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30, 2013

關於寫BLOG。

*去年的我,像是冬眠了,這裡生滿野菇與青苔。也沒什麼,只是不想寫,也沒有什麼動力去寫。

*日常的瑣碎事,都透過微博來發放,不想再長篇大論,就那麼簡單。

*而今年年頭,忽然好想寫寫寫,於是坐下來,兩小時就寫了五天的內容。嗯是的,你現在看的,多是我在同一天的幾小時裡,啪啪啪地打著鍵盤而來的。

*不瞞你,我甚至可以在半天時間裡,儲起十天的日誌。

*想寫的時候,什麼都可以是題材,什麼也能借題發揮。問題只是,想寫,與不想寫。

*我不是以寫「博」為生的人,寫,只為想寫。不用什麼附帶條件。

*這大半個月以來,收到好些電郵。有些說,不妨與我互相連結,以取更多的瀏覽量。我寫,只為作樂,不是搏取別人來看。最好這裡只有小貓幾隻,樂得清靜。*或者,我已過了搏收視的那個年紀。況且,我又不是靠這個食飯。

*陸續收到好些PR的邀請去出席EVENT。我開始懷疑,任何人,只要開個爛鬼「博」,就會有PR來接近。然後人人去過幾個EVENT,就把自己當成人氣BLOGGER

*說實在,以前的我若收到邀請電郵,是開心得不得了的。有免費的電影看/有免費的試食會/有免費贈品用/去完各類EVENT後還有大袋禮物……嗯果然是個貪小便宜的人。

*不過去著去著就覺得無聊。看一場電影竟還要你寫一篇東西出來,黐線的嗎?我又不是沒錢看電影。那些贈品用完後要寫報告;試食後即使想扣喉也盡量要埋沒良心地寫得體貼……。算了吧,時間那麼有限,我實在沒法子說服自己這樣下去。

*去年停產一年,只寫了五十篇的博,馬上所有的邀請函都絕跡了。一切都雞與蛋的問題,你勤勞,就會紅,就有公關公司找你去EVENT。所以我也真心佩服那些紅BLOGGER,他們有今天的成果,不是亞豬亞姑也能做到的。

*我不羨慕也不妒忌,因為現在的我也不錯呀,吃到讓我不順心的食肆,我會罵;看了場電影也不用馬上回應。總之,找到自己想走的路,然後可以順著走,那才叫美好。

 

Saturday, January 26, 2013

骨煲皇(未曾深愛已無情)。

骨煲皇
大角咀杉樹街2-16號金基大廈地下1-3號及1樓


2011年去過一次,當時對那鍋白色的濃湯、軟淋的豬軟骨、肉味濃又好咬口的手切本地牛肉都念念不忘。這年多以來,D倡議過無數次要再訪一次,我都當時運高聽不到,因為兩個人去吃那鍋豬軟骨,等同自取滅亡。
 
後來他說,當是生日飯啦一定要去多一次否則死都不瞑目之類,唉。

歷史遺留下來的經驗是:大多的食肆,再訪,只有失望。這間也不例外。




*以前的濃湯變了清湯,你養條金魚在裡面,幾乎是看得見的。不!牠應該會馬上死掉,因為湯裡很多味精。



*這次坐在樓上,比樓下的舖位光猛百倍,侍應亞姐們也爽手,服務拉回一點分。


*D一坐下就問侍應亞姐要了青島啤酒,後來(青島的)啤酒推廣員又來游說他要多一支。那位推廣員的身形像魯芬,穿一條ONE PIX,上身綠上衣下身是白裙子,白色長靴。樣子很兇,但又帶點憨,很有種矛盾的味道。化了粧,是吹向梅豔芳的那種八十年代壞女孩風………D一看推廣小姐的樣子,就唯唯諾諾說不用了,待她走開後,他說小聲跟我:頂吖我想叫佢拎走支青島,我轉飲百威囉。


*豬軟骨不過不失,但好像也沒有以前好吃。牛肉是真的差了,沒有肉味。我們要了迷你碟(大碟好像二百多,細碟好像$198,迷你碟是$108。侍應亞姐說細碟抵吃些,但我們怕浪費,就點了迷你碟),大家不妨猜猜來到後,那碟牛肉有多少塊?是不夠十塊。


*正常人怎會去數碟裡有多少塊牛肉呢?不過鑑於實在少得可憐,而且一眼已可望晒。


*但我們也慶幸叫了迷你版,有時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不想浪費。


*那裡的價錢,比名牌食肆普遍地低,不過一分錢一分貨吧,起碼聖子是不鮮甜的(雖然巨型)。


*又,我覺得一間火鍋店的醬油真的相當重要。就像壽司店一樣,醬油就是靈魂所在。而骨煲皇的醬油,嚴格來說,可將店裡的湯底與食物拖低幾個層次。那裡的醬油,除了咸,就是咸咸咸。是我們口中的「硬醬油」。


結賬$400,抵吃夾大鍋(叫了豬骨煲湯底,迷你版牛肉,愛爾蘭聖子王(一碟3隻),枝竹(成碟我食光),豆卜,一支青島,一罐王老吉)。

Friday, January 25, 2013

遇上男友的曖昧舊(情)人。

by Pablo Picasso

D的好朋友們聚餐,接近二十人,訂了房間。先到的坐在一起聊天,基本上在這種時刻,我是非常文靜嫻熟的(因為太慢熱!)。記得與D一起的一個月後,他就約了大班朋友在他家的會所晚飯,然後將我介紹給眾人。原來都兩年多了,但我還是非常慢熱呀吓。

飯前大家在GROUP CHAT裡說有神秘嘉賓,我沒留意,反正他們人多,誰來誰不來對我而言,也是沒所謂的,我是慢熱的人嘛。後來有人說,神秘人是一名會計師。哦?更加與我無關啦,我又不用逃稅,如果有人說神秘人是「我愛夜蒲」裡的名星仔,可能我的興趣會大十倍。(夠了吧小姐?!)

