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2, 2019

放假去。

下星期去旅行,新年後才回來啦。新的一年,希望自己堅持寫下去。

非常卑微又偉大的願望。






Friday, December 20, 2019

埋唻睇呀喂~~~~~


萬綠叢中的橘的圖片搜尋結果

近日忙於大掃除,尚有十幾本以前寫的書,假如你有興趣的話,可把地址電郵給我,我會寄給你。

email address : thyme27@hotmail.com



#書有點舊
#但情懷誰會嫌舊





日 常。


說說有一次,與幾個同事外出食午飯。大家談到興起時,忽然我看見某高層與他的傳聞女友………

**容我略略解釋一下:此高層常在我們面前堅稱跟太太很恩愛,但,卻幾年前在公司裡與某一女同事開始搭上。為何此事通了天呢?因為某某同事有天去看電影時看到他倆極親密地在一起囉。所以說呀,周圍都是線眼,所以偷食一定要小心。

又,此女同事非常的HOT,又高又瘦卻又大胸,常穿熱褲+小背心(有穿薄薄外套),還有臍環。常在辦公時間落街食煙,聲線低沉很有江湖兒女的味道。一句,我是男人也覺得她吸引,有得食唔食,真是罪大惡極。

但此女同事其實兩三年前已離職,他倆的緋聞也告一段落。

咳咳………說回那頓飯。當我看到那個高層男同事與那位辣女在一起時,我馬上叫全枱人伏下(食梗飯架喎大家)。

我:喂大家快D伏低,唔好俾XXX見到我地,否則我地會招惹到殺身之禍!

然後大家全都以奇異的目光看着我:你無嘢丫嘛,現在要匿埋果個係佢囉,唔係我地喎!

………………又係喎。但我那刻想的,只是不想他倆尷尬。






Thursday, December 19, 2019

去旅行:明睸好天氣下的福岡之旅。


十月中去了福岡(究竟我是多愛去日本?!)。

金麟湖,湯布院。
食過翻尋味!HK EXPRESS除了便宜,我覺得超準時也是很強的賣點。看見網上有推廣價,哇去日本的機票好便宜啊………不過少爺仔若知道是乘廉航一定會發癲,於是馬上打消跟他去的念頭。好吧,找朋友去吧。

D知道我跟某個朋友去福岡時,他又馬上現出幸災樂禍的神色說,你未同過亞草一齊去旅行架喎,因住連朋友都無得做呀!(仆街是無藥醫的)

朋友依然跟我友誼永固,OKAY?!不得不提的,是朋友除了是超好的旅伴,更在體內安裝了無敵方向儀,無論你想去哪裡,她都可以一步不偏軌道地將你帶去。感恩感恩。希望在不久的將來還有機會跟她一起去旅行。

黑川溫泉。
通州屋台。其實只是食氣氛
是OKAY的,食物真的很一般。
螢火蟲汁。去旅行梗係要
亂試東西啦。無肚痛。
去了湯布院,也去了屋台試食。食過一頓令人感動的法國餐(麻煩D幫忙訂的位)。大部份時間我倆都在健行,每天一萬八千步是等閒。沒怎麼買東西,但去到最後那天的晚上,我看到一床都是東西就深深悔恨自己唔知買咗乜的個性了。朋友非常抵得諗,將好些東西都塞進她的行李箱(包括買給共同朋友們的手信)。嗯然後我帶着幸福的微笑入夢。







Wednesday, December 18, 2019

酒吧探秘 – Le Boudoir

首先,如果你坐輪椅,這間酒吧你一定去不了!因為在地底中的地底,我都不知下了多少層樓梯才去到此酒吧(到達時已有點暈,又累)。


整體感覺,就是一間給不太純正的吸血殭屍去的酒吧。大盞水晶吊飾的燈色彩斑斕的座椅(但又帶點殘舊)室內感的霓虹燈、風馬牛不相及的掛畫(一些Pop Art之類、亦有些塗鴉………整體而言就是走中世紀吸血殭屍的頹風,想去吸血但又不想郁那種(………………究竟我寫的那些形容,有誰會懂?))

