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05, 2016

關於秘書這個行業。(2)。

大家都說秘書是夕陽行業,好些大公司裡的秘書,都變了整條TEAM的公用秘書(即是打雜),天天忙足八小時,做的工作大致上是影印/訂機票/列印文件/釘裝/處理銀行雜務等等等等。也許會有無良的同事叫秘書小姐做些私人事,但應該是少之又少(除非秘書小姐超好人,或,那同事很靚仔)。

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做初級秘書。那時候有個亞姐是我的上司,她是秘書長,我任她差遣。這份工非常的寫意,因為瀨了嘢都有亞姐攬上身,我有很多的時間在辦公室發呆/看書/做自己的私事。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那時候,我的小宇宙能在瞬間爆發,讓我忽然想到追尋理想的話,現在的我也許已變成一個女總統而不是一個中女秘書。大家都有看到坊間很多人物專訪,好些人都是忽然覺得要做些有意義的事而半途出家,做些完全不一樣的事而彈了出來。

但我那時候,確然也沒什麼拍案叫絕的理想,平實如開咖啡店?我其實並不熱愛喝咖啡;開花店嗎?我是植物殺手喎;個性小店呢?嗯我本身也沒有個性,怎開這種店呀大佬?!所以,也就一直做着秘書這種職業了。





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6

日常(妖又是關於跑步)。

大家都應該開始知道我的日常非常枯燥,現在逛運動舖多過時裝店,上網買東西也主攻運動用品。真是天外有天,原來在廣大的運動天下,有那麼多東西可買,納納雜雜的種類繁多,完全可以媲美嬰兒用品的數量,例如明明只是一個奶咀,但又會附加有條鏈,再加一個扣,上面還有張貼紙(一變三!),所以一雙腳明明只穿一對跑襪,也可以衍生出加多雙小腿壓力套,再來多條關節定位索帶(也可以加張貼紙)。

我見到有人戴手套跑步呀,跑友說對呀有手套專為跑步人士而設的,在嚴寒裡可以讓雙手保暖及排汗………但我在香港看到有人戴喎!廿度喎!真是無奇不有。

常常暗裡警戒自己,說夠了不要再買了小姐,但一想到「長跑長有」,就覺得自己起碼還會跑十年八年吧,現在買定將來要用的,也不為過吧?!

常常OUTING,我覺得應該要
買對防UV手袖去跑步了。
咳咳……近來沒去跑步的日子,我留在家裡跳繩(!)。樓下一定在大罵仆街樓上邊個成日嘭嘭聲,但我很知機,一過晚上九點就會停下來。因為貪便宜,買了一條雜嘜牌子的膠繩,初跳時不太習慣,每次跳失,手臂上就多一條紅痕,15分鐘下來,手臂上的印記比家暴更激烈。然後我又想,嗯反正長跳長有,怎不要條厲害點好跳一點型一點的呢?(咳咳……即使條繩可以飛天,但跳的人技術有限,也於事無補吧?!怎麼這世上就是有人不明白這個道理呢?!)

結果,我,在網上看到一條繩,隨着跳動可以數碼顯示到心跳指數/心率/跳了多少下/卡路里消耗/跳繩速度等等。他媽的就真差可以飛天了!(唔係唔買呀?!)





Tuesday, November 29, 2016

關於秘書這個行業。(1)。

不知大家的公司裡有沒有秘書?千萬不要得罪秘書,尤其是老闆的秘書。因為她們多數都很歹毒。而秘書們最憎什麼呢?就是被人阻遲收工。


聽過這句話嗎?「阻人收工,猶如殺人父母」!被人殺去父母喎,你現在明白秘書們會怎對待她的殺父/母仇人了吧?!





Saturday, November 26, 2016

日常(又是關於跑步)。

近來在忙什麼呢?嗯就是想着如何跑得更好。但只是想,沒有怎麼實戰,也跑得非常hea

K K Chan 陳國強先生
由於參加了明年年頭的AXA街馬,主辦單位近日舉行了講座及兩課實戰。講者是KK Chan陳國強(後來上網查詢才知道此人大有來頭,曾經為了籌款而做過一天跑一個全馬,跑足55天,由香港跑到上北京的鳥巢。他也是這麼多年來毅行者的支持者,屬於毅行之始祖,及是香港超馬的協辦者)(陳生的樣子有點兇,我第一次見他時還以為他是黑幫份子,後來得知他原來是消防隊長(哇!),於是更加敬重他)。

先說講座,都是萬變不離其中的理論,但講者一直強調的是「長跑長有」,千萬不要因為PB而令自己受傷,因為跑步是一生一世的運動等等等等。

重頭戲是由陳生為到會者實地做物理治療,這個環節真的值回票價!陳生站在台上問,誰有傷患就上台來吧,等我試試為他療傷,再補一句說「好痛架吓!」。台下好些人踴躍舉手,陳生選了一個西裝男上台,西裝男士道明大腿跑傷了,又說自己唔怕痛的(!)。陳生叫他趴着,就開始幫他按起大腿來,然後呢,兩秒後我們就聽到西裝男的慘痛叫聲,就像被人用明火煎煮一樣的痛法吧我想,再接着,他開始嚎叫起來,還眼濕濕(應該是痛到喊!)………站在台下的我們以落井下石的姿態,一直在狂笑(西裝男愈叫,我們愈笑得大聲。所以說,這個世界是殘酷的)。

至於實地街馬訓練,嗯下次再寫。

p.s. 現在我看男人,會先看對方的腿(!)。如果對方穿了長褲的話,就沒有辦法了。但若對方穿的是短褲,哇我真會像麻甩佬望女一樣地打雀咁眼。有些跑慣長跑的人的腿,真的超養眼,每個位置都是實實的肌肉,每每看到除了羨慕,也會在內心尖叫!