大家聊天的時候,我就看見他們口中的神秘嘉賓。是個很有魅力的女人,與各人談笑風生,很開朗的樣子,而且笑的時候眼睛瞇成一條線,牙齒又白又整齊,總括而言,是個很CHARM的女人。我很少稱讚女人有魅力的。曾有一刻半秒我有想過,她會不會是與D有過曖昧那個女子呢?但馬上又推翻了自己這個想法,因為我想像不到D會戀上這類女子,他不是應該喜歡蠢蠢的又失常的女人嗎?這個太精明能幹了吧,不會吧?!

後來趁著出去抽煙的時候,大家談起席間的各人,我說那個亞June好CHARM呀,是很能吸引男人的女人耶。還說了一堆讚美話。他在旁聽著聽著,就開始陰陰嘴笑起來。然後呢,他就說,「咪就係佢同我一齊去日本囉」。

歷史小交待:三年前的DJune去了東京遊玩。但在臨行前,他又發現喜歡了我,於是整個行程都有點神不守舍,結果回港後,就告我表白了。而這條友在我們開始時,已跟我大概說過他的那些情史。

我聽後的即時反應,「吓?!佢無可能揀你架喎!佢可以揀個仲好架喎!」D聽後如遭雷極,馬上對我拳打腳踢起來。

小啟發:你的男友如何,他的舊情人(或追過的人)就如何,大概,你可以從他過往的情史,窺探出一些端倪。

Thursday, January 24, 2013

日常小事。

*D看完「葉問」的碟影後(忽然懷舊?),馬上致電我,說:哎呀你真係好似熊黛林呀!除左你矮五呎(五呎喎!),同埋個鼻無咁尖!我聽後沉著氣問他:你肯定??!他就馬上說,我要睡啦BYE BYE。

*(因為D的長輩們每次跟我們吃飯,都說我長得像熊黛林,完全讓人摸不著頭腦。我唯一的解釋是,自己應該被人提前愚人節)

*Andy Warhol在他的展覽裡,有很多自拍照。這個展覽讓我得到的啟發是,每個人也許真的可以成名十五分鐘,但有更大的大前題,是拍照時,一定要維持著冷漠的面口。緊記,多開心都不能笑。因為一笑,就欠COOL了。

*說實話,到了我現在這種年紀,真的覺得DECENT比俊俏更重要。而何謂DECENT也是因人而異。我心裡的DECENT:是大方得體不小家,不是胡亂花費,而是懂得應使則使。DECENT也包含了整體的乾淨及讓人感到和煦式的舒服感。

*因為激光打斑的關係,每次療程過後,臉上都會出現各式各樣的疑難雜症,譬如說:小紅點、像老人斑一樣的淡烏雲式的斑塊、小粉刺、間歇性敏感、微紅腫、皮膚像老了十年乾到現細紋……而每一次出現這些徵狀,我就很低落。他會好言相勸,說你的樣子變成怎樣都不怕啦,我怎都在你旁呀。我通常會幽幽地回應他:唉我唔信囉,你係貪圖我美色架嘛!(他聽後會講粗口)

*喜歡這間公司的同事,由高層到茶水間的亞姐。不過話時話,其實茶水間的亞姐,才是那公司的靈魂人物。如果你附和我的想法,那麼你的公司也應該很和諧。

*又,千萬不要得罪大老闆的秘書。因為她們是最最歹毒的。看過親切的金子嗎?記得金子是怎樣對付她的敵/仇人吧?嘿嘿。我現在沖咖啡給老闆,是落八匙奶粉囉!

Wednesday, January 23, 2013

年年有餘的年糕魚。

「蘇浙匯」晚飯期間,因為他出去抽雪茄的關係,在門口瞥見年糕,一盒有三種味道,分別是紅豆、金絲貢棗,以及中間那條椰汁魚。看上去不失精巧,而且包裝也很端莊(試過有些酒店的年糕包裝是牛肺那麼喧賓奪主的),想到快過年了,不妨買一盒回去給父母,我就跟他小聲說,待會走時要買一盒。而那座擺放得像年糕山的年糕,霎眼望過去,是沒有顯示價錢的。當時我心想,應該不會天價吧?


離開時,經理送我們到門口,看我們在研究那些年糕,就說,這全是由上海師傅沿用祖傳技藝秘製出來的,不錯的哦。而我呢,則愈看那條鯉魚愈喜歡,很神似啊!於是D就去了付款。那時還不知道要多少錢。

這,其實相當冒險。後來知道價錢後,自己也嚇一跳!只售HK$98!!!要知道,我們的價值觀己被徹底扭曲,愈貴才代表愈有市場,但又真的有人買喎!在我的概念裡,一盒年糕最多不過幾十元,自從前年被「大師姐」的價格洗腦後,就覺得年糕應該是過二百才叫年糕的。這究竟是什麼概念呢?

週日馬上叫我亞媽煎來吃(真是忤逆女),那條看似祥和的椰汁魚,真的超好味啊!入口煙煙韌韌,而且不是很甜。好吃!