雞尾酒大大杯,不算有特色。但他們的廁所我覺得有點反高潮的特色喎。因為,在廁所裡,有一條鐡梯可以通往不知去哪裡的,讓我想到任何種類的間諜電影。吸血殭屍+間諜+冷清清的環境(當晚九點過後還是沒什麼人,重點那時反送中」運動還沒有開始),讓人有種滄涼的感覺。


B/F, 65 Wyndham St, Central, Tel. 2530 3870.






Tuesday, December 17, 2019

雙冬羊腩煲。

雙冬羊腩煲的圖片搜尋結果

一直不知道那個雙冬代表什麼,幸好我有想像力,會猜想那個雙冬,一個代表冬天,另一個呢,一定是冬羊!就是冬天的羊!(怎麼區分冬天的羊,還是夏天的羊?嗯,肥點的就是冬天的羊囉,因為在冬天,我也變得很肥)

今天不恥下問,原來是代表冬菇和冬筍囉頂。

大家知道片皮鴨上的一口酥是什麼嗎?就是片皮鴨捧出來時,有一塊零零舍舍地放在最頂的那塊東西,就是一口酥了。根據江湖傳聞,那塊皮是全身最酥脆的。

其實在飲食的鴻海裡,有很多小知識/俚語/術語,對於只顧吃的人(即我),常會忽略。幸好身邊有本活字典,問他關於什麼與食有關的,全都答得出。







Monday, December 16, 2019

去旅行:快閃台北。

八月尾去了趟台北。

很隨性地想去台北,然後上網訂票訂酒店,兩天後就起程了。

台北植物園。
此行興緻非常好地去了台北植物園。在幾十度高溫下,懷着興奮的心情踏進去,走了幾步後,馬上意識到這其實只是一個供市民晨運的地方!在我的概念裡,植物園就是幾萬公頃土地,內裡有幾十間溫室,又有很多奇花異草的那種.........

MUME, Taipei
竟然訂到想去的餐廳MUME,我猜剛好有人取消了當天的BOOKING所以才輪到我忽然可以執到死雞吧。

回程時航班一再延遲,我們在候機室食了一碗牛肉麵後再食一碗牛肉麵,COCKTAIL喝完一杯又一杯,再斷續睡了又醒又再睡的三小時後,終於可以起飛回香港。原訂1800的機,結果將近十一點才回到香港。我覺得是此行最令人疲累的事。






Friday, December 13, 2019

酒吧探秘 – Dr. Fern’s Gin Parlour


一間被D形容為扮嘢的酒吧。我又覺得OK,只是那些侍應/BAR TENDER會穿一件像醫生或驗屍官的白袍(MMMSALES),裝腔作勢一點而已。

多是以GIN來調較的雞尾酒,也沒什麼好寫(??!)。反而最想寫的,是如何進入酒吧。嗯,若第一次去的人,應該都會有點疑惑……….

站在酒吧前,先映入眼簾有兩道門,一大一小,正常人會去左手邊的那扇門,怎料那門是假的!門柄位置有用強力的AA膠水黐過的痕跡,明顯就是遭受N個人的暴力對待,瘋狂搖那個把手,意圖開啟這扇門(WELL我也是其一)。

右邊的那門,像是給小矮人進去的。也是假門啦當然。這裡才是入口啊。
再說一次,HIDDEN BAR供給我最大的樂趣,就是尋幽探秘地搜尋那個入口。這間,OK做到。

這間酒吧的租也不便宜吧,這種時勢,希望捱得住。要知道,維修那扇門也是錢啊。




Shop B31A, First Basement, The Landmark Atrium, Central, tel: 2111 9449.

Thursday, December 12, 2019

去旅行:廣島必去三景點。

七月中時去了廣島。

水中的鳥居,廣島。
**廣島是一直想去的地方,但鑑於D先生不喜歡奔波的旅行(即是,最好就(直航)機場à酒店à(直航)機場)。個人經驗是千萬別煩他,叫他帶着行李乘火車去完一個地方又一個地方,因為他體內流着少爺仔的血,絕不能過着勞碌的生活(?!)。而去廣島嘛,要不在大阪乘火車前往,要不乘HK EXPRESS直達此地方。此刻D又會說,死也不搭廉航。妖咁點呀!………只好找別人同去。大概我也算容易相處的人吧?!很快就找到旅伴。起程前D又跟我說,喂你未同過你同事去旅行架喎,小心反面之後返工面左左啊!(正仆街)

