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8, 2020

新春大吉!

我家大門的揮春。


提早放新年假去旅行,初七才上班啦。

祝大家在新的一年裡,事事順意。今年是鼠年,人人都像老鼠咁精靈(這是祝賀的話嗎?!)。





Friday, January 17, 2020

酒吧探秘 -- J.Boroski Hong Kong


這是一間我頗喜歡的酒吧。因為無論是地方,或酒保,或雞尾酒,全都有種兩極化的震撼。
先說地點,我們嘗試了兩三次,才找到那個入口。真的試過無功而回,找不到,而去了另一間酒吧。GOOGLE MAP放在真正的HIDDEN BAR面前,其實起不了什麼大作用。

酒吧的入口,就在一條巷子裡,沒有任何招牌。你必須反覆在那條巷子裡來回五六次,等到靈光一閃,你才能意識到那塊黑布遮蓋的地方,莫非就是酒吧的入口?這真是比架步更似架步的酒吧,非常的隱蔽。

走入酒吧,你會看到像在科幻片裡才會出現的俄羅斯式美女,高佻冷酷不太會笑,動作很慢看來是忘了叉電的舊式機械人。

此酒吧的裝潢尚算落本,不過最特別的,大概是那本隱形DRINK LIST。你想喝什麼味道的雞尾酒,或者當天你是怎樣的心情,只要直接告訴酒保,他就會調較出一杯獨一無二只給你的COCKTAIL了。


當晚SERVE我們的酒保叫JOE,是一個外表看來未滿廿歲的後生仔,嚴格來說,像一個中學生!他的唇上沒有鬍子,只有幾條汗毛,樣子就像打飛機過度的宅男…………不過後來與他閒聊,知道他都有一把年紀了,只是樣貌看來很童顏。

不算很特別的味道。
他問我想喝什麼,我說想要一杯古怪顏色而且是甜酸交集的飲料。然後他就開始整色整水起來。同行那位說要有辣味但又有煙燻味道的東西,眼見阿JOE又燒不知名的樹葉又噴不知什麼東西,感覺像很忙。

好了,我的那杯雞尾酒來了。現場太黑,我已盡力拍照。這杯東西是紫色的啊!像被賜的毒酒。



Entrance, 1-13 Hollywood Road, Ezra's Ln, Central




#世上所謂的獨一無二都會超越市價
#哩杯COCKTAIL好似成二百蚊
#如果再去一定唔係因為杯酒,而係想同阿JOE傾計





Thursday, January 16, 2020

經濟圈。


我的黃色經濟圈朋友跟我說,以後寧願轉機,也不想乘國泰的機了,因為覺得此公司受到政治壓力而選擇打壓員工。另一邊廂,深藍色族類也跟我說,以後也不想搭CX,因為他們很多機師/員工也是黃絲。

嗯,這樣看來,CX真是有點兩邊也不討好。






Wednesday, January 15, 2020

價 值。

一個水晶花瓶多昂貴多亮麗,但一直擱置一旁,就顯得毫無價值。

所有物件的價值在於,你去用它,才會賦予它價值。

是以,無論是貴的手袋/新的手錶/絕版的什麼也好,一經我手,它的命運就是與我一起變老變舊。我從來都沒有格外地愛惜身外物。因為我知道它的價值,是跟我暢遊世界。






Tuesday, January 14, 2020

文具放題。


昨天RECEPTIONIST神經兮兮走進我房,跟我說有文具放題

RECEPTIONIST:嗱咪話唔益你,我連班FM都未通知就叫咗你先,家下出面又到一年一度既文具放題呀吓!

我:哇又到開倉日呀?!(說時已衝了出去)


**「文具放題」箇名思義就是有無限的文具任拎任用,通常是有房坐的高層離別在即瘋狂執拾後的成果,規模小的就每個同事都能有幾個FILE加枝筆,規模大的簡直不得了,有人試過捧走一部碎紙機!

試過有MARKETING的同事走,你懂的,MARKETING喎,是最喜歡儲垃圾的部門,所以那天的開倉日真是乜X都有。除了過期的餅乾/從不同渠道得來的毛巾廿幾條/人形紙版/護膚品試用裝/果汁贈品,還有很多ELSA玩具!(沒有人問為什麼,因為大家都像拾荒者一樣,搶得就搶)

#喜歡這間公司的理由之一
#不是因為文具放題
#只因為大家都好無聊





Monday, January 13, 2020

站在道德高墻下的我。


朋友未到五十歲,事業得意,現職某上市公司法定董事(有實權那種)。有學職,有點錢,與妻子結婚十餘載,現有一個讀中學的小朋友。表像是幸福滿瀉的家庭,我也一直以為是這樣。你懂的,當朋友不太提及自己的私事,你就應該當他活在幸福的時空。而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某天朋友跟我說,喂近日有個女人在approach我,我應該點做好呀?」我心想妖咪玩啦。當一個成年人切實地問旁人關於偷食的問題,肯定心裡已有答案了,他去問,只因為想聽一些自己想聽的答案而已。

「應該點做好」的意思是:應該怎樣接受而又能悄悄地飽餐一頓。

或者大部份人(尤其女人)聽到這種問題,都會扯火兼大罵他是賤男。不過我看來不是一個正常的女人,所以才有人願意問我意見。


未完,再續。





Friday, January 10, 2020

搬屋讓我領悟的事情。



我覺得搬一次屋,你就能覺悟一些道理。像我這種遊牧民族,隔幾年就搬一次的人,當然比世人能體會更多。

當大家認為搬家的痛苦指數僅次於喪偶時,我已從悲慟中跳出來,甚至覺得「其實搬屋又幾好玩喎

只要你嘗試用我的角度與想法。
1)     每搬一次屋,都有種清洗瘀血的感覺。我的身外物出名的多,但搬家N次後,現在留下來的東西可謂愈來愈少。因為一個正常人,每天所用的東西其實就是那麼多,我不明白為何之前我要囤積那麼多東西。

2)     住慣了一個地方雖然安心,但卻少了新鮮感。我常會走不同的路回家,但當你每條路都走過七七四千九百次後,難免覺得有點悶。是時候發掘不同的區域/地方了。

3)     扔棄舊物會讓你短暫地,認為自己是個無情的人。我喜歡這種感覺。

說實在,我的家當現在一間百呎房間已可全部塞下。有床有衣櫃有一張書枱,附加日常要用的東西,簡潔有餘卻清爽不足。我希望下次的搬家,可以讓我實踐將家當再減半的想法。
還有一件事,我試着問自己,有什麼東西我一定要帶走/帶在身邊/帶着來走以後的人生路呢?…………除了身份証/護照/一些現金,我發覺原來什麼都可以摒棄。說過了,最好的回憶,全都藏在腦海裡了。

#我該有當特務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