價錢公道,包裝得體,味道出色,有了這三樣必要條件,還想怎樣?馬上決定要去買多兩盒送長輩。

蘇浙滙(讓人對中餐留下美好印象)。

蘇浙匯
灣仔新鴻基中心地庫

每逢新年前後,D San與他的一班好友都會來個聚餐,這次去了灣仔的「蘇浙匯」吃中餐


一行十八人,於是預先訂了房間。房間尚算寬闊,不過招呼是一流的。菜單沒有預先寫,不過就訂了元蹄與火瞳燉雞湯,其餘都是即叫即有的菜式。
未齊人前,叫了些佐酒小食,「醬蘿蔔」簡直是焦點所在,該是那裡的命脈吧?怎麼那麼好吃的呀?!
開始進餐。
「四小碟」。醉雞、燻魚、蝦子豆腐絲(?)、豬手仔斬件。吃一口醉雞,再喝一口威士忌,味道出奇地合拍。D說他未吃過那麼好吃的醉雞,可想而知,評價是十分高的。其餘三碟也好吃。


清炒河蝦:我其實沒吃過幾次河蝦,不過那裡的,好像沒太多的蝦味。

火瞳竹笙燉雞湯:這個湯,不可不喝。湯渣是原隻被燉過的雞,搭著金華火腿來吃,好!(以國語大聲說出,兼竪起手指公)

元蹄:哇哇哇這個肥死,不是也是不可不吃!是我吃過最好吃的元蹄。

煙燻鴨:這個也超好吃。

牛肋骨:可能是口味問題,我覺得有點羶,也沒有什麼特色,但同桌的大部份人都說好吃……

清炒豆苗:正常。
 


叫了兩扇鰣魚(即每枱半條)。我未吃過這種魚的,也不明白為何大家都趨之若鶩。我分到一大塊,但內裡超多刺,吃的時候完全不能分心。咬下去感覺是,肉質佈滿了油脂,很特別的口感,須知道這尾是淡水魚來的。不過我又實在認為鯇魚跟鰣魚的分別也不算很大(搏打嗎?),除了價錢相差十倍外。





生煎包:正常。但內裡的肉不算很惹味。

鍋貼:正常。

小籠包:正常。

各自點了甜點,我要了一碗酒釀丸子。全晚唯一覺得難食的東西。又稀又沒酒味,差。

向來不太愛吃中餐的我,是這裡讓我重新愛上。食物平均我給九十分以上,很出色的食肆。

結賬HK$11,500。房間最低消費HK$10,000。我們自己帶了酒去開,每支HK100(開了七支)

Tuesday, January 22, 2013

大紅袍(擁有無敵的湯底)。

大紅袍
北角明園西街19-23號地鋪

終於去了位於北角的「大紅袍」。

他們的火鍋時間有限制,頭輪是1800-2030,第二輪是八點半後,我想請問聲,現在有人可以六點下班去食飯嗎?所以吃頭輪幾乎是沒有可能的事。不過吃第二輪其實是可以接受的,因為我們當天(週五)八點去到,其實已有人交枱了。那麼第二輪有時限嗎?應該沒有吧。但是十一點的時候,有禮兼把口浪過油的侍應亞姐前來咨詢我們,是否快走了?因有客人等著(!)。可想而知,那裡有多旺場。

**口甜舌滑的侍應亞姐跟我說,我見你靚女就唔收你開瓶費啦!逗得我幾開心,馬上跟在坐的友人們說一會要俾多些小費(當然是人人帶酒去開,都應該沒有額外收費的吧)。
 

點了鴛鴦鍋,一邊是麻辣,一邊是雪耳鳯爪。 那裡的湯底無得頂!麻辣正宗,麻中帶辣,愈吃愈流汗;另一邊的鳯爪湯也呈奶白色,香甜味濃。重點是,味精不多。

本地手切牛只是過得去,沒有幾條街之隔的「火鍋本色」那麼出色。其餘食物也就是火鍋的配料,也沒什麼好寫,都是正常的味道。

總之湯底那裡是嬴晒的,暫時算這個冬天吃得最爽的一次火鍋。

結賬HK$1,050。三個人,自己帶酒去,免了酒水,所以只計食物與湯底。

Monday, January 21, 2013

同性戀。

關於同性戀,廿多歲時,我也喜歡過一個TOM BOY型的女子,外型高高瘦瘦,把頭髮剪得很短,平胸,單眼皮,說話時很有種遊戲人間的味道那時在健體中心認識她,而她是教健康舞的。於是,我一星期去足三天,比供奉神明更神心,目的只為了想接近她。

而當時,我是有男朋友的(!)。

那種喜歡不是想佔有,而是對她感到好奇。嘗試約她下班去喝杯咖啡,被推,試了兩三次也就放棄沒約了。她當時有個女朋友,幾乎把健體中心當家一樣,我每次去,都看見她。

我沒有想過自己是否雙性戀,只是當時對她有好感,就去嘗試深入了解。複雜的思維從不會發生在雙魚座的人身上,他們只憑直覺/感覺去行事。加上我那時也是個遊戲人間的中堅份子,什麼也想試一試是可以理解的。

後來忘了什麼原因,就沒再去健體中心了。可能是又有新戀情,又或者不想刻苦地做運動,甚至是為了應付學位而沒了多餘時間,總之,就是沒有再去健體中心。

之後都沒有女孩子能吸引我了。

如果我是一個雙性戀,在女的同性圈子裡,我該是擔任著女生的角色(因為雙魚座的女人都很柔情,這點不容忽視!)。

社會確比以前進步,雖然依然還有激進份子站出來推翻同性戀概念,不過接受他們的,普遍增多。現在常在路上,看到同性的情侶,感覺告訴我,我喜歡這樣的城市。

Saturday, January 19, 2013

另一層皮膚:面膜。

曾幾何時,用[我的美麗日記]是種潮流,試問在百多元一張即棄面膜的年代,忽然殺出個美麗日記,價錢才十分一,又怎會不引起搶購潮

近年美麗日記開始式微,被更多的台灣面膜牌子取替,我覺得重點在於她的不。長。進。由她初次登陸香港,到現在都幾年了吧?不過似乎來來回回只有一、兩道板斧吸引客戶,就是不停出產奇怪的味道。