無錯,此行是跟同事前去。很好的旅伴,隨意/易相處/無所謂/不計較。唯一天煞的缺點是:沒有方向感!真是浩劫啊,誰都知道我是路痴,結果兩個阿巫真的走了很多冤枉路。

原爆點,廣島。
廣島必去的,當然就是原爆點和巨型的海上鳥居(去時還未裝修,剛趕得及呀謝天謝地)。

還有的,就是尾道市立美術館。此美術館由建築師安藤忠雄設計,而且前陣子文青雙喵更把此美術館炒得熱一圈。此館在山上,參觀完美術館後,可以沿着貓之細道下山,沿路上有好些貓CAFÉ,又有貓的擺設/畫作/塑像之類,當然也有活生生的貓咪。

貓之細道,廣島。


貓之細道,超多蚊啊)))))))))))

不過我最深的印像是:當天剛好下完雨,我們沿着貓之細道下山的同時,被蚊子追着咬!真是口腫面腫手腫腳腫的一天啊。




尾道市立美術館,剛好有關於貓的展覽。

這是藝術品來的,並非真貓。

由建築師安藤忠雄設計的一梯一物。


Wednesday, December 11, 2019

談捨棄。之二。


我們不願意丟棄舊物的原因,未必是你沒有錢去買新的,你亦都明白那物件你已十年/廿年沒有用過或穿過,但就是不捨得送它一程。

原因:沒被扔掉的物件,大都與你產生了情感的聯結。初戀女生送你的手寫卡/被奪去貞操那夜的床單(真有人留下嗎?!)/某年挑燈夜讀取得獎學金的獎狀/一件親手編織的毛衣(但你人都大了三個碼)/第一代的PSP/當年花了很多錢買的限量版模型/N年前某設計師跟某設計師的CROSSOVER/雜誌的創刊號/曾經覺得是全世界最有型的皮褸(但你人都大了三個碼)/發了霉的名牌包包/不再穿但又新淨到爆的高跟鞋(很多雙)/一大盒情信………
你明知十年/廿年後這些東西都是一放再放,根本不會重見天日,但你依然不捨得將它們送去垃圾箱。

嗯施主,你放過自己,放過它們吧。

我常常覺得,最好最美的回憶,統統收納到腦袋裡了,若忘記了的,也不是那麼重要的事吧?!我不喜歡靠身外物去回憶細節,因為清晰的細節會破壞植在心裡的映像。






Tuesday, December 10, 2019

談捨棄。之一。


近日又再大清洗家居。

身外物太多,有種扔完又扔但扔極未完的感覺。我不算是念舊的人,所以很多東西都可以棄掉。小學中學大學的種種東西,我沒有什麼留下來,例如獎狀/手冊/畫簿/勞作/照片/得獎的證書,統統都扔進垃圾桶。也不是隨手就扔,是每幾年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覺得沒必要留下的,就不要留。

我的捨棄手則是:覺得還有半點留戀的,就留下來。然後隔一段時間(其實也不過是三五天)再拿在手裡,還有感覺的,繼續留下來;沒有感覺了,就扔。相信我,這種方法有點隱藏式的壓迫感,當你在密集式的檢視裡,你會對此物不期然地產生鐵了心的決定,咁如果幾日唔埋就望吓但都仲有留戀呢?OKAY咁將它留下來吧,此物應該可以改寫宇宙方程式。






Monday, December 09, 2019

去旅行:知性的東京之旅。

Midtown-Roppongi

3月時去了東京。

每年的生日都被善待去一些想去的地方。今年去了東京,主要是知性+美食之旅。每天都去逛美術館,也去不同的餐廳嚐美食。

而且,發了神經地買了某個新晉插圖家的畫回家。不是大SIZE的那種掛畫啦,只是放在書桌上的相框體積。價錢是能力可以負擔的那種。其實買時有點猶豫的,但受到同行那位不停唆擺,結果就神推鬼使下地買了。
(回家不久後驚覺,妖買來幹什麼呀?!現在我張書枱很大嗎?貓咪又不停咬那個畫框!………親愛的,若你在看,你該知道因為你,我又多了件無謂的東西………

總括而言,也是一次幸福滿瀉的旅行。






Saturday, December 07, 2019

圍爐取暖。

願你倆相親相愛,健康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