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9, 2013

別人的家事,我只是不忍。

2009年的四月,我們的朋友因為癌病而逝世,享年才四十歲。遺下了一個五歲半的女兒。喪禮莊嚴而隆重,白色的禮堂,內裡呈現一片花海。當時,朋友的丈夫瘦得厲害,一雙眼睛都哭腫了。那天我摸著小女孩的頭,她看來一臉茫然的樣子,也許打擊實在太大了。

同年的九月,在小女孩六歲的生日會上,看到她的爸爸牽來另一個女人。事隔才半年,屍骨都未寒吧?我們私下有點不是味兒,但鑑於是別人的家事,也不便作聲。

翌年,小女孩的爸爸再婚了。

今年年頭,小女孩的弟弟出生了。嗯,是個可愛的男嬰,是爸爸與後母的愛情結晶品。

+++++

昨天小女孩參加完我幫她報名的課外活動後,我去接她喝下午茶。我跟她父親保証說,喝完下午茶後會親自送她回去。小女孩跟我說,喝完下午茶,不如上她家玩一會。我說這樣子嘛,好像有點不妥當,一來可能你DADDY在家有事情在忙,二來沒有約定就貿貿然上去別人家,是不太禮貌的行為哦,她聽後,不斷地游說我,說不要緊呀無所謂的呀上去吧上去吧,我看著她一臉哀求的樣子,心裡不忍拒絕,就傳了個短訊給她的爸爸,問可不可以上去探訪他們。15分鐘後她爸爸回覆說,可以。

+++++

她興高采烈地帶我上她家。出了電梯,來到她家門前,她就小聲地敲起門來,我問,為何不直接按門鈴呀?她:「我怕吵住細佬呀」。一句聽來貼心的話,但經過這次家訪後,卻演變成我眼底無限的心酸。且聽我慢慢道來。

我們在門外敲了接近五分鐘的門,才有人來應。期間我曾問過她,會否大家都在房間裡,沒人聽到呀?她說應該不會的,因為家裡有工人嘛。我說工人不是今天放假嗎?(我也認識那個工人的,很有愛心的一個菲傭,由小女孩一出世已開始照顧她了)小女孩說,現在有兩個工人,一個放假,另一個上班……。當時我馬上想到,要那麼誇張嗎?一家四口要兩個工人姐姐?!(但算,這個不是我的家)

+++++

我們進入屋內時,後母(我見過幾面的)完全沒有跟小女孩有交流,連正眼也沒有望她一眼,跟我就略略打了個招呼(茶水全都欠奉,全程也沒跟我說過一句話)。我是OK的,反正我上來的目的,也不是探訪她。

小女孩引領我進她的房間。嗯,坐在只有一張碌架床及一個衣櫃的房間裡,我感到不安與猶豫。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小女孩是與其中一個菲傭同房的,但是,為何連一張書枱都沒有呢?我小聲問她,你在哪裡做功課的呀?她也小聲答我,平時放學後,就在補習社做功課,因為家裡沒有桌子給她做功課的。

WTF!黐線的嗎?!現在她已小四,竟沒有書枱給她做功課?!那麼要考試溫習怎麼辦?全屋的空間那麼多,但全都放置了弟弟的物品,客廳有網床,飯廳又放了大大部的沖涼機(連盆子),連飯桌上也放滿了弟弟洗澡的東西。整間屋應該有千多呎,但現在你告訴我,竟連一張小朋友的書枱也容不下?!……

我陪她玩的途中,問她還有學琴嗎(因偏廳有座鋼琴)?她小聲地答,沒有學琴了,在家也沒法彈,「因為怕嘈到細佬」她答。又是細佬!一個小朋友凡事以細佬為先,甚至己剝削了她在家的權利,這種可怕的自律,你認為是與生俱來的嗎?不會吧?!

不知何故,我馬上感到很心酸。當年她媽媽在世時,小女孩基本上比同齡的小朋友聰明,琴棋書畫樣樣皆能,她媽媽也很悉心地栽培她。現在呢?連鋼琴也沒有去學了。我是真心地感到難過。

+++++

另一件讓我感到無奈又憤怒的,是小女孩的母親去世那年,不知是嬸嬸還是姨媽送了一隻貓給她作伴。貓咪是隻貓公,今年四歲了。

去洗手間洗手時,忽然見到那隻貓被困在沐室的企缸裡,玻璃門緊緊地合上,內裡的環境惡劣到極點,先是一地的便溺,喝的水兜是空的,內裡又臭又髒,那隻貓以幽幽的眼神望向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呀?!我問小女孩,為何GINGER在那裡?!她答,自從細佬出生後,GINGER便一直被困在那裡了。

我不忍,開了沐室的趟門,那貓馬上走出來,一臉抑鬱。很乖的貓咪呀,不停圍著我打轉,用身體擦向我褲邊。明顯是很久沒人逗牠玩了。

是的,連人都失勢,何況是動物?!我真有一刻想跟她爸爸說,不如由我來收養那貓啦,但想深一層,如果連貓都走了,小女孩豈不是更孤獨?

+++++

小女孩在這種環境下長大,那麼地委屈求全,那麼卑微地存活著,真是想想也覺心酸。想到我昨天送她一支筆的情景,只是一支HELLO KITTY的原子筆,但她眼裡充滿著的珍惜與喜悅,絕對不是一個正常孩子應有的。那只不過是一支筆而己呀,我現在想起,也真的想哭。

我在她家短短的45分鐘,那個後母只顧著跟弟弟玩耍,爸爸也陪著後母一齊。我敢說,爸爸是愛小女孩的,但問題是,他更怕老婆。整件事也就無法再說些什麼了。