這兩年間,市面其實浮現了好些不同牌子的即棄面膜,以前買不起名牌的(像CHANELDIOR那些),可以退而求其次買些日本的,多數只是百多元一盒(五張),不過現在呢,整個面膜市場,我發覺開始被台灣美容界壟斷。那些面膜,好壞參差,不過價錢倒是很廉宜的


我較喜歡補水的即棄面膜,間中也有買些美白的來敷。我首選的條件是:無香料。因為受不了假的鮮花味。這些月來試過以下的,與大家分享一下。

潤之戀(台灣與日本研發而來,台灣製造):不算很貼面,而且液體像蝸牛黏液那樣豐盛,雖然用後皮膚有了短暫的光澤,不過我不太喜歡被水浸眼眉的感覺。

浸透(日本製):不貼面,很水,個人不太喜歡

GARNIER(進口商是台北的L’oreal,製造地在中國的蘇州):雖說原產地是中國(有些驚),不過這款面膜卻是最最補水的,用後很潤。萬寧有售,才四十元一盒左右。有美白與補濕兩種選擇。

Dr. Morita森田藥粧(台灣與日本共同研發,台灣製造):朋友V大力推薦的面膜,不過我覺得比起[自白肌],就差了一大截

自白肌(台灣與日本科研開發獨門配方,台灣製造):近來最得我心的面膜,非她莫屬。一盒三塊,萬寧有售(好像也是四、五十元一盒)。貼面,輕柔,水潤,我的力推。

以上各款面膜,萬寧與SASA都有售,價錢大眾化,最合勇於嘗新的OL

Friday, January 18, 2013

Linguini Fini(老年人的剋星)。

Linguini Fini
G/F, The L Place, 139 Queen’s Road, Central, Hong Kong

初開業時的Linguini Fini跟現在的味道差很遠。這年間都去過幾次,一次差過一次。
 
那天晚上散完步,距離剛吃完晚飯只有一小時的我們又感到餓(!),於是決定去吃Linguini Fini吃個BAR FOOD。原因有二,一來沒去過G/F那間BAR;二來L Place外就有過海的計程車(向來是送完我後他直接回家的),極之方便。

 
我叫了白酒,D在神推鬼撞下叫了一杯BELLINI,結果那杯該是桃味的cocktail到來後,他喝了一口馬上神態有異,再喝一口,變成面容扭曲。我問他幹什麼呀,說時搶來喝了口,WTF!為什麼是旺角食肆的廁所香座味?從未喝過那麼恐怖的BELLINI,與直接將廉價香精倒進口裡完全沒有分別。

叫了豬肚來吃。湯不濃不香、豬肚不入味、口感超硬,老年人絕對不適合點這種東西,肯定假牙會嚼到甩脫。整碟東西是錯晒的。

那裡唯一讓人稍微滿意的,是侍應都勤快(但1樓的卻麻麻)。下次再去L Place,我們會去試試那間叫JING的韓國餐廳。

Thursday, January 17, 2013

情婦或小三。

*先申報一下,我從沒做過別人情婦或小三的經歷

*其實情婦與小三,是同一種稱呼吧?一個舊式一點,一個新潮一點。但我喜歡舊式的,好像貴氣些,起碼有個「情」又有個「婦」字,像被愛著的女人。什麼「小三」呀?一點尊重的意思也沒有。而且有個「小」字,馬上已顯得不平等,被人看扁了。

*男人選擇情婦都有標則的吧?最好樣子漂亮夠野性,不像已存在家那位般缺了新鮮感悶悶悶

*做了幾十年女人,從來沒有已婚男人(或有女朋友的男人)意圖接近我。我覺得並不是自己的樣子端莊正氣,而是因為我不夠姣美(搖頭嘆息中)。當然不懂煮飯煲湯或七十二招性愛大全也會讓我乏人問津。

*說起正氣,原來好些人心目中的狐狸精(情婦或小三)都是濃粧豔抺樣子有點邪的。咳咳,這種思想,其實還停留在六七十年代。現今情婦的樣子,你是估她不到的。

*男人甚少為了第三者而斷送家庭,玩是玩,正室是正室,男人分得很清楚。你以為他會為了你離婚,但是他說了幾年,到現在也沒離婚。

*精明的情婦(或小三)會為自己打算,也能追尋屬於自己的快樂。現在不是白燕年代了,如果她還在節日呆等著那個要陪正室的男人的話,其實是她沒能與時並進。

*請相信女人的直覺,她們總能分辨得出,誰有情婦格

*如果我是男人,除了正室,有個情婦也很不錯,因那是婚姻生活的平衡點。但她最好不要黐身,有她自己的生活。當然,我必須很有錢。

*如果我是正室,當知道自己的男人有外遇後,除了傷心也會自責,大概自己做得不夠好,才會讓人乘虛而入吧。下一步是,如果丈夫有錢的話,就蒐集證據搞離婚(看得多豪門恩怨嗎?);丈夫沒錢的話,更要跟他離婚,沒錢也去養情婦,真是不死也沒有用啊。

