, 2009........之前也有寫過)。多年以後,好些細節都忘了,但忘不掉的是電影裡的無限溫柔、一些遺憾、落寞的眼神,以及動聽的原聲音樂。

多年後,荷里活買了此電影的版權,重拍一次。電影名為"Secrets In Their Eyes" 2015。主角換了,場景換了(變成以911為故事背景),當然好些枝節也改了,但大網是沒有怎變的。

好看嗎?………只可以說,阿根庭版的那個,你以為是懸疑破案的電影,但最後原來是套浪漫愛情片。而荷里活那套呢?你以為是感性動人的愛情片,不過去到尾聲除了知道是邏輯警探電影,也會附加幾句粗口。

珠姐依然搶鏡,不過很老了;Nicole Kidman的臉已膠到沒有大表情。整體很一般,不用浪費時間。

順帶一提的重點,還是「及時」。及時表態,及時示愛,及時道歉/感恩/表達一切。否則,以後的人生也許會因此多了一個大遺憾。





Monday, February 06, 2017

抑鬱的根源。


偶爾會聽到別人說「放下,再重新起步」。其實我不知道,真正做到的有幾人,又或者那只是口號,呼出來只是給自己聽的。什麼叫「放下」呢?就是感到真正的釋懷。那事那人再不能直接/間接影響到你的情緒,再次面對他她它時,你已無痛無癢。這,是我認知裡的「放下」。

有些人面對巨變(失戀/喪偶/遭受背叛等等等等),無法自理,只會不停叫自己放下。但但但,我想說的是,「放下」並非人人合用,尤其是一些天生的固執狂。強迫自己淡忘/釋懷,其實是不可能的,這樣做只會不停地壓抑自己的情感,然後,有一天就會爆煲地患上抑鬱症。

想真正的放下,只有直接了當地面對傷痛。切勿逃避,也不要催眠自己不去想它,要做的就是與它共存。接受那些讓你沮喪難過的事情,與它們共存,等待時日逝去,讓它們結焦,變成一道疤,留在你身上。你知道嗎?疤痕是會漸漸淡去的,但淌血的傷口卻不會無顧消失。





Friday, February 03, 2017

中出會所- 潮家宴。

前陣子與友好們去吃中餐(終於不用打邊爐),選了在中出會所潮家宴。對!是中出會所!你沒有看錯。所以說,有時候開食肆,除了餐廳的名字要易記,選址也不容忽視。

潮家宴顧名思義是潮州菜館,我與友好們都喜歡吃潮州東西,尤其鵝肉呀紅腸墨魚呀韮菜豬紅呀等等(不過潮家宴多以潮式小菜為主,也有貴價的龍蝦/凍蟹之類,反而紅腸墨魚之類好像沒有)。

當晚鑑於有人傷口未癒/有人剛做完手術拆線/有人腳患/有人敏感/有人不想在外面拆蟹嫌煩,結果大家都沒有叫凍蟹。嗯其實記憶所及,我也甚少在外吃蟹,無論是大閘蟹還是什麼蟹都好,因為怕煩,又覺得會吃得狼狽。最多只會吃個蟹鉗,還是用手肘撞向旁邊那位,叫他幫我將肉弄出來………


那晚印像最最深刻的是楜椒豬肚湯。原塊豬肚混合楜椒加上獨門秘方,熬出來的湯是鮮中帶微辣,豬肚上碟前被剪成小塊,好吃到極點。沙嗲牛肉芥蘭也好吃,那個沙嗲是非一般的沙嗲,不是死咸而像具有生命力,把牛肉與芥蘭也一齊炒得活起來。友後來再去,又試了沙嗲牛肉炒河,他也說超好吃!

去到尾聲,大家又開始研究潮式甜品。有人在菜單上看到「高燒三寶」,馬上創意大發,說那三寶是退熱貼、冰袋、必理痛,然後又自顧自地狂笑起來……我說大哥你是否有病呀,什麼高燒三寶呀?!(後來弄清楚,原來是窯燒三寶)

價錢大眾化,六位套餐只是每人$288(有凍蟹有魚飯有雞有鵝肉超豐富),老老實實,去打個邊爐閒閒地都要三百幾啦每人。不過套餐必須早一天預訂。

大家都對此店讚不絕口,在場的某位就說,喂你個爛鬼BLOGGER幫人在網上宣傳吓啦」,我正想說好,又被另一賤口人士搶答:
D:佢個BLOG邊度仲有人睇呀?!一早應該摺埋啦。
我(極度不甘):咩呀?!每日瀏覽量仲過千架!
D(苦口婆心):果一千咪係我不停咁REFLASH囉。
E(語帶輕佻):唔係既,有一個係我唻既。
我:……………仆街啦你地!(當天的體會是:朋友只不過就是能盡情打擊你的人)

*****

潮家宴
上環德輔道中287-291號長達大廈8/F 中出會所
電話:  28052393 /  95338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