Monday, November 21, 2016

與父母之情。

我媽大病一場後,我發覺自己的耐性明顯被提升到另一境界。以前我是那種怕煩怕吵的人,我媽卻正是一個頗煩的女人,現在她如常天天找我談話,換了以前的我,只想極速掛線。現在呢,會心平氣和地聽她說說說,沿途還不停附和(以前常常跟她對着幹),末了再讚她一句,「咁就乖勒」。

我不知道是否好些人也會如此,會愈來愈愛惜父母。而我的遺憾是,沒趁我爸走前,跟他再去一次旅行。我總是貪玩,每次都盤算着和誰誰誰去哪遊樂,卻忽略了父母,沒帶他們好好去一趟遠遠的旅程。

我爸走得很急,是連遺言也沒留下一句那種。偶爾我想起他,也會默默淌淚。不知道他彌留時,想着什麼,想表達什麼,還想跟我說什麼。也許是千萬個不放心,但欲說無從吧。

他在醫院時,一直都處於深度的昏迷中。但,原來真有迴光反照這回事的。在他臨走前,醒過來了。那天黃昏我去到醫院,站在床邊喚他,他就醒過來了。他看着我,然後我意識到這或是最後的見面,我哭着跟他說了一堆話,叫他放心我會照顧妥當我媽,我會把自己打理好………他聽完我與我媽的碎碎唸後,慢慢地合上眼睛,戲劇性地量度心臟的儀器那刻就發出警備式的響聲了。


有時與友們談到自身的家庭,好像大家都有着強烈的不滿,但我常說,血濃於水,怎說都是家人。你一天一天地長大,父母就會一天一天地老去,你永遠不知道是哪天,他們會離你而去。所以,趁可以的話,做多一點,孝順多點。





Friday, November 18, 2016

(無聊)日 常。

我有時懷疑自己有點神經失常,抑或是我的苦中作樂基因特強?

在公司裡我常常覺得自己是個不太正常的文職人士,當然因為週圍也有個別癲喪的同事,然後我開始真正地相信這個世界有種理論叫吸引力法則」。你是怎樣的人,就能吸引怎樣的人。

鑑於本人低調的作風(?!),已甚少在此寫公司的日常。不過一天裡有三份一的時間也在此,發生的無聊事真的不勝其數。

話說公司要SET UP一個新的電話會議系統,但不知是誰弄出的大頭佛,那個系統鬼死那麼複雜。正常不就是你打一個8位數的號碼,接通後,輸入密碼就能加入會議嗎?但我們公司那個,是千般的複雜又要按*又要按#又要按一串不易記的數字再按*再加多個#,現在什麼狀況呀?我要打去美國太空總署控制發射火箭嗎?需要那麼多的加密號碼嗎?我們現在參與了中情局的行動嗎?!一連串的問號在腦海裡浮現。

正當秘書長/電話系統工程師/IT同事在會議室,嚴肅地商討如何減化程序時,我腦裡忽然彈出林子祥百年前的數字歌,然後就情不自禁地唱起來,3……06243003……0624370……(還自加了動作)!而坐在一旁的Receptionist一聽到,也馬上加入我的行列,大家旁若無人地狂唱起來,她還做和音(Receptionist 人是幾靚的,唯一遺憾就是太癲喪)。留意!當時其實大家正在正經八度地開着會,討論着系統的運作啊。我倆邊唱邊狂笑(發生什麼事?!),完全沉醉在創作空間中。


其餘在會的人先是大大的驚呆!不過他們很快已回復鎮定,繼續投入討論不再理會我們。我想問,大家的身邊有我這種同事嗎?若有的話,真的要珍惜!因為今天雖然他/她還在公司未被炒,但明天就真的不知道了。要珍惜他們,請他們食嘢!切記!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6

長褲短褲底褲。

與友聊起跑步。她說自己不能接受跑褲下有條底褲邊,所以會在長跑褲上再加一條短褲。懂得心算的你,計到她穿了多少條褲子嗎?!

底褲+長跑褲+短褲+短褲個膽,即是四條褲!

去跑步唧,做乜要穿四條褲?她一直堅稱,短褲個膽不是褲,但我要告訴大家,運動短褲的設計是,那個內膽(多是透氣的網狀褲)就等同內褲了。正常人,是正常人呀吓,穿上短褲就能上戰場跑贏喪屍。

(註:D問我,為何韓國的喪屍(屍殺列車)比美國的喪屍(Walking Dead)靈敏百倍,我說大概是亞洲人少吃漢堡包吧?!)

我多數是穿長LEGGING去跑步的,原因:這個世界上有很多蚊子,而我非常吸引蚊叮蟲咬,故此除了每年的6-8月會穿短褲外,其餘日子都盡量長褲上陣(有次跑友問我的腿是否有紋身或針孔,因為三十幾度都穿長褲)。


根據家裡無數條的長褲為基準,始終是ASICS的跑褲最好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