*如果我是情婦,誰我告訴你,我一點歉疚也沒有。不是我來破壞別人家庭,而是那個家庭本身有裂縫,我才可以擠進去。就是那麼簡單。

所謂的三重標準,就是這樣

有時候,感情事千絲萬縷,難以解釋。如果你與他結了婚卻感情欠佳,這時出現的第三者卻與你的他如魚得水,那麼,怎去釐定誰才是真正的第三者呢?難道一張婚紙就可介定先後與對錯?真正的愛情不敵一張形式上的束縛?……我不是衛道之士,所以往往由情感出發。

Wednesday, January 16, 2013

Blue Butcher(小吃多滋味)。

Blue Butcher Bar & Restaurant
108 Hollywood Road, Central, Hong Kong

樓下是happy hour的專用區,樓上則是用膳範圍,由地上走上一樓,需要步行一條長長的樓梯,而那條斜斜的鋼板樓梯,加上有點陰沉的光效,以及迷離的室裝,完全有種讓人置身「暴裂城市」的感覺……ok我知道完全沒人明白我在說什麼,大家有看過一套港產片叫「野獸刑警」嗎?就是那種感覺。沒看過的話,請想像城中的大毒梟大商家龍頭大佬蛇蠍無上裝美女國際罪犯等等濟濟一堂擠在一間夜總會的情形,就是那種感覺。無錯,那條樓梯就是讓我有那種想像與感覺。

在上樓梯期間剛好撞到手臂滿是紋身的主廚,感覺很配合那裡,絕對是燈紅酒綠的好地方,我指的,就是那條樓梯

好的。說回吃的東西吧。當晚侍應生介紹了我喝此店最出名的雞尾酒「Moonshine」,那個ABCCalvin(或Kevin?),是個非常醒目的年輕小伙子,我見他說得那麼出色,就要了一杯。然後喝了一口後,YUCK,味道像四川梅酒!是的,四川梅酒,可想而知有多怪。反而那裡的Prosecco好好喝,要了兩杯。

食的要了一碟三文魚他他,沒有坊間的慣常味道:酸。那裡的,是清新卻淡。味道一淡就會失焦點,所以帶不三文魚的鮮味。

藍青口煲,這個超好食。MUSSELS體積雖小巧,不過鮮味無比(比FRITES的好吃一百倍)。


本來侍應推薦我們吃的那塊是Wagyu Bone in Rib Eye(四百多一塊),但是32安喎,靠害嗎靚仔?!結果我們要了一份Dry Aged Australian Mayura Farm Wague Sirloin (M10-M12?什麼來的?),才12oz,可以小吃多滋味。

事實証明沒有選擇錯,那塊牛扒超好食。而且當看到旁邊那桌的男女選了32安的牛扒,吃到一半時已呆呆滯滯的樣子,更加覺得自己很精明。

結帳$2100(連酒水,加一)。貴,但OK值。

 

Tuesday, January 15, 2013

相對論。


世事總是叫人摸不著頭腦。有沒有發覺,你理想中的伴侶,往往與現實中那位,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干的?或者在想像裡,我們往往加插了好些自身的投影,譬如說,最好有安東尼的溫柔(小甜甜裡那位);最好有王小虎的威猛;最好有大劉身家等等等等,然而天意弄人,你卻戀上一個在街頭推銷電訊網絡的男人。

在我廿多年的愛海浮沉旅程中,也發現到一個(戀愛)相對論。很多時,你在潛意識裡優先選擇的伴侶,是完全與你有著不同個性的人。譬如說,拘謹的女人,不知怎的會愛上玩世不恭的男人;花弗的男人,又會鍾意於戀家的女人;處事理性頭腦冷靜的傢伙,會對那些十三點發生興趣,之類之類。

像我這樣,幾乎十多廿年遇上的(對我產生好感的),大多都是幹大事精明頭腦清晰邏輯力強勁的男人,但是我,卻活生生是一個擁有短暫記憶凡事隨心而且什麼也能笑餐勁的人。於是我得出的結論是:精明能幹的男人,需要減壓,需要一個傻的女人作伴。

人,大多數都想尋找自己沒有的東西。那些在自身難以找到,卻又渴求的特質,最好可以在伴侶身上覓得。因為什麼?因為我們都貪新鮮囉。跟自己相處那麼悶,現在有一個截然不同的來了,不是很好玩嗎?

找一個與自己完全不同的人作伴,成功的例子不多。我所指的成功,是可以一直走下去,到老到死(現在不是舊式年代啊)。在我汲取到的經驗裡,最好能找一個本質相近的,因為大同小異更易於相處。



Monday, January 14, 2013

BCN(期望愈大失望愈大)。


BCN BARCELONA
G/F, No. 37 Peel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期望愈大,失望就愈大」,這個千年不變的定律一直流傳下來,總有其意義。自從去年看過「飲食男女」介紹過香港的西班牙餐廳後,已一心盼望坐在BCN那間有型的小店(一定要坐在BAR枱旁),看著大廚一展身手。只是從來打去訂座的成功率,都比登上火星更難。又FULL?吓又滿?哇仲係FULL??嘗試了幾次,不得要領,那麼,算了吧。
 
趁著D的生日,再打去訂座,神奇地竟然訂到。餐廳方面只做套餐,有Trip to Spain $595Winter Chef Menu $720兩種選擇。前者是西班牙特色食品,主菜是燒豬件(SUCKLING PIG);後者則是由大廚選擇的時令食材,有九道菜。
 
選吃什麼餐,要於去前兩天跟餐廳確定(很方便,只是what’sapp就可以了)。當時我(以短訊方式)問餐廳,可以寫些什麼在甜品碟上嗎?例如生日快樂之類,答:要問問大廚,結果是不能辦到,因為他們沒有駐場的甜品師。我又問,你們有提供蛋糕嗎?我不介意買一個的,答:沒有蛋糕供應。那麼就沒法子啦(攤攤手),唯有等我生日時買個大點的,請他一齊吃!(這是什麼概念?)

吃了什麼呢?九道菜連甜品,完全沒有深刻印像。也許我不是寫食評的料子,沒法繪形繪聲地寫出那些‘大廚功力扎實不取巧堅持用心煮食’;‘食物擺設亂中有序味道由淡而濃功架獨到’;‘勇於創新揉合中西概念的近代廚壇慧星著陸香港’的字句,因為實在實在不是想像中的味美。
不是不用心煮,只是沒什麼特色(真的轉眼即忘吃了什麼);也不能說有什麼創意;味道不能說不好,但也不是特別好。城中好些西班牙食肆都比他們強,像近來常去的22 SHIPS更便宜更出色。
叫了一支Pares Balta Rosa (Cava),又叫了一支Estrella Damm Inedit(據說是口感像白酒的啤酒,城中很少食肆供應此酒),我喝了一口,很特別的味道,清爽少泡質感柔順細軟,大家有機會也要試試。
一間小小的店,侍應生有三個,服務是中規中矩的,而且臉有笑容,為整體拉高一點分。最後的驚喜是,竟然PETITE FOUR的碟上寫了Happy Birthday
結賬$2700 (酒水,連加一)。心那句,這個價錢,可以吃到更好的。




Saturday, January 12, 2013

冬天三寶。

皮膚一年比一年缺水,我歸因於自己的年紀漸長。以前可以什麼也不塗(連面霜也懶塗,更何況是防曬霜?),但現在一到初秋,皮膚已有點按捺不住的痕癢。

用了SEBA-MED幾年,愈來愈不能滿足我的乾燥皮膚,現在轉用了L’Occitane,覺得前所未有的滋潤。身體/手手腳腳/頸部,全靠這幾支東西。


標榜乳果成份,味道像牛奶(很淡味的,而且我不太喜歡花香的味道,很假),價錢也合理,百多二百元己有交易,好過去LCJoyce的護膚專櫃冒險。是的,我曾為了豔麗有型的包裝,而誤買過很多不好用的潤膚霜。

Friday, January 11, 2013

送給D的禮物大公開!


自從送他百潔布為聖誕禮物後,生日禮物自然要更上一層樓。

噔噔噔!先有「豹點曲奇」(!)。材料是燕麥、低筋麵粉、小紅莓、糖呀牛油呀等等。

拿了幾塊給拍擋(先)吃,她大讚,說好有嚼頭,而且有種很RAW的感覺,又原始又粗糙,不像外面的曲奇餅,造得鬆軟香脆。這個呢,她說吃後很有種大自然的感覺(!)。

而口賤的朋友一見到照片,第一個反應是問我:「你隻貓整架?!」第二句是:「做乜中間抓咗一吓?!」……(他真是一個正宗的PK啊!)中間有叉子的壓痕,因為想曲奇餅在焗製的過程中,可以烘得較均勻,是有實際用途的!不過既然現在被誤為貓爪,也就將錯就錯吧!以後我的曲奇餅,全都有貓爪為記。謝謝。

****

禮物二號,噔噔噔,哇是好勁的「愛之胡蘿蔔」。因為近期D極度沉迷Line裡那個BUBBLES的遊戲,故此常常四圍問人要胡蘿蔔,我就用我那雙神奇之手造了一個象徵性的送他。

內裡是一枚萬花筒,喻意他讓我看到絢麗明亮的世界,所以送他這個。

口賤的朋友又來料,他一看,第一句就問:「我以為係火把!」;緊接的第二句是:「你同佢講佢係溫暖你生命既一團火」;還有更令人火滾第三句:「或者你同佢講,一見到你我就慾火焚身」。天啊!這明明是純潔的胡蘿蔔,為何被人誤以為是慾之火把呢?究竟我做錯了什麼?

*****

*以上口賤那位朋友,同屬一人。今後我與他,勢不兩立。

*大家有多久沒為心愛的人做過手作仔?雖然很粗糙甚至很白痴,不過偶爾做一做,其實會為對方帶來驚喜的。應該。

*我在想,呀他收到後會有什麼反應呢好緊張好緊張。(口賤的朋友知道我的疑惑後又插嘴,「扯火囉,佢扯開個火把,咪扯火!」)唉。

*結果他收到後的即時反應,是不停地笑。.........(大概因為猜不到會收到這種東西而忽然有種莫明的驚喜吧)

Christian Bale。

在拍American Psycho那時,他還很年青年青得,毫無特色,但他是很sharp的一個演員,這點無需致疑

演活蝙蝠俠,是沒有難度的吧?只要面部表情cool cool的就可以了

不過近來看了兩套Christian Bale的舊作,開始喜歡他。


The Machinist,演的是一個失眠整整一年的男人。期間他不停出現幻覺,故事荒誕又懸疑。重點,他瘦得驚人(才120磅)!我不停在找破綻,看那是否電腦特技。喜歡他演活神經質的表情,由無奈突然趨向悲憤,從心平氣和忽然來個咆哮,全都那麼精彩。



The Fighter,講述的是真人真事,兩兄弟的打拳生涯。癮君子的哥哥由Christian Bale來演。看完電影後我就去搜察真實兄弟的資料(好得閒的表現),看到他的生平,他的照片,再加幾錢想像,就馬上更加崇拜Bale了。


 *****

我常常覺得,荷里活影星可以紅出來的,真的全都有下過苦功(當然也有很努力卻還未紅的)RYAN GOSLING「有人喜歡藍」(Blue Valentine)裡,演活中年男人,肚腩+禿頭,完全不介意犧牲色相

所以,我真的不覺得香港的電視劇/電視藝員,有什麼吸引之處。

Thursday, January 10, 2013

生日快樂的真諦。


生日快樂。

沒有準備蛋糕。因想來想去也無從下手,外面賣的都太大;致電餐廳他們也沒能供應;自己動手又怕麻煩而且時間緊迫;加上你又不愛甜……十萬個理由下,沒準備也是情有可原的(碎碎唸自我開脫) 。

也沒什麼驚人禮物送你。物質上的東西,你都齊全了,再高層次的,我也沒法負擔;送玩具擺設之類,只會被你當雜物看待;有生命的小動物小盆栽,你不想養之餘我也不想你費神……想著想著,也就想到沒什麼可送了。(其實有想過送你幾個罐頭充飢……)

沒有動人場面。

沒有大餐宴席。

沒有華麗盛裝。

沒有與你倒數來迎生。(因我要睡覺)

沒有請假陪伴你。

數著數著,好像什麼也沒有,很待薄你似的。

不過你說過,只要有我,就夠。

而其實你知道,我一直都在,年年也陪著你過生日。到老。

Wednesday, January 09, 2013

La Creperie。

La Creperie
1/F, Kui Chi Mansion, 100-102 Queen's Road East, Wanchai

晚上八點要去文化中心聽演奏會,故此要快吃。灣仔看似食肆多,但實則選擇少。結果大家決定去吃班戟。

黃昏六點,人不多(但我們坐下不久就開始人多了)。

由於與D溝通不足,結果點了很多東西(!)。我以為一個湯一個薄脆一個意粉就夠,但他卻叫了一個湯兩個薄脆一個意粉(還爭點叫了甜品)啤酒x 2/Cider x 2。唉。

魚湯味道鮮美(忘了拍照),很濃很香,該是那店裡最出色的東西。

要了兩款班戟(或者該叫脆薄餅吧)。一款是沙律類,有煙三文魚/帶子碎摻雜了洋蔥粒/羅馬生菜之類;另一款是帶子加蘑菇。我只能說,在我想像裡的班戟(或脆薄餅),是有蛋香,呈淡黃色,微微帶甜的,不過那裡的,卻是褐褐灰灰,味道帶燶且有點苦的,呀)))))))))))))))))))))))))))))))))))))))我不喜歡吃呀)))))))))))))))))))))))))))))))))))))))D跟我說,那裡是用黑麥的,基本上算healthy food來的。呀)))))))))))))))))))))))))))))))))))))我要三高的食品啊)))))))))))))))))))))))))))))))))))))

另外又叫了一個意粉,芝士濃到我吃了一口已想放棄。結果由D包底。

本以為是簡單的晚餐,結果換來沉重的兩磅。一個字:慘!

Tuesday, January 08, 2013

引導男人投入感情(?!)

在Marketing浩瀚的書海裡,上週隨意掀到某雜誌的某個專欄,專欄的名稱叫「溝仔攻略」(好震撼,怎可能不看?!)。我平時甚少看這類東西的,尤其那些雜誌的兩性專欄,因為說來說去都是三幅地,那些老掉牙的道理誰不會呀?問題是願不願意做而已。而那類心靈雞湯式的勵志書,我在廿歲後已沒有興趣看了(我太早熟沒法子)。總之,在人際關係又好,男女關係又好,你不開竅,是任何書或任何人都幫你不到的。這就是我的結論。

好了,說回那個專欄。那期的專題是「引導男人投入感情」,嗯,寫了什麼呢?大致上是:

1) 女人單憑外表是難以讓男人投放感情的(如果只因為你漂亮就愛上你,那麼天天豈不是要愛上很多人?);

2) 男人不是傻的,相反,男人往往比女人更理智,尤其在選擇長久伴侶時;

3) 吸引力是流動的,如何將那份吸引力轉化成一種與妳建立長久關係的動力,這個才是關鍵;

4) 建立關係的定義是,對方願意投放時間/金錢/心思在你身上,他為你付出愈多,也代表他愈投入。當一個人投入的時候,關係就會建立出來。

他舉了一個顯淺的例子,例如你照顧的寵物,不是因為那頭寵物多可愛,而是因為你為牠付了你的時間/精神以及投放了感情,故此在你眼中,牠變得可愛。

……OK,其實我看後,不多不少是帶有認同的。無論是男人抑或女人,只要你願意投放,才會投入,除非只想玩玩拍散拖或上床,否則,你投放愈多,你就會愈投入,完全相輔相成。

Monday, January 07, 2013

2013星星星餐廳。

910期「飲食男女」介紹了2013星星星餐廳(尊貴版),好些沒去過呀,而去過的,又有些印像的,是這些:


大班樓:很好的中菜,但每次坐在樓上,都覺得很擠迫。

8 1/2 Otto e Mezzo BOMBANA:精緻的西餐,但真的值那麼貴嗎?(我自己都識整啦!)

Grand Hyatt Steakhouse:開張時去過一次,後來聽聞跌了watt。

北京樓:片皮鴨片皮鴨片皮鴨。不過那裡的菜都很油膩。

田舍家:只吃過鐵板燒,環境很好。

伊呂波:好味呀粗獷的燒肉!

留園雅叙:小巧的上海菜,好吃。

高流灣海鮮火鍋酒家:我覺得ok,但很迫,如果火燭,應該會死傷無數。

鹿鳴春飯店:片皮鴨片皮鴨片皮鴨。其它菜式完全沒有印像。

湖舟壽司:在舊店吃過,不算很突出。

新羅寶韓國餐廳:不明白為何這間都可入尊貴版星星星。

農圃飯店:老店,釀雞翼好吃。

鳯城酒家:好油膩。

稻菊日本餐廳:我只去過帝苑那間,服務很好,但食物一般。

避風塘興記:最驚嚇的是叫了兩條時價的瀨尿蝦,看單,要五百多!

灘萬日本料理:懷石料理也做得不錯。

22 Ships:好迫,但食物幾好,而且細碟。兩個人去,是首選。

Bistro du Vin:近來極推的小餐廳。

BLT Burger:吃完那個漢堡包,人會飽到失去意識。

Carnevino:城中重口味之選,樣樣都咸到爆。

L’Atelier de Joel Robuchon:每年都去一次,完全感到他的質素在不斷下滑。

Mesa 15:我完全唔覺得好吃囉!

Olala一碗麵:其實當年那麼貴一碗麵,只是gimmick。我不覺得特別好吃。

Papi:去過幾次,由開業的很好吃,到現在的懶懶閒沒了幹勁。

Piccolo Pizzeria & Bar:薄餅與炸雞翼都好吃!十個讚。

The Drawing Room:不過不失,沒甚驚喜。

The Salted Pig:燒豬好好吃。

Tonkichi Tonkatsu Seafood:正常的餐廳。

**今年最想去的,有Blue Butcher,BRAT,Robata Zawazawa和Yardbird。我是食肉獸。

Saturday, January 05, 2013

Bistro Du Vin。

Bistro Du Vin
G/F., 1D Davis Street, Kennedy Town, Hong Kong

元旦日的晚餐,D San提議去西環的某間小餐廳試試。我當然說好,因為去新餐廳,從來都是我的使命。而且我的體內,根本就有一團試食之火,兼且是很高漲那種。


位於西環的這間小餐館,雅緻又COZY,一進店已很喜歡了。題外話,剛好今期飲食男女的蘇絲黃也寫這間小餐廳,而且給了甲等的成績。不過口味這東西,是很個人的感覺,你覺得好吃的龍肉,可能於我而言,腥膩有餘。也正如亞蘇說那裡的魷魚仔好吃到不得了(煮熟後落鹽,少許胡椒粉及少許芫荽),但我則覺得鹽到黐線。有可能是廚師一時忘形吧。

煎帶子是這幾年吃過最可口美味的。外層煎得香脆金黃,內裡卻鮮甜無比。就是這決勝負的一秒!如果再煎多一秒,帶子會老掉;但若未煎多一秒,濃濃的甜味也不會發揮到極致。所謂的恰到好處,就是這樣吧。也正如做人做事一樣,做多會有反效果;做少又被指摘不夠落力,於是,只能在失敗中不停地汲取經驗。謝謝那些曾吃過失敗帶子的人哦,沒有他們,廚師就沒有今天!

牛仔面頰也極味美,我一個人就吃了四份三!怎說好……那個面頰有種讓人吃後馬上感到幸福的感覺,就像飄零燕凱迪與動物們在春風中齊起舞一樣,旁邊的牛還會笑。真的好好吃!那是幸福的慢煮牛面頰。

D想吃海鮮湯,不過看來頗大盤,只好放棄。下次找個機會,再到那裡試試其它。

店裡的三個女侍應,一個是印度女孩,感覺上像那種在港大做交換生又做兼職的開朗女孩;另外兩個是本土人(?),很有種港女的風範。對,是貶義詞來的。兩個女孩都有點姿色,但也就因為那丁點的姿色,於是整個人就高傲起來了,對著客人,全都板著臉,一絲笑容也沒有。我明白我知道,今時今日九十後的服務態度就是這樣,不過,卻成了這餐廳的敗筆。



Friday, January 04, 2013

恐怖電影與鬼電影。


恐怖電影與鬼電影,完全是兩種類別來的。恐怖片,在我的概念裡,就是一連有N集的「死神來了」。死神來找你,你說有多恐怖?所以,是恐怖片。不過話說回來,我一直好崇拜死神來了的編劇,每個人的死法,都那麼的出奇制勝,不得不給一個like死神,因為牠確實花了好些心思去佈局。譬如說一顆螺絲的鬆脫可以令一塊鐡板移位繼而讓那輛車的引擎死火然後與隨後的車輛發生碰撞,但主角還沒有事,當他意圖下車去調解紛爭時,一開車門,卻誤中流彈……總之每個即將與死神會面的人,都會經過看似簡單卻原來充滿精心佈處的機關,才。會。死。掉。很值得!

而「Silent Hill」及「SAW」這類電影,也是恐怖電影。當然「Jason」呀「Freddy」呀也都是恐怖電影……天為什麼我這種如斯良善的人,會看那麼多這類電影的?!

而在我的概念裡,只有泰國拍的,才有資格叫「鬼片」。鑑於我的記性不好,好些泰國鬼片的情節都忘記了,但那種陰森詭異驚心的感覺,卻很是深刻。有一次我爭點被嚇到失禁!堅!

亞洲地區的鬼片,只有泰國拍得出色。韓國的太單調;日本的不夠故事性;菲律賓的太粗糙;香港的只能稱為笑片,只有泰國的,最嚇人。

好像又快有泰國的鬼片上映了,驚!不要約我去